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兵機門徒
兵機門徒 連載中

兵機門徒

來源:google 作者:三俗青年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翎 蘇彥

畢業於高等軍事學院,深諳古今兵法謀略的高材生,卻因家境貧寒在社會中屢遭排擠,庸碌無為,滿腹才略竟無處容身機緣巧合之下竟讓他來到另一個世界,類似中世紀東方的文明,世人可修有神鬼莫測之力,不朽皇朝相互征戰不休,戰火紛飛莫非是上天的安排?不忍讓明珠蒙塵,英傑無為且看積澱了五千年的華夏兵機如何在異世綻放出激揚的火花主角以戰入道,屹立於高峰之巔,領麾萬千鐵甲,劍指處,所向披靡!展開

《兵機門徒》章節試讀:

此次文韜的比試中蘇彥的表現太過震撼,讓所有人驚嘆不已。尤其是蘇洌對蘇彥的稱讚實在是太高了,他們已經忘了那個以嚴厲著稱的家主有多長時間沒有這麼誇過一個人了。

「正天兄,有子如此,夫復何求啊?兄長教子有方,竟能培養出如此奇才,看來我們以後得多向你取取經啊。」已經開始有人開始祝賀蘇正天了,之後眾人紛紛附和。

蘇正天還沒回過神來,他實在想不通他那個白痴兒子怎麼會突然聰明到這個地步,竟能得到家主的讚歎,對眾人的賀喜只是怔怔的點頭。

蘇彥回到蘇正天身邊,朝他調皮的吐了吐舌頭,便哈哈一笑,不再言語。而後他走到蘇噲旁邊,看着蘇噲精彩到無以復加的表情,實在是一種享受,淡淡的說道:「表兄啊,其實我也不忍讓你如此,但是你自己立下的誓,我也沒辦法啊!」說完便做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揚起頭,站在蘇噲的前面。

蘇噲的牙已經快被他自己咬碎了,面目猙獰,尤其看到蘇彥那副作死的表情,他簡單要瘋了,給他下跪?給自己最瞧不起,視之如糞土的人下跪?這恐怕比殺了他還難。

其他人憐憫的看着蘇噲,之後全部忽視了蘇噲求助的目光,仰頭看着清澈的天空,彷彿在數着天上的雲彩。

「玩笑之言,不必當真,反正蘇彥已經贏了,這事就算了吧。」說話的這人面容俊朗,劍眉星目,英氣逼人,與蘇噲有幾分相像。

這人一說話,其他人便不能再無視了,他叫蘇天齊,是蘇噲的胞兄,蘇家赫赫有名的武道天才,二十歲時便已踏入上青境,被稱為蘇家年青一代第一人,在古羽皇朝也是頗有名氣。

他說過後,便有人開始附和,因為他在蘇家的影響力已經不下於一些他掌權的長輩。蘇天齊目光掃向蘇彥,要他給個答案。

蘇彥察覺過蘇天齊的目光,便和他對視起來,儘管蘇天齊隱藏的很好,但蘇彥還是察覺到他目光中的閃過的一絲殺氣。蘇彥本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格,既然這人對他已經有了殺意,他自然不會再服軟。

蘇彥迎着蘇天齊的目光,輕笑了一聲,說道:「既已立誓,當然要兌現,他若不跪,我不答應。」

眾人沒想到他竟然會當眾駁了蘇天齊的面子,大為詫異。蘇天齊也是一愣,不過看向蘇彥目光的殺意已經越來越重。

「大丈夫豈能出爾反爾,該怎樣就怎樣。」蘇洌發話了,語氣清冷。

「噗……」蘇噲竟然一口血噴了出來,家主下令,容不得他不從,這等奇恥大辱竟讓他氣得當場精氣紊亂,吐出了一口精血,艱難的順勢跪了下去。

這個結局是眾人都沒有料到的,今天蘇彥給他們的驚訝實在是太多了。蘇噲已經被蘇天齊拉了起來,那怨毒的目光彷彿要把蘇彥碎屍萬段方消心頭之恨。

蘇洌對此也毫不阻止,只是冷眼旁觀,作為一個大家族,想要杜絕爭鬥是不可能,而讓這些小輩爭鬥一番,倒也不全是壞處,反而會激發他們心中的血性,有壓力才會有動力。大約沉默了一會兒,蘇洌說話了:「本人文韜比試由蘇彥拔得頭籌,獎賞同武鬥冠首一同降下,下面開始武鬥,隨我去校武場。」,

