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連載中

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碎碎平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熠辰 古代言情 葉竹瀟

一朝穿越,葉竹瀟竟從金牌律師成了西昭不受寵的小姐...不受寵就算了,開局還被浸豬!好不容易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出來了,就發現自己的風頭被一個男人搶了葉竹瀟:「她不服!」可後面得知是西昭最受寵的小皇子後……「小皇子啊,肯定很有錢吧!」葉竹瀟奸笑,坑蒙拐騙讓凌熠辰入了股凌熠辰一臉嫌棄的搖頭:「俗,太俗氣了....錢都乃是身外之物」可幾年後,畫風突變掉錢眼裡的葉竹瀟亢奮的吶喊:「我要賺錢,我要當首富!」一旁的凌熠辰卻委屈巴巴:「媳婦兒,快看看我,我已經三天沒行房事了……要憋壞了」葉竹瀟無奈攤手表示:「不好意思,我掉錢眼了」展開

《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章節試讀:

葉府的兩位嫡女在大庭廣眾之下爭吵,周圍的人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這般有趣精彩的戲份,像他們這些老百姓哪裡能看得到!

可今天不僅看到了京城第一美人落淚,還看到了官員家內的家事!

他們也是巴不得二人吵的越吵越歡,這樣他們這些人也吃瓜吃的越香啊。

葉竹瀟說完那幾句話後,就見葉芷涵剛準備再次開口駁回,她立即調轉了方向,看向了正上方默默不聞的何知府。

想看她們姐妹倆爭鬥,哪有那麼容易!肯定要把你拉下水。

「知府大人覺得我說的可有理?府衙上怎可感情做事,自然是追求實事求是的!」

「若是光靠哭幾下,落幾滴眼淚就能審判對錯,那豈不是對大家太不公平了!知府大人可是我們的父母官,怎麼可以讓我們這些老百姓受罪。」

葉竹瀟這話說完,既內涵了葉芷涵光靠哭博取同情,又道德綁架何知府,把他抬得這麼高,哪還有臉不同意。

百姓們也覺得葉竹瀟的說的有理,有的更是忽的意識過來,連忙看向知府,等待他的決定。

葉芷涵紅着眼眶,緊緊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睫毛沾染着水霧,看上去楚楚可憐極了。

可被葉竹瀟說醒的百姓們哪裡還覺得可憐啊。

她在這衙門中哭的楚楚可憐,但她的大姐沉着冷靜,遇事不慌的態度來比,壓根就不是一個水平啊!

這麼一看,這葉竹瀟雖住所寒磣,但人家的氣質好啊!妥妥的豪門家的千金大小姐。

不愧是母親的孩子,跟小三上位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百姓們這麼想着,看向葉竹瀟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尊敬支持。

「知府大人意下如何呀?」

葉竹瀟挑了挑眉,勾着淺櫻唇淡淡的問道。

她的目光緊盯着何知府,絲毫不給葉芷涵丁點視線。

她的眼中含着笑意,卻不達眼底。一眼望去,深邃的黑眸散發著絲絲冷氣,雖帶着笑可卻冷的他寒毛豎起。

他被盯得渾身泛冷,只覺得葉竹瀟的眼神震懾的他如坐針氈。

他微微發愣,絲毫沒注意自己早已經在葉竹瀟的目光下點了頭。

待他意識過來時,人也已經被官兵從府內請到了現場。

只見葉雲舟走到官兵的中間,瑟瑟發抖膽怯的走進了衙門。

在見到葉竹瀟的那刻,心中懸着的心可算放了下來。

「阿姐!」

他大步流星朝着葉竹瀟跑去,一頭鑽進了她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了她。

也不嫌棄她身上的惡臭味,也不嫌棄她臟,極其害怕的抱緊了她的腰。

葉竹瀟身子硬了硬,很快就反應下來。這可是原主弟弟,唯一一個對她好的親人了。

原主的弟弟就是她的弟弟,這弟弟她得護着!

