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表白照美冥,系統獎勵神虛視
表白照美冥,系統獎勵神虛視 連載中

表白照美冥,系統獎勵神虛視

來源:google 作者:吃仙貝的旦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花火荒寺

【人在霧隱+殺伐果斷+出道巔峰】穿越火影世界,開局面對血霧之里的忍者考試,花火荒寺表白照美冥,完成系統任務,獲得獎勵神虛視水遁忍術、鬼燈一族水化秘術、影分身...都拿來吧!以霧隱鬼孽之名,任命五代目水影自己則加入曉組織,成為『月之眼』計劃的帶頭人而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終極目標:表白大筒木輝夜展開

《表白照美冥,系統獎勵神虛視》章節試讀:

星光暗淡。

白和花火荒寺漸漸熟睡,本來兩人同床不同的被褥。

但熟睡中的花火荒寺,突然身子一滾,很絲滑地鑽進白的被窩。

白睡得輕,驚醒後發現又是花火荒寺,莞爾一笑,把他抱在懷裡,繼續睡覺~

夜深了,水霧更重。

一個個戴着面具的夜行忍者,在隱蔽據點間穿梭。

霧隱村的夜,永遠比白天熱鬧。

因為實行血霧政策和閉關鎖國,霧隱村就像一個帶着面紗的冷血美人。

每一個忍村都想一探這位美人的深淺。

碰頭、交易。

捲軸傳遞暗語。

解密、傳遞…

木葉在霧隱村的北部據點,燈火昏暗。

一個戴着面具的白毛忍者,斜靠着牆,津津有味看着一本橙色的小人書。

他旁邊坐着的是帶着面具的女忍者,一頭紫色長發,後背一把忍刀,暗部制服穿在她的身上,顯得身姿十分曼妙。

一個剛剛歸來的忍者,不住地咳嗽,等到咳嗽平息。

他說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今天霧隱的忍者考核,出現了一個被稱為霧忍鬼孽的六歲小鬼。」

「八十六個同屆生,被他殺了三十七個。」

旗木卡卡西和卯月夕顏同時露出驚容。

卯月夕顏的聲音很空靈,如同鳥雀,感嘆道:「好狠的小鬼啊,又是一個霧隱鬼人。」

月光疾風搖搖頭,瞳孔中殘留着震驚:「他比桃地再不斬更殘暴。」

「他不但殺了同學,還殺了自己的老師,以及四位追忍部隊的監察官。」

「什麼…」

旗木卡卡西終於不再淡定,注意力從親熱天堂上移開,看向月光疾風。

「我記得忍者學校老師的任職資格是上忍。四位追忍部隊的監察官,應該是一個完整小隊,隊長也是上忍吧?他怎麼可能做得到?」

月光疾風緩緩點頭。

「確實是這樣,我得知這個消息,初始覺得十分荒唐,但這就是事實。」

區區一個六歲的小鬼,竟能斬殺追忍的整隊上忍小隊,簡直駭人聽聞。

即使宇智波家那個滅族叛逃的天才,六歲的時候也沒有霧忍鬼孽這種恐怖戰力。

旗木卡卡西深吸一口氣,十分鄭重:「看來我們多了一個殘暴的對手,和西瓜刀河豚鬼交易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如果有機會,那就殺了他。」

卯月夕顏和月光疾風同時點頭,對旗木卡卡西的狠辣,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危險,就應該消滅在萌芽之中。

