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西蜀高原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採挖蟲草的季節,勤勞的藏民準備了一大車的物資,成群結隊的上山了。

所有市場採購的人都絡繹不絕,商店裡好多東西都被採購一空,藏民們買好東西,有的用拖拉機裝載,有的騾馬運輸,拖家帶口,轟轟烈烈地往山上去了。

到達目的地之後,他們就地扎帳篷,吃住都在山上,這一住,就是一個多月,直到蟲草罷市,才帶着戰利品拖着疲憊的身子下山來。

洛須鎮也不例外,小鎮沒有了往日的熱鬧,年輕人和小孩子都上山挖蟲草去了,只留下些老弱病殘的老人看門。

學校里學生都走完了,沒有了往常的歡聲笑語,老師們這一個月最是無聊,被迫放了一個蟲草假。

不過這些現在在姜森他們看來,簡直是一個絕佳的時機。

夜深了,小鎮本就人去樓空,放眼望去,只有三三兩兩的光點,讓本就不大的小鎮又增添了一絲荒涼。

五月的高原乾燥多風,金沙江河谷被呼嘯的河風一吹,夾雜着滾滾黃沙迎面而來,一排排楊樹被吹得枝丫亂顫,人們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可白瑪山山腳下,三個人影卻偷偷摸摸地融入了黑暗中。

黑暗中的人影,奇裝異服躡手躡腳。

依稀可見三人都穿着一樣的黑色衝鋒衣,軍用迷彩褲,鞋子是高邦特種兵陸戰靴,頭戴勘探安全帽,背上背着大號登山包,登山包裝的滿滿當當的。

這一身的打扮,與周圍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還好是晚上,大白天的要是被人發現,他們三人不被當成境外間諜,也會被當成恐怖組織。

「梅花樹的位置記得嗎?」黑暗中一個聲音悄聲傳來。

「放心,閉着眼睛我都知道在哪兒,跟着我,別開燈。」

只見一個黑影在前面帶路,後面二人緊緊跟着,摸黑往白瑪山山麓爬去。

不一會,三個黑影爬上了白瑪山山麓,在一顆樹下停下了腳步。

「就是這裡。」

說話的人高高瘦瘦,眼鏡在黑暗中反射着幽幽的亮光,嘴裏呼呼喘着氣,正是姜森。

「真的神奇,這都五月了,這花還沒凋謝。」說話之人圓圓的身體,抬着頭用鼻子的嗅覺感受着梅花那沁人心脾的香味,不是劉禮又是何人。

旁邊幹練的黑影聽劉禮一說,也是我用鼻子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嗯,真香,跟那個丁香姑娘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樣。」說話間亦是滿臉陶醉,滿臉享受,這種姿態,姜森身邊除了王凱,恐怕再找不出第二個人來。

「干正事。」

一旁的姜森見二人都關注梅花起來了,連忙小聲呵斥道。

二人也是嚴肅起來,王凱立馬壓低身子,在地上尋找起來:「姜森,你上次不是說挖了個盜洞嗎?在哪……」

「啊——」

王凱話說一半突然一聲慘叫,陡變突生,王凱居然憑空消失了!

這麼大個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

姜森和劉禮被這突然出現的變故驚出一身冷汗,連忙上前查看。

姜森顧不得會不會被他人發現,反手從背包里摸出手電筒,向王凱消失的地方照去,只見一個黑黝黝的地洞冒着灰塵。

「哎喲,我的老腰……」地洞里傳出王凱的聲音。

顯然,王凱是掉了進去,姜森劉禮連忙過去查看。

一看這個地洞姜森很是熟悉,這就是姜森上次過來挖的盜洞,只是現在不知被何人蓋上了一個薄板,撒了些泥土把盜洞掩蓋起來了,王凱剛才摸黑尋找時看不清楚,剛好把薄板踩了個洞,掉了下去。

是誰刻意把這盜洞掩藏起來了呢?

難道是那個神秘女子?

