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凌風上仙)
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凌風上仙) 連載中

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凌風上仙)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兒子 古代言情 小青

你可以叫我小白」(再找個法海,咱們就可以演一出《白蛇傳》)「嗯」我覺得青靄有敷衍我的成分...展開

《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凌風上仙)》章節試讀:

小編給看官們提供該小說《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本小說是編寫的言情類小說,小說劇情十分精彩,本站極力推薦閱讀:我癱在書籍堆出來的「床」上,啃了口仙果,換了個姿勢,默默在心裏安慰自己。
自從那天從主殿回來,我就總感覺有道視線在盯着我,可這裡除了青靄和我根本沒有其他人,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神經過敏。
...我癱在書籍堆出來的「床」上,啃了口仙果,換了個姿勢,默默在心裏安慰自己。
自從那天從主殿回來,我就總感覺有道視線在盯着我,可這裡除了青靄和我根本沒有其他人,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神經過敏。
在整日的疑神疑鬼中,很快又到了月圓之夜。
人生處處是驚嚇。
——白·微笑面對·蓮語錄我再一次目睹了龍紋玉佩的山洞消失在我眼前的過程。
我看向青靄,語氣不善。
「小青,我覺得我需要一個解釋。
」我感覺心態爆炸,「你的手剛剛動了一下,很輕微,但是我看到了。
」青靄低頭不語。
「青靄!
」再帥的顏也安撫不了我現在暴躁的情緒!
「如果你不想我取走龍紋玉佩,為何還要帶我來找?
看着我被戲耍很有趣嗎?
」青靄眼中出現一絲慌亂,「不,我……」「這些天一直監視我的那道視線也是你,對吧?
」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我最終還是忍不住把積攢了一個月的猜測說出口,「上一次,觸發洞口消失的也是你,對吧?
」「我……」青靄想上前抓住我手臂,被我反身躲開。
「青靄,我本來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
」其實,對我來說,龍紋玉佩也不是非要不可,但青靄的舉動實在是令人懷疑。
「我……不想讓你離開,我想讓你留下。
」青靄低下頭,像一隻被人拋棄的狗狗。
我的怒氣隨着這句話瞬間煙消雲散。
這話,歧義就大了啊。
白·小鹿亂撞·蓮內心瘋狂腦補。
「不離開的話,就沒果子吃了。
」我直直地盯着青靄的眼睛,「你不是喜歡吃果子嗎,不如和我一起出去吧?
」青靄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還有這個選項。
「跟我一起出去,我帶你去吃全天下的好吃的。
」白·怪阿姨·蓮開啟誘拐模式。
青靄眨了眨清澈的眼睛,下定決心一般點了點頭,眼神彷彿被人販子拐走還替人數錢的地主家傻兒子。
「等我一下。
」青靄飛身離開,不到一刻鐘就回來了,手裡拿着龍紋玉佩。
「……所以說洞口沒消失,只是換了地方?
」我收回之前說他是傻兒子的話,我才是傻兒子。
他竟然騙了我整整一個月,青靄你個大豬蹄子給我走着瞧。
小說里提到過,龍紋玉佩就是離開秘境的出口。
我嘗試用法力催動玉佩,果然我和青靄轉眼間就被傳送出了秘境。
我在心裏盤算着,是先回仙界呢,還是趁機帶着青靄在人界玩一玩,卻突然發現身邊靈力的波動不對勁,磅礴的氣流發瘋似的沖向青靄。
青靄臉色煞白,嘴唇發烏,他只好就地盤腿而坐,被迫吸納氣流。
看被氣流包圍的青靄隨時都有被撕裂的危險,我急忙施法阻擋這些古怪的氣流。
可惜水平不夠,最多只能延緩它們衝來的速度。
我回頭看青靄,他是跟着我出來才遭遇意外的,我心裏不太好受。
此時也不是問問題的時候。
我只能就地坐下專心為他護法。
青靄的修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增長。
五天過去了,青靄達到了渡劫期。
十五天過去了,青靄修為超過了我。
二十天過去了,青靄周圍的氣流終於趨於平靜。
我早就看不出來他的修為有多深厚了。
媽呀,我好像放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妖怪!
我捶着早就麻木了的腿站起來,還沒來得及和青靄說上話,就見頭頂劫雲密布,雲中不時有雷電溢出。
得,雷劫又來了!
我只好又重新坐回去。

《被逼婚的仙二代(白蓮上仙凌風上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