一夜之間,霧隱鬼孽的名號,經過雲隱、岩隱、風隱、砂隱、草之國、瀧之國、雨之國等忍村在水之國的暗部人員,傳遞了出去。

木葉邊境密林某處陰森的地下基地,一個瘦削的身影,得到這個情報,順着長長的舌頭,流下垂涎的口水。

「不愧是五大國之一的霧隱村啊,好多天才。」

他已經耐不住性子了。

……

天亮。

活躍的各村暗部間諜,漸漸隱匿起來。

「歐尼桑~」

「起床啦。」

熟睡中的花火荒寺,毫無知覺,抓抓俊秀的小臉,翻個身子,繼續酣睡。

「荒寺,你已經是一位忍者了,絕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貪睡。」

花火荒寺依舊睡的香甜,仔細呼吸去聽,還可以聽到微微的鼾聲。

白抿着小嘴,臉上帶着淡淡笑意,望着嗜睡的花火荒寺,有點無可奈何。

但她並非無計可施。

水之國由於四面環海,受冷濕氣流的影響,常年濕冷。

雖然是夏秋之交,但花火荒寺還是緊緊裹着薄被,只露出一頭蓬鬆的金色自來卷短髮。

「荒寺,得罪啦,一會別打我太疼哦!」

白深鞠一躬,抬起頭後,漂亮的臉蛋,露出一絲惡作劇的笑意。

她把手伸入花火荒寺的被褥,體內查克拉緩緩流動。

白身懷冰遁血繼限界。

她的手中,瞬間噴湧出大量寒氣。

花火荒寺被窩裡的溫度,驟然下降!

直至……

「嗷,冷冷冷冷冷……」

一個猴跳。

花火荒寺瞬間從床上蹦起來。

光着膀子,兩手不停摩擦,兩腿不停打顫。

冷。

太冷了。

「白,你太過分啦!!」

「怎麼能這麼對待你的親親歐尼桑。」

七歲的白,顯得罕見的成熟,她語調輕柔地道:「荒寺呀,今天是第一次和你忍者班的指導老師同伴見面,遲到不好的。」

「白,你說的好有道理。」

花火荒寺想到桃地再不斬,瞬間精神百倍,眼中凶光一閃而逝。

「但……我還是很不爽啊!」

花火荒寺突然伸手捧住白的臉,揉、扯、撕、掰!

過足了癮,最後又啵了一個,才放開她。

「哈哈哈哈,爽!」

「起床嘍~」

白早已經做好了飯。

花火荒寺磨磨蹭蹭吃完飯,已經9點了,他揉着鼻子,想起還有情書沒有寫呢。

「每日情書任務是我變強的根本,必須要完成。」

「桃地再不斬說八點集合,切,那麼早,根本做不到好嗎?!」

花火荒寺在認認真真寫情書的時候,桃地再不斬已經見到了鬼燈水月和拘橘右夜。

「…花火荒寺呢?」

鬼燈水月見到偶像,立刻化身成為一個靦腆小迷弟,軟聲道:「他可能遲到了,在學校就是這樣,他天天遲到。」

「嘁!」

桃地再不斬很不爽,花火荒寺這傢伙第一天就敢遲到,果然昨天在拘橘矢倉面前的乖巧,都是裝出來的。

這個該死的小鬼。

找個機會,送他去地獄之鄉。

「不用管他,現在我來教你們實戰中查克拉的分配…」

……

花火荒寺寫了兩份情書。

「白,這是你的!」

白鞠着躬,舉起雙手十分鄭重地接過屬於她的情書。

雖然情書的內容她都倒背如流了,但依舊十分珍惜花火荒寺手寫的每一份情書。

【系統:完成每日情書任務(白),你的查克拉+100】

花火荒寺拿着另外一份情書:「白,我出去玩了。」

白把這份情書鎖進一個珍藏的鐵盒子里,柔聲提醒:「記得去拜見你的指導上忍…」

花火荒寺頭也不回,一陣風也似的跑了。

飛快跑到照美冥豪宅外,照美冥正要外出,穿着警衛部隊的制服,身後跟着長十郎、青。

「你怎麼來了?」照美冥十分驚…喜。

花火荒寺小臉繃著,雙手把情書舉高高,遞給照美冥,儀式感十足。

「別問我愛你有多深,情書代表我的心。」

「冥啊,這是我的情書,請收下。」

照美冥:「…」

長十郎,和青,下巴都要被驚的飛起。

特別是青,那隻白眼,要不是有眼罩擋着,都掉下來了。

花火荒寺的每一個行為,都透出一種詭異和荒誕。

「情書?!」

照美冥鬼使神差接過花火荒寺的情書。

【系統:完成今日每日任務(照美冥),你的水遁抗性+2%。】

任務完成。

花火荒寺沒有久留,跳起一個響啵,拔腿就跑。

「冥,今天的口紅,沒有昨天的好吃。」

照美冥面色羞紅,腳趾又開始摳地板。

好羞恥,好刺激。

就在花火荒寺溜走的時候,一個白色身影在地下穿梭,跟着他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