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百歲穿越,開局返老還童
百歲穿越,開局返老還童 連載中

百歲穿越,開局返老還童

來源:google 作者:動物修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秋陽 動物修仙 奇幻玄幻

《無系統+純玄幻+不種馬》余秋陽百歲才穿越武道為尊的修行世界這裡到處都是弱肉強食沒辦法,他為了活着,也成了強食者的一份子展開

《百歲穿越,開局返老還童》章節試讀:

落日餘暉。

老黑狗在回來時,就看劉鐵柱正扛着一塊千斤巨石在山野中奔騰,每一步落下,都發出咚咚響聲。

可見那塊巨石本身地實際重量。

由於速度太快,他用樹葉整得褲子,已經吹飛,這會正赤條條的隨風亂舞。

他的肉體外,有肉眼可見的氣血化成地氤氳光芒在波動。

搬血境中期?

這才多久,又突破了。

真不愧是天階武魂的宿主,得虧天陰妖體的血脈沉睡,否則兩兩相扶,他能原地起飛不可。

老黑狗嘆息,生火、烤肉。

李清瑤乃是點燃神火的高手,即使是重傷狀態,她溢出的氣息,也威懾着附近的生靈,

這一點,讓它非常放心。

因為至少晚上睡覺不用擔心被敵人,活着蠻獸偷襲、抹了脖子,平白丟掉性命。

「轟…」

在老黑晃神的片刻,劉鐵柱再次突破,衝天而起的巨大血氣支柱,將他頂着的巨石撞碎。

搬血境大成,氣血外放。

我的天。

這才幾個時辰,把人家幾十年,甚至一生的路給一路橫推了。

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

他是妖孽吧?

老黑盤身在火堆旁休息,天才是他的事,而我再這樣下去,就真的會死掉。

它嘆息一聲,目光隨着劉鐵柱遊動,年輕真好,朝氣蓬勃呀!

劉鐵柱興奮無比,許是正式踏入修鍊的緣故,激動得氣血沸騰,在荒野行進時,遇到山石、草木都是一股腦撞過去,看着它們粉碎,心裏那種得意更甚。

「吼…」

得意忘形。

他沒發現自己遠離了棲身的地方,來到一處山坳的洞穴附近。

洞內沉睡的蠻獸被驚醒,在黑暗中直接一巴掌抽了出來,獸爪還帶着腥臭味,讓人聞着就想吐。

「碰…」

劉鐵柱沒有戰鬥經驗,而且事發突然,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被打的猝不及防。

他如同一枚炮彈激射而去,撞碎山石古木,將地面犁出一道深深地溝壑。

阿西吧!

這是什麼玩意?

柔和地月光下,一道巨大地身影從陰暗處起來,那身高已經達到旁邊樹的一半。

熊?

這麼大,從小吃得激素拌地溝油吧?

我去,這不得有十來米?

奧特曼,快來呀!這裡有怪獸啊!

劉鐵柱當即轉身跑路。

不得不說,這貨腦子不怎麼靈光,但逃跑地速度真不是蓋的,一溜煙已經竄出去幾十米。

「吼…」

後方,那隻巨熊動了。

它速度飛快,完全沒有身形巨大而產生笨拙的樣子,呼吸間已經拉進距離,四肢每次落下,都能讓山石崩裂,地面凹陷。

一巴掌落下。

蠻橫地力量帶出無形的氣力,發出刺耳的破風尖嘯。

「阿西吧!你當我好欺負是么?」

劉鐵柱還待閃躲,餘光卻發現那隻巨熊掌風拍出以後,整個直接跳起來,就像是一塊板磚衝擊、砸落。

他一咬牙,一發狠,當即仰頭咆哮:「老黑,女神仙,救命啊!」

這破鑼嗓子穿透力極強,遠處地老黑狗聽見了,可距離太遠,它根本來不及救援。

總的來說,這個舉動除了讓巨熊以為這是在進一次挑釁之外,沒有任何軟用。

生死關頭。

劉鐵柱只能被迫反擊,聚集氣血力量,一拳朝上,迎着巨熊砸了過去。

「碰…」

下一秒。

巨熊被拳頭擊中,波動的氣血神光下,有比之它還狂暴地蠻力衝出,打得它身子對摺成一坨,砸在亂石堆中,鮮血飛揚。

喲!