校武場是一個大型的方台,長寬各十丈,用青色的大理石所築,高約一尺,布滿了平時因打鬥留下的痕迹,還有不少大小不一的碎石塊,但是基本還算平整。

這時蘇洌身子向前一躍,竟懸空於高台上台,右手揚起,衣袖輕輕一拂,平地捲起一陣狂風,方台上的碎石便全部被刮到台下,一些較小的石塊直接被狂風碾成粉碎。

第一次看到這個世界武者狂放的力量,令蘇彥嘖嘖咋舌不已。站在旁邊的蘇正天見蘇彥的表情,捋了捋鬍子,帶着些自豪的語氣說道:「家主可是宗族第一強者,已經踏入了玄極境,揮手間便可引動天地元氣,碎山裂海。」

蘇彥聽了後搖頭輕嘆了一聲,心道:「看着他人持摘星拿月之力,自己卻連最基本得修行都無法奢望,悲哉!」

蘇洌站在方台**,掃視了眾人一圈,朗聲道:「現在共有二十四人,分12組,互相角逐。稍後名單會有人送到你們手上,各自準備吧。」

話落後便有下人將比賽的具體名單送到了他們的手中,蘇彥打開手中的紙片,赫然寫着:「第五場,蘇彥對蘇協。」

蘇彥想了一會兒 ,才想起來這個叫蘇協的人,他跟蘇噲是堂兄弟關係,平時也是跟着蘇噲欺辱自己的人之一,比自己稍大一些,不足二十歲,但據說已經快要踏入少始境二重天。

比試已經開始,台上人均是使出全力,閃躲騰挪,你來我往,拳風呼嘯,呼喝聲不絕於耳。

第一場很快就結束,第二場時竟是蘇噲的比賽,蘇彥見狀,不由集中了精神注視台上,今天與他已經是完全撕破了臉皮,仇恨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對於這個潛在的對手,蘇彥雖說表面是不在意,但心底里還是很擔心的。

蘇噲在台上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的蘇彥,嘴角扯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之後便不在看他。蘇噲的對方叫蘇奈,是一個身高足有八尺的壯漢,面容憨厚。

隨着一聲喝令,比賽便已開始。

蘇奈大喝一聲,腳掌猛踏地面,而後身子藉著這股力量,鐵塔般朝着蘇噲撲了過來,砂鍋般大小的拳頭帶起一陣狂風,勢大力沉。

轉眼間,蘇奈已經攜着狂猛的拳勁抵身到蘇噲面前,拳頭眼看便要落在蘇噲的身上,但蘇噲這時突然輕喝一聲,而後陡然出拳迎向了蘇奈的拳頭。

蘇彥吃了一驚,沒想到蘇噲竟會用這麼暴力的方式直接接下蘇奈的進攻,但而後的場景卻讓他大為驚詫。

隨着蘇奈的一聲慘叫,蘇奈的拳頭竟然直接被蘇噲撞的扭曲變形,血肉飛濺。隨後蘇噲冷笑一聲,右腿一擰,帶着蒙蒙的赤紅色光暈,彷彿一道烈焰鞭向了蘇奈的腰腹。

蘇奈強忍着斷腕的劇痛抬起雙臂想要格擋,但蘇噲的鞭腿直接透過他的雙臂,當場抽在了他的腰腹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讓蘇奈拋飛了出去,張口吐出一口鮮血,滾下了擂台,昏迷不醒。

「赤炎裂山腿,別看蘇噲小小年紀,這武技可真不錯。」

「別人說蘇噲是少始境二重天的修為,我看怕是離三重天不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