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切黑陰鬱大佬寵壞了他的小祖宗
白切黑陰鬱大佬寵壞了他的小祖宗 連載中

白切黑陰鬱大佬寵壞了他的小祖宗

來源:google 作者:月落西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欽 江甯 現代言情

分裂擰巴大總裁VS毒舌冷艷攝影師江甯覺得,她失憶前可能作了大孽才會攤上唐欽這隻哈士奇【青梅竹馬小劇場】少年唐欽發了一條朋友圈:賤賣青梅一百斤,給錢就賣![附圖:胖乎乎的少女江甯正在放飛他的寵物鳥]死黨評論:只要五十斤賣不賣?唐欽:不收冥幣,謝謝展開

《白切黑陰鬱大佬寵壞了他的小祖宗》章節試讀:

江甯輕咳,「他看上去很深情。」

或許他也察覺到自己的反覆無常,所以才消失那麼多天。

可她沒料到,他一回來就出猛招下她的臉面。

慕筱璇擊掌後攤手,「完了,這絕對是你的錯覺,是天大的誤會,你們本來就是有仇啊!」

「事後諸葛亮,之前怎麼隻字不提?」

江甯忍不住吐槽,喝口酒想降降火氣,反而更氣悶了。

慕筱璇半趴在酒桌上收斂了笑意,「我想說的,但是唐二世威脅我。」

江甯眼神慵懶了幾分,「所以你眼睜睜的看着我把自己賣了?」

慕筱璇尬笑,「唐家慧眼識珠,咱也不虧啊!」

江甯想起領結婚證後唐欽在她身上瘋狂的十個夜晚,微微眯眼,「你不虧,虧的是我。」

慕筱璇八卦的表情,跟綜藝上那個梳着丸子頭、愛說愛笑會接梗的活力主持人判若兩人。

「我忽然想起來,當年唐二世可是揚言終有一日要讓你血淚橫飛的,你倆結婚後……嗯?」

江甯嗆咳了幾聲,沒接話,緩過勁兒後若無其事的拿手機給她發了張圖片。

慕筱璇點開一看,炸毛了。

「woc!景晟這狗男人,一面以我的頭號追求者自居,一面跟別的女人玩裸拍?」

江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又垂眸,「我覺得那款腕錶好像在哪裡見過,沒想到你一眼就認出來了。」

照片是她在酒店套房給小花旦拍的,但她沒拍到臉。

半副三點式的姣好身軀,伸出手,想要觸碰鏡面衣櫃里那隻夾着香煙戴着名貴腕錶的手。

從照片的角度和距離看,不排除是女人自拍的。

「這還用說?那廝買這款表後發朋友圈時照例艾特我,我想認不出都難。」

江甯喝了口酒,漫不經心的開口,「你不是很煩他嗎?有圖有證據,正好劃清界限。」

來吧,拆散一對是一對,她們永不分離。

慕筱璇眼珠子滴溜溜,分明在計較着什麼,「改天我再找他掰扯。」

她像鐵了心要陪江甯尋歡作樂,招了個奶油小生陪唱。

奶油小生進門時,身後還跟着一個高大的男人,說是今晚陪唱買一送一。

那男人雖說是陪唱,卻穿着灰色西服,戴着慕筱璇同款的白色帽子和粉色口罩。

慕筱璇職業敏感,肅穆盯着他,「遮得嚴嚴實實的來陪唱?」

江甯看出她認識這男人,默不作聲。

男人沒出聲,呆愣的看着她像是在確定自己是不是被認出來了。

慕筱璇觸不及防的起身扒下他的口罩,露出一張白白凈凈營養過剩的臉。

「景晟,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有做牛郎的潛力呢?」

江甯察覺奶油小生尷尬,讓他離開包廂。

景晟摘下帽子氣悶的看着慕筱璇,「你敢招,我就敢做。」

她立馬把剛才那張照片亮出來,「難怪你連陪唱都只能做贈品,自己看看。」

景晟臉色大變,「這不是我!」

慕筱璇冷笑,「別以為姑奶奶不識貨,這款騷包的名表整個岳城能有幾隻?」

他瞥了眼江甯,艱難開口,「我送人了。」

江甯挑眉喝了口酒。

反正表已經在她身上,他空口無憑。

慕筱璇提起包包就要走人,「你說什麼老娘都不會信。甯甯,我先走了,改天再陪你玩。」

剛才是姑奶奶,現在是老娘,吵個架直接年輕了一個輩分。

江甯莞爾,起身,「氣頭上就別開車了,我送你。」

景晟在門口拉住慕筱璇,「我沒撒謊,真的送人了,不信你過來。」

他推開斜對面的包廂門。

江甯看見唐欽,愣了一下,隨即當做沒看見。

唐欽倒是放下酒杯,落在她身上的眼神柔得像是春雨潤化焦土。

景晟進去提起一個男人的胳膊露出同款腕錶,「筱筱,你看,齊寒鈺戴着。」

江甯頗為驚訝。

這麼貴的表,沒想到他一次買兩隻。

更沒想到,唐欽會願意跟人撞表。

慕筱璇落在齊寒鈺身上的目光極盡嘲弄,「所以你是說,跟女人玩裸拍的人是他?」

江甯眸光掃過唐欽,見他眼神玩味,也很淡然的轉向齊寒鈺。

齊寒鈺身上有一股冷鷙的氣場,誰都別惹我的那種。

聽見慕筱璇的話又看見景晟眼底的求助後,他瞥了眼事不關己的唐欽,足足靜默了五秒才應了一聲:「是我。」

慕筱璇大怒,「你放屁!你會玩女人還軟禁唔……」

景晟陡然捂住她的嘴唇。

江甯眸光一冷,條件反射的捏住他的手腕,「放手!」

餘光發現唐欽在景晟動手前噌的一下站起身。

景晟七尺男兒,竟被她捏痛到臉色泛白,「別別別,要斷了要斷了。」

慕筱璇又趁機開罵,「萬花叢中過,連綠葉都不放過,齊寒鈺你當心祖墳被唔……」

景晟忍着痛單手阻撓她,「別說了姑奶奶。」

唐欽默不作聲的上前,一根根掰開江甯的手指,順勢把她的小拳頭裹在掌心裏。

景晟半拖半抱的把慕筱璇帶走了。

江甯皺眉看着,覺得她情緒失控得很不正常。

齊寒鈺邊走邊打電話,「把那女人的車給我砸了!」

「等等。」

江甯想追上去,卻脫不開身。

唐欽一直握着她的手,語氣滿不在乎,「沒用的,他不出了這口氣,只怕會有更大動作。」

江甯吸氣,紅唇輕啟,「筱筱的車不便宜,又是她辛苦掙來的,不像你們換車就像換女人一樣。」

唐欽眼底閃過無奈,拉着她往反方向走。

「別擔心,沒多大事。」

「唐欽!」

江甯心頭冒火,用力甩他的手,還是沒甩開。

唐欽眸光暗了暗,一用力就把她拖進她們之前的包廂,火燒火燎的將她抵在牆上,連門都顧不上關。

「好幾天不見了,這裡氣氛不錯,有心情關心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不如來出出汗?」

他低沉的嗓音帶着蠱惑,火熱的胸膛剛壓上去又狼狽的往後退了退,低眸打量她的臉色。

江甯眸子清冷,舉止不乏抗拒。

「無關緊要?唐總,你知道普通工薪族要打工多久才買得起一輛車么?」

唐欽把她兩隻手禁錮在她後腰,另一手拿出手機發了條語音消息,「只准砸玻璃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