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病嬌夫人想哭哭!糙漢將軍太有力
病嬌夫人想哭哭!糙漢將軍太有力 連載中

病嬌夫人想哭哭!糙漢將軍太有力

來源:google 作者:奈乃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雲暖 沈傲

「甜寵+腹黑病嬌妻vs悶騷糙漢將軍」前一世,病弱女主遭庶妹陷害被未婚夫捉姦在床,被五馬分屍鴉群啄食這一世,姦夫將軍膀壯腰寬大腿粗,暖暖穿書後抱着便不願撒手——「報!夫人把太子倒吊在城牆上了!」某將軍老實:「夫人手無縛雞之力」「報!夫人卷了國庫跑了!」某將軍憨厚:「夫人視金錢為糞土」「報~~夫人進了象姑館……」霍!某將軍坐不住了,嬌妻居然懷疑他的那方面的能力,這怎麼行!展開

《病嬌夫人想哭哭!糙漢將軍太有力》章節試讀:

因為一去小半個月,楚雲暖也簡單收拾了幾件衣裳。

又因她不會騎馬,沈傲臨時租了一輛馬車,一隊人便浩浩蕩蕩地朝着狩獵營地出發。

營地有到的早的,已經活泛開了。

打馬球熱身的熱身,射箭比賽的比賽討彩頭,女眷那邊的茶話會也如火如荼。

太子陸昱和相府庶出的二小姐楚晴也在。

遠遠地瞧見沈傲高頭大馬迎面而來,這兩人的視線齊齊盯在沈傲身後的馬車上。

只見沈傲一個翻身下馬,把韁繩遞給副將,轉身走向馬車。

車帳被一隻纖細柔弱的手輕輕撩開,沈傲伸手過去,讓她輕輕地搭在寬闊手背上,撩開車簾,扶着楚雲暖下馬車。

一連串的動作流暢連貫,倒不像是第一回。

旁邊的副將看着頷首,一臉姨母笑。

不愧是他家將軍!

為了能熟練地扶夫人下馬,練了一路,搞的他們還以為是什麼新招式,差點也跟着操練。

「這兒空氣真好。」

楚雲暖深吸一口氣,一路的顛簸讓她身體有些難受,一下地便踏實了不少。

沈傲原先還怕她覺得無聊,聽出她的歡喜之意,不免鬆了一口氣,雖然如此,也不免嚴肅提醒。

「一會兒跟緊我,林子里偶爾會有野物竄出來,免得驚嚇到你。」

楚雲暖心道我有皇后送我的超級空間,還怕區區幾隻野物?

抬頭扶了扶頭上的玉簪,一臉安心地衝著沈傲笑道:「都聽將軍的。」

沈傲不放心楚雲暖一個人,親自帶着她前去請安。

齊公公尖着嗓子,客客氣氣的告知:「聖上一路舟車勞頓,有些乏了,已經歇下,沈將軍可在晚宴之時再來。」

「有鹿!!」

遠處驀然一聲高呼,卻見圍場與山林連接處,幾位世家公子打馬飛奔,揚臂高呼衝著山林深處追去:「追!」

灰塵揚起,幾道身影連人帶馬瞬間消失在山林之中。

齊公公收回視線,笑盈盈落在跟前道:「久聞沈將軍箭術超群,不去湊湊熱鬧嗎?」

「不去。」沈傲硬邦邦說道。

回京小半個月,要說他手不癢,那是假的。

但他更想陪着楚雲暖。

「呵呵呵,奴家倒是差點忘了,沈將軍是有了家室之人,想必這位就是夫人吧。」齊公公將視線落在楚雲暖身上。

這沈將軍家的夫人,小小一隻,站在沈將軍旁邊柔柔弱弱的,也不知能熬幾年——

「見過齊公公。」楚雲暖乖巧點頭,髮髻上的玉簪,微光淡淡。

「不敢不敢。」齊公公看着她頭上的簪子,心中的想法戛然而止,連道兩聲:「奴家就不打擾沈將軍了,沈將軍請便。」

沈傲一臉嚴肅,微一頷首,與齊公公別過。

兩人正要走回自家營帳休息,沈傲半路遇上同僚,寒暄幾句。

楚雲暖站在一邊無聊等他,眼前突然冒出個楚晴。

楚雲暖看見她那張囂張跋扈的臉,想到原主的死,少不了楚晴的推波助瀾,心中免不得一陣噁心,語氣也就不悅了幾分。

「何事?」

楚晴輕哼一聲,傲然道:「太子哥哥請你過去一敘。」

楚雲暖見沈傲站的遠,估摸是聽不見這邊的動靜。

她打個呵欠,慵懶翻了個白眼,拒絕:「不去。」

楚晴頓時瞪大了眼睛,眼前這囂張的人還是楚雲暖嗎?

那個病懨懨哭啼啼任人欺負的楚雲暖?

「你別給臉不要臉,太子哥哥說了……」

「他放了什麼屁,你自己聞着香就行,不必拿到這裡來噁心我。」楚雲暖直接打斷她。

「你!」

楚晴被噎得無話可說。

楚雲暖她她她,她怎的如此粗魯!

「你左一句太子哥哥右一句太子哥哥,太子不說是他沒當一回事,若是叫有心人聽了去,參你一個大逆不道的罪名,你幾個腦袋都不夠掉的。」

原文里,楚晴也因得罪太子,最終落了個慘死的下場,比她好些,至少留了全屍。

楚雲暖垂着眼皮,漫不經心:「看在我倆一個爹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若聽不進去,自尋死路我也不攔着。」

楚晴被懟得瞪着眼睛,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沈傲與同僚說完,朝着這邊走來。

遠遠見了楚晴,微皺眉頭不悅,他對楚雲暖這個妹妹,並無好感。

楚雲暖聽見身後動靜,眼風掃一眼楚晴,與剛才判若兩人,柔柔道:

「我這幅身子骨弱,就不去給太子殿下請安了,免得唐突殿下,還勞煩妹妹帶話,等雲暖身子養好後,再攜夫君一起拜訪殿下。」

沈傲的身子在她身後站得板正筆直。

一副生怕楚晴看不出來,楚雲暖如今有他撐腰似的。

楚晴看着這兩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