我這麼強的?

劉鐵柱看看自己的拳頭,目光從懼怕變成躍躍欲試。

小爺以前在地球,為了生活,朝九晚五成天當慫包,心中就想着家人溫飽。

從前幾十年的人生已經過去,既然穿越至此,該無牽無掛,是時候硬氣一回了。

「轟…」

一念之此,心境空靈。

他感覺到氣血沸騰,有道阻隔自己的東西,就這樣暢通無阻的破開了。

搬血境圓滿。

此刻劉鐵柱外的氣血化作海洋,圍繞着周身形成波動的神環。

卧操!?

老黑狗趕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心態直接炸裂了。

又突破了!

這才幾個時辰,他就從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勢如破竹的修至搬血境圓滿,看這勢頭進入搬血境極境也不遠了。

就算是天階武魂,這種進度的突破,也太誇張了吧?

有這種輔助,簡直就是作弊,都如此了還走什麼修行過程,直接讓他成仙不就好了?

開局無敵啊大佬!

「吟…」

突兀間,一道黑影自天空極速俯衝而下。

老黑目光如炬,早就看清那是一隻黑鷹,相當於人類修士搬血境大成的階段,加之飛行的能力,能碾壓圓滿期,甚至輕鬆抹殺。

他沒有幫忙的想法,而是繼續在陰暗出注視,就是想看看,光靠淬體功法,沒有攻擊手段,以如此妖孽的天資,能不能自行解決這隻猛禽。

「呼…」

對面,劉鐵柱果然不出老黑所料,被黑鷹打得手忙腳亂,身上已經傷痕纍纍,鮮血染紅了他赤條條的物件。

但幾番爭鬥後,劉鐵柱尋到了機會,撿起地上的石頭,朝那剛抓破他屁股的黑鷹砸去。

那石頭在變態地蠻力推動下,劃破長空時,竟然被空氣摩擦得通紅髮熱,就像是一顆流星逆空而起。

黑鷹藉著優勢驚險躲過,尖嘯着再次俯衝下來,想要一擊抓碎劉鐵柱的腦袋。

「碰…」

同一時間。

劉鐵柱卻一腳踏擊在地面,整個人藉助反衝力騰空而起,迎着天空中的黑鷹一拳砸了過去。

沒有攻擊手法,花里胡哨這個時候顯得很蒼白,那不如直接莽,看誰八字硬。

啪!

這次劉鐵柱賭對了。

黑鷹沒想到他會反其道而行,被驚得亂了陣腳,想要升空閃避已經來不及。

那血氣包裹下地拳頭,彷彿無堅不摧的鐵鎚,砸斷了它的爪子,勢如破竹地轟中腹部。

噗!

劉鐵柱蠻橫的力量直接將黑鷹的身子打了對穿,鮮血在長空中飛揚,重創讓它失去了平衡,墜落地面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就沒了生息。

唔?

老黑狗某種光芒聚攏,仿若有畫面在倒轉,那是劉鐵柱擊殺時的場景。

離地百尺,懸在半空,沒有任何着力點都能一拳打穿同級別的蠻獸身軀。

他單臂揮動的力量至少達到五至七萬斤,在同階的人類修士里,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堪比普通的純血生靈幼崽。

若是劉鐵柱踏入搬血境極境,單臂十萬斤的巨力,對比純血生靈幼崽行列,也是佼佼者中地頂尖存在。

「不要惹我,否則通通宰掉。」

劉鐵柱從空中落下,幼小的身軀沾染着血液,有他的也有兩隻蠻獸的,聽着山林中此起彼伏的獸吼聲,揮動**的拳頭,惡狠狠說道。

只是,他現在的狀態,真的太小,說話都是奶聲奶氣,讓人聽着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