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暴富後的那些事
暴富後的那些事 連載中

暴富後的那些事

來源:google 作者:朱墨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唯舟 江映柳

太原府尹嫡女江映柳遭繼母迫害,做小伏低以保命,柳唯舟的突然出現打破了這種看似平靜的局面,迫於無奈,父親把她送去遠在江南的外祖母家,誰知祖母竟是江南首富,並且她成了首富的唯一繼承人,快哉快哉展開

《暴富後的那些事》章節試讀:

江沐搓搓手:「我知道你跟你母親之間有點子隔閡,借這個機會,你們倆把二人之間的誤會給消了,豈不好?」

江映柳無心爭辯,道:「全聽父親安排。」

一旁的月影聽不下去了:「請老爺明鑒,不是我們小姐跟她有隔閡,是她有意為難我們小姐,在她眼裡,我們小姐跟個下人有什麼不同?一味的作踐,我們都是看在眼裡的。」

江沐的臉色明顯有些尷尬:「她是有些地方不對,爹爹替她跟你道個歉,但你畢竟沒了親娘,能忍就忍一忍吧。」

月影上前一步又想說話,被江映柳推到自己身後,

「爹爹放心,我會準備一個讓母親滿意地賀禮。」

「那就好。」江沐笑了兩聲:「那你休息,爹爹回去了。」

月影將江沐送出去,回身問:「小姐,我們哪來的銀子給她準備禮物?」

映柳道:「你去我的妝奩下把那個硃紅色帶鎖的匣子拿來。」

月影聽吩咐捧了過來。

映柳取出鑰匙打開,裏面是一些塊碎銀,以及一個銀鐲子,除此之外別無他物。相較於一般富家女子顯得十分寒酸。

「聽說綢緞莊新出了一款雲凌錦,披在身上如蟬翼一般輕薄,白雲一樣綿軟,陽光照上去,波光粼粼的,甚是好看」

月影難以置信:「聽是聽過,難道小姐要將這麼好的東西送給她?」

映柳道:「送給她又如何?只要以後日子過得去,區區一匹布才值幾個錢?明日跟我去一趟綢緞莊吧。」

月影縱使心中憤憤不平,卻也無可奈何。

第二日一大早,江映柳主僕二人來到綢緞莊,跟老闆好一番討價還價才將店裡的雲凌錦買了來。

江映柳心情大好,月影卻有些擔心,那李明月豈是如此容易滿足之人?

兩人準備打道回府,月影突然眼前一亮:

「小姐,快看。」她指着前方的一個擺滿首飾小攤

「好多漂亮的珠釵,給您簪上肯定好看,那兒還有亮亮的銀鐲子。」月影不等江映柳開口就扯着她跑了過去,左挑右選,好不歡喜。

江映柳順手將雲凌錦放在身旁,騰出雙手,跟着一起挑挑選選,兩個人你說我笑,不亦樂乎。

「小姐」月影開口道:「夫人真的會因為這個禮物以後不為難咱們?」

江映柳笑道:「我不指望她能放過咱們,好歹爹爹在府里,她能因着面子不至於太苛待咱們。」

「哦」月影點了點頭,不過她不是很贊同這句話。

一陣馬蹄聲響起。

「站住,別跑。」

聲音引得人們紛紛回頭,頓時引起一陣騷亂。

只見一青袍男子騎着一匹健壯的黑色駿馬飛奔而來,懷中抱着一個不停啼哭的小孩子,身後跟着五個健壯男子同樣騎着馬。

許多攤鋪被後面的幾人掀翻在地,有些路人來不及躲閃也被撞倒。

江映柳尖叫了一聲,眼看就要撞上,月影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到安全地帶。

眨眼間青袍男子伸手將映柳放在地上的那匹雲凌錦拎起,轉身擲到身後那些人身上,那幾人也不是吃素的,抽出刀把雲凌錦劈成幾半,雲凌錦四散在地上,被馬蹄踩過。

轉眼間,青袍男子已不見了蹤影,剩下幾人呼呼喝喝,四散開來繼續找尋。

「我的老天爺,土匪下山了?」月影拍着胸脯驚魂未定。

江映柳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我看那青袍男子懷中抱着一個稚子,莫不是他搶了人家的孩子?」

月影將周圍掃視了一圈,道:「甭管他們是誰,只是他們將這裡搞成一團糟,也忒過分了。」

「呀!」月影忽然看到了她們大價錢買回來的寶貝,飛奔過去把散亂在各處的雲凌錦撿起抱在懷裡:「小姐,小姐,這可怎麼是好。」

月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亂轉:「這群遭瘟的,這下咱們找誰說理去。」

江映柳摸了摸沾滿塵土且被撕成幾塊的賀禮,眉頭皺起來。又摸了摸自己的荷包,已經沒有銀子了。

江映柳徘徊在原地,也不知如何是好。

一刻鐘過去了,這裡逐漸恢復了秩序,小販也開始了叫賣聲。

「包子,新出鍋的大包子~~」

「銀簪,手鐲,珠花,頭釵,各位夫人小姐過來瞧一瞧~~」

「浣花錦,雨絲錦,雲凌錦,織錦緞,所有名貴布料,應有盡有,價格公道,童叟無欺。都來看一看~」

「小姐你聽」月影道

江映柳伸出脖子,望向發出那個聲音的方向,心裏不禁疑惑,這些名貴布料怎麼會出現在小攤販上呢?

但她還是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二位小姐,來看一看,咱們這裡新到的貨,都是名貴布料,一匹只需一百文。」小販一臉諂媚地說。

月影以為自己聽錯了,扯高了嗓子問道:

「一百文?綢緞莊的雲凌錦可是要十幾兩一匹,怎麼你這裡才一百文?」露出一副自己被敲詐了的神情。

江映柳摸了摸布料,又在陽光下看了看布料的光澤:「這匹雲凌錦我要了,只是今日出門帶的銀子不夠,不知老闆可否先賒給我。我回家拿了銀子再給您送來。」

小販用世俗老練的眼睛瞄了一眼江映柳,擺擺手,示意她不能賒賬。

江映柳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荷包,正喪氣之時,手指碰到一個冰涼的東西,是姜唐送給她的玉佩,江映柳忽然想到一個辦法,先把玉佩抵押給當鋪,換些銀子,之後再贖出來也未嘗不可。

她把玉佩摘下來,遞給月影:「你去這附近找家當鋪,當點銀子出來。」

「這不是姜唐小姐……」月影猶豫着不肯接。

江映柳道:「你只管去,事後我自會把它贖出來。」

小販狡黠地露出一個笑容:「當鋪在前面路口右轉。」

月影極其不情願地拿着玉佩走進當鋪,特意囑咐老闆給他們留着,過幾日他們就會來贖回去。

江映柳買下雲凌錦,月影緊緊地抱在懷裡,生怕再次出了閃失。

「唉」月影嘆了口氣,悶悶不樂

「早知道這裡賣的如此便宜,咱們就不去綢緞莊了,不行,咱們得去討個公道。」

映柳笑道:「這可是十分名貴的料子,怎麼可能一百文買到?」

月影不解

映柳彈了一下月影的小腦瓜,道:「你摸摸這個料子跟上一個是否有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