「兩位大哥,快來拉我一把啊。」姜森正在沉思,被洞中王凱的聲音打斷。

姜森劉禮趕忙彎腰合力把地上的薄板整個掀了起來,在手電筒的光照下,整個盜洞浮現出來。

姜森挖的這個盜洞並不是豎直向下的,而是與地面成七十度的夾角斜向下,而且挖的很不標準,有的地方寬,有的地方窄,王凱此時正頭上腳下的卡在離洞口四五米的一處狹窄地方。

見王凱無法動彈,表情痛苦,姜森也是不待多想,縱身跳入盜洞,躬着身子向王凱鑽了過去,抱住王凱的老腰把他卡住的身體取了下來。

「哎喲,我的老腰啊。」

王凱反手不停地用手揉捏着他的腰部,看來剛剛那一下確實閃着腰了。

「凱哥,沒事吧。」姜森身後傳來劉禮的聲音,他也是跟了下來。

「腰閃了一下,不過問題不大。」王凱說話間藉著姜森的電筒光觀察了一下四周。

這盜洞是真的小,只容得下一個人勉強通過,現在三人都是一字排開蹲着身體。

「我說老薑,這就是你挖的盜洞,也太寒酸了吧。」

「我用工兵鏟挖的好吧,你以為開挖掘機挖?你來試一試有多累,還挑三揀四的」姜森咬牙切齒說道。

「那好吧,將就了,出發。」說著王凱打開勘探頭盔上的電筒就欲往盜洞深處爬去。

姜森一把拉住了他:「不要命了,前面有曼陀羅花毒,防毒面具呢,戴上。」

「對對對,差點忘了。」說著王凱拿下背上的背包,打開背包一整翻找起來:「防毒面具在我的包里,我這裡工具可多呢,老劉那裡主要是吃的喝的。」

王凱背包里的東西果然很多,偌大的背包裝得滿滿的,翻找間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好傢夥,居然不嫌重,帶着這麼多工具。」姜森感嘆道。

說話間,王凱已經從背包中摸出三副防毒面具,遞了兩副給姜森,姜森也轉身給了劉禮一副。

三人快速將防毒面具戴上,這才放下心來向盜洞深處爬去。

要說姜森挖的這盜洞確實粗糙,時寬時窄,有方有扁,三人這身行頭本就笨重,在這粗糙的盜洞中更是行動不便,非常難行。

王凱一馬當先爬在最前面。

盜洞太小,被三人折騰出很多灰塵,在手電的光芒下漫天飛舞。

王凱開始嘀咕道:「還好帶了防毒面具,不然不被毒死,都要被這灰塵嗆死。」

姜森正欲贊同,身後傳來劉禮的聲音。

「對於盜洞這方面我還是有所涉獵,洛陽鏟探路定位後,盜洞都是豎著打的,每隔一米一個凹陷的腳手坑,這樣最省距離也最方便,森哥你這斜着的盜洞我還第一次見。」

「這不是第一次沒經驗嘛,老劉你小子懂的挺多的啊,早知道一開始就帶你來挖盜洞了。」姜森戴着防毒面具,說話聲音很是沉悶。

說話間前面的王凱身體一頓,突然不爬了,拿起手電筒仔細打量起什麼。

姜森心想,三人也在這洞中爬行了數十米,應該要到逃生墓門了。

果然,王凱打量一番,突然說了一句:「到了」,然後快速起身躬着腰走了兩步。

這逃生墓門的地方被姜森清理過的,呈現出大半個墓門的輪廓,周圍也挖寬敞了一些,終於可以站直身子了。

三人魚貫而入,並排站立在這墓門之前。

只見墓門周身被散落的石英砂包圍,整個墓門花崗岩材質,打磨得光滑平整,上面幾個小篆字體的白色文字寫得龍飛鳳舞,顯得異常詭異!

王凱劉禮二人非常震驚,原來姜森說的一點不假,而且這般景象自己親眼所見才知震撼。

劉禮跨步上前,藉著手電筒的光照,仔細端詳起那乳白色的字體。

「真是奇怪,石門居然不刻字,液體塗寫不是會氧化嗎?怎麼會保存這麼完好,肯定用了什麼特殊材料。」劉禮看了一會,發出了感嘆。

姜森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對王凱說道:「凱哥,你不是懂一些古文字嗎?這上面寫的什麼。」

王凱也是馬上會意,手電光聚焦在那些文字上來,皺眉思索一番後,說道:「看來這確實是修冢工匠的逃生通道,這上面寫的是:老小無依借十載,偷生事結陪大帝。」

「啥意思?」姜森對這文言文的東西很是無語。

「意思是說這個人本來是要陪葬的,但是他顧念家中老人和小孩無人依靠,向大帝借十年時間,待到老人晚年和孩童成年之後,再來陪大帝。」王凱鄙夷不屑地解釋道。

「這不騙鬼呢,出都出去了傻子才回來吧。」姜森說話間看向二人。

劉禮用電筒檢查了石門一番:「在古代,陪葬之人要無條件服從,若有苟且偷生之人,懲罰力度最為嚴厲,一般都要誅九族的。」說話間劉禮指了指石門邊緣說道:「而且這石英砂里的墓道,後期填砂後,任憑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挖不出逃生通道來。」

「為什麼?」姜森這會才知道什麼叫人不可貌相,什麼叫術業有專攻。

「因為流沙原理,一處挖沙各處流,一有空間其他地方的沙又會過來立馬填補,永遠挖不完,這也是西周就興起的一種防盜墓的方法。」劉禮認真地回答道。

「那這位老前輩是怎麼從這流沙中打洞出來的?」王凱聽完也是感到疑惑。

「只有一種可能。」劉禮篤定了心中的想法,見二人都投來渴望的眼神,也不賣關子了,接著說道:「這位老前輩既然是修冢工匠,一定在修建陵墓的時候,就想好了要逃生,所以在填埋防盜沙坑時,用了一些能夠擋沙的模具,提前埋在了這沙坑中,記下位置,以便以後逃生。」