她放下剛才默默抬起的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溫柔的笑着道:「阿舟別害怕,姐姐不會離開你的。」

葉雲舟早就在府內時就嚇的不行,這下來到衙門看到自己姐姐身上的傷痕,更是心疼的眼眶泛紅。

生怕她離開自己而去。

「嗯……」葉雲舟在懷裡悶悶的嗯了聲,可心中還是害怕極了。

「好了,你既然說你胞弟是你的證人,那麼他能為你證明什麼呢?」何知府看着二人重聚的模樣,顯得格外的刺眼。

忍不住出聲打亂他們的談話。

葉竹瀟聽此,笑着朝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接着她蹲下身子,身高與葉雲舟保持平行。

「阿舟你來向知府大人說一下我是怎麼去酒樓的吧。」葉竹瀟這話中也沒摻雜着其他的意思,這讓那些人想抓她的茬子都不行。

葉雲舟長得清秀,身形瘦小,直起身子也只能堪堪到葉竹瀟的腰部。他皮膚白皙如紙,彷彿能看到裏面的青筋。墨黑的頭髮用普通的發冠纏住,幾根髮絲緊貼着他的脖頸。

兩個大眼睛帶着瀲灧的水光,看上去清純童真。

「回大人的話,阿姐前往酒樓那天,她正教導功課。可這時卻突然有一丫鬟走進來,扔給了阿姐一張紙條。」

「紙條內容我沒看到,不過阿姐在看到紙條後,臉色慌張,就留下我匆匆出去了。」

「我想,那紙條上的內容正是我姐姐前往酒樓的原因。」

葉雲舟的聲音洪亮又帶着淡淡的稚氣,再加上他的容貌,極其有信服度。

一旁的葉芷涵臉色僵了僵,卻還是不怎麼相信他的話。畢竟紙條她早就讓人銷毀了啊!怎麼可能還有!

何知府點點頭,嗯了一聲,有些刮目相看的看了眼葉雲舟,似乎是有些詫異這小孩的膽大和勇敢。

「嗯,你這些話雖然可靠,但如今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詞,並他人能來作證。」何知府一邊說著,一邊捋着自己的鬍鬚,不緊不慢的道。

葉雲舟可以說是完全的預料到了他的話。

只見何知府剛說完這句,就見葉雲舟從自己的衣擺內拿出了一張紙:「可我有紙條。」

何知府見着慕,派人將紙條取了上來,展開一看,臉色忽的大變。

眼神中帶着詭異不可思議望向下面不遠處的葉芷涵,臉色由白變紅,只覺得一口老血堵在了管道,讓他呼吸困難。

他當了這麼多年的官,從來沒見過這麼蠢的豬隊友!

你看看這些的都是啥啊!

——速來酒樓,有要事詳談,有關你婚約之事。

——葉芷涵。

都把自己名字寫上了!

還審什麼案?這是生怕別人不知道這是你乾的??

而且這字體與她的字體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就連寫字的習慣順序都是絲毫不差!

這世間,就敢問還有誰能模仿出如此相似的字體?!

「荒唐!」何知府怒喝道,氣的他連咳嗽了幾聲。

他怒視着葉芷涵,將紙條狠狠地拍在桌面上,「你自己看!」

要不是現在正在眾目睽睽之下,他都想把這紙條扔到葉芷涵的臉上,讓她好好看看自己辦的蠢事。

葉芷涵被這突如其來的怒氣嚇得愣住了,她默默邁步走到了面前拿起了桌上的紙條,看完後面如土灰。

這寫法跟她的極其相似,甚至堪比本人的字。要不是知道自己根本沒寫這些內容,不然可就真的要相信了!

「這是編造!大人切不可相信這奸詐小人的詭計啊!」

葉芷涵嚇得手一哆嗦,紙條慢慢滑落在地。

恰好落到了葉竹瀟的腳下。

原本就因為二人的反應而感到好奇的她,一低頭看清了上面的內容。

好嘛,這紙條可不就是妥妥給她定罪了嘛!

只不過葉芷涵真的會蠢到寫信還加上名字?

這事可沒這麼簡單。

這紙條可是從葉雲舟遞上來的,既然如此,這不就是他弄得事嗎。

她倒是對她這位小胞弟刮目相看了!

葉竹瀟這般想着,嘴角帶着一絲笑容。這簡直就是神助攻啊,太給力了。

大家剛準備爭論這張紙條時,就見衙門外傳來一陣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