「高,實在是高啊,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凱不禁感嘆起來。

姜森轉念一想,還好是發現了這絕妙的逃生墓道,給他們找到了一個最佳的捷徑,不然真的是憑他們的對墓穴陵墓的皮毛知識,想探尋這些大墓,真的難如登天。

「看來這老前輩有去無回,但他肯定有很大的愧意,走之前還在這墓門上留下了這幾個用曼陀羅花毒液寫的字,防一手後世的盜墓賊。」劉禮說話間也是一臉佩服之意。

姜森心想,既然這石門之後是流沙坑,想要打開這石門絕非易事,當即拿起手電,抄起工兵鏟,把石門周圍的泥沙擴展開來。

劉禮王凱二人見狀,也是心有靈犀,知道了姜森的想法,二人也是拿出工兵鏟,三人協力,開始對石門周圍的泥沙一陣擴展開來。

一炷香之後,深埋泥土之中的墓門終於重見天日,當整個墓門都浮現眼帘時,才發現這這其中的玄機。

整個石門居然是嵌入一整塊的石壁之中,怪不得可以把石英砂和泥土隔絕的這麼好,只有墓門之處有少許沙子流出,估計是當初石門開啟時流出了一些。

而石門所在的整塊石板,居然是從下往上開啟的,這樣的的設計不僅利用石塊的重力增加了防盜能力,又能很好的隔絕沙坑中的流沙,真是巧妙。

「不得不說,古人的智慧真的厲害。」劉禮把工兵鏟往腰上一掛,感嘆道。

「別誇了,別誇了,越厲害我們越難受啊,這可咋整?」姜森有些擔心的說道,畢竟他們可是要進去的啊。

想到這裡,姜森彎腰跨步用手抬了抬石門,如若蚍蜉撼樹般紋絲不動:「我靠,這石門估計有千把斤重,光靠我們三人根本抬不動啊。」

「小問題,小問題……」只見王凱邪魅一笑,打開他的大背包一陣翻找起來,隨後居然從背包里摸出了一個車用千斤頂出來。

「好傢夥,居然把你車裡的千斤頂都帶過來了。」姜森一眼看出王凱拿出來的千斤頂就是他車裡配的那個,不禁發出感嘆。

在高原地區生活的人們,車裡隨時備着千斤頂,道路經常結冰打滑,時常需要千斤頂和防滑鏈條。

「有備無患嘛」王凱得意的應道。

有了這工具,三人瞬間信心滿滿,隨即分工合作忙碌起來。

姜森和劉禮先用撬棍把石門撬開一個口子,王凱迅速把千斤頂安放進去,在液壓動力的作用下,石門緩緩抬升。

由於千斤頂高度不夠,三人又墊了些石塊,忙活了一會,石門終於被抬升了半米來高,三人可以輕鬆通過了。

用了些石頭支撐,王凱卸下千斤頂,滿意的往背包一放,神氣十足地說道:「小夥子些學着點啊,什麼叫未雨綢繆,什麼叫防範於未然……」

「可以可以,凱哥這個千斤頂帶得太合適了,年度考核必須給你評個優秀。」姜森見王凱尾巴快翹到天上去了,不禁調侃道。

「你妹的……」

「噓……」

王凱正欲和姜森打鬧一番,突然劉禮驚恐地睜大眼睛,對着二人做出禁聲的動作。

二人也是立刻停止了動作,大氣也不敢出一下,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這突然的安靜,突然襯托出三人之外的另一種聲音!

「唦唦唦……」

像人在沙地中行走發出的聲音一般,從剛剛打開的石門中傳了出來,而且聲音越來越近,在這幽深的地底顯得異常駭人!

三人瞬間冷汗直流,心跳加速,不自覺後退,可漆黑的石門後,那聲音越來越近,分明就是活物在沙地上行走發出的聲音,而且不止一個!

這常年不見天日的地底,怎麼會有活物呢?

難道是……

「粽子?」

王凱驚恐地咬緊牙關,不知何時已拿出工兵鏟,手電筒的光緊緊鎖定在石門洞口,作出一副即將拚命的樣子!

姜森劉禮也是迅速操起工兵鏟,做出抵禦之態,可三人從未有過這番經歷,恐懼伴隨着那可怕的聲音,都情不自禁往後退去。

可就是這麼一退,三人後退的後背突然同時觸碰一個堅硬的物體。

後面不是姜森打的盜洞嗎?

怎麼會有東西攔住了三人的退路!

三人驚恐地張大嘴巴,一種無法理解的恐怖再次席捲而來,極度緊張的狀態讓腎上腺素迅速飆升,全身的血液都已沸騰起來。

姜森額頭上的冷汗已經如雨而下,顧不得前面的神秘活物了,強忍着恐懼回頭看了一眼,三人剛剛才經過的盜洞突然出現一面牆壁。

一面牆!

王凱劉禮也是回頭瞪大了雙目,這突然變故,嚇得三人全身顫抖,劉禮見多識廣,顫抖的聲音吐出三個字來:「鬼打牆……」

可劉禮話音未落,那石門後的活物已然奔至眼前,只見幾道黑影,嗖嗖飛速從石門開口處竄了出來,吱吱吱地狂吠聲伴隨着一張張血口獠牙飛向三人!

轉瞬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