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白蕎香和梁家莊的女人們
白蕎香和梁家莊的女人們 連載中

白蕎香和梁家莊的女人們

來源:google 作者:葉知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梁鋒 白蕎香

她們,為何會成為留守的人?九十年代到本世紀初的時代背景下,整個社會日新月異,遠離城市喧囂的梁家莊的人們經歷了什麼樣的變化呢?丈夫梁鋒常年在外,白蕎香嫁到梁家莊後如何經營自己的家庭?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外出務工,越來越多的人成為留守婦女,她們,在時代的洪流中,向陽而生......展開

《白蕎香和梁家莊的女人們》章節試讀:

蕎香聽見婆婆這樣說,放下了筷子。

「怎麼,還說不得你了,這就給人臉色看呢?」申紅玉有點生氣了。

「哎呀呀,娘們兒幾個說啥呢,這麼熱鬧?」還沒有看到人,就聽到巷子里一個女人大聲問。過了一會兒,門口進來一個看起來微胖,比蕎香婆婆稍微年輕的女人。這女人是梁鋒二爸梁二福的老婆仇彩彩。

「二嬢,快來吃飯…..」艷妮熱情地打着招呼。

「你們剛說啥呢?蕎香怎麼了呢?」

「沒事,二嬢。這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容易乏,總想吃點有味道重的東西。」蕎香勉強笑了笑,對二嬢說。

「哦。這恐怕是有好事了。」仇彩彩看了眼自己的大嫂申紅玉,又轉向蕎香,輕聲問道:「你這個月身上來了沒有?」

蕎香聽她這麼一問,才想起來這個月月事一直沒來,以前總是時來時不來的,自己也沒當回事。

二嬢仇彩彩見她不說話就知道沒有,拉過申紅玉,走到旁邊,低聲笑說:「嫂子,你也太大意了,這孩子沒生養的經驗,娃娃家懂啥,你也不提點一下。」

申紅玉臊得紅了臉說:「我正月里還在靈高廟婆婆跟前許了願的,但我也沒想到這麼快就懷上了。」

仇彩彩:「看她後面肚子起不起來,你還是多上點心吧。」

「知道了,知道了。」

兩人嘀咕了一陣,才過來。蕎香看她二人的神情,就知道剛說的是自己,婆婆上揚的嘴角已經給了她答案。

「蕎香,你二嬢說你恐怕有了。」申紅玉笑着說。

「哦!」不知怎麼,蕎香的臉通紅了,還有點發燙。

「你們的刀豆籽兒還有剩的嗎?有的話給我轉一點,我過幾天給你們拿點苞谷籽兒。」仇彩彩說了這半天話,才想起來自己來的目的。

艷妮聽見她這樣問,自己不敢做主,看向自己的婆婆。申紅玉指了指大門的門框,說:「剩下的我剛放在大門門框上了,你去拿一下。」

艷妮踮起腳尖,伸手取下來一個紙包,打開一看,果然是。重新包起來,遞給仇彩彩:「我們都種好了,這些二嬢拿去用吧。」

仇彩彩拿了刀豆籽兒,和申紅玉拉扯了一陣家常,才走了。

清明過後,又下了幾場雨。雨後一次比一次暖和了,莊稼長得快,草也長得快。

除草,施肥,放水,頭遍鋤洋芋,娘兒們幾個忙得也沒什麼空閑的時間。水地基本上就是蕎香和艷妮在打理。

梁鑰照常上學,有時間也幫着做一些田裡的活。

山上的旱地也種了洋芋,比河壩的水地里種的洋芋要遲一段時間,因為氣候不一樣。申紅玉原本打算今年娶了新媳婦,家裡添了人,自己就可以不用上山了。種種水地的莊稼,照看一下孫子,也就夠她忙活了。但上次聽了仇彩彩的話後,就多了一分心,沒敢多使喚蕎香,等後面幾個月情況穩定了再讓她上山。

果然,蕎香後來害喜,動不動就吐得一塌糊塗。

立夏後,她開始覺得自己的褲子腰上勒得慌。

「艷妮,這可咋辦?」她捨不得花錢割布去做新褲子。如果做條寬大的褲子,太寬大了現在穿着要掉,不夠寬大的話等將來縣懷了又穿不了幾天。

艷妮當時肚子大的時候,直接穿的梁銳的褲子。

蕎香覺得不行,梁鋒雖然還有一條舊褲子在家裡,但他回來了還要換洗呢。何況,梁鋒那麼高,他的褲子怕是太長了。

蕎香發愁地在屋裡走來走去,忽然在窗前瞥見婆婆放針線的竹籃里有半截鬆緊帶,一拍手:「有了!」

興沖沖地跑過去,給婆婆說了一聲,蕎香就拿着剪刀、鬆緊帶、針線進了自己的屋子。

她的褲子是側面扣扣子的,她小心地拆下扣子,縫上了鬆緊帶,穿上一試,果然不勒了,心裏不禁自得。想來這個辦法也許可以一直用,本來褲子寬大,怎麼著也能穿到五六月份的時候;到時實在不行,就做一條肥大的褲子。

把針線、剪刀放回去後,蕎香又來到艷妮屋裡,「怎麼樣?」

艷妮正在給孩子做鞋子,抬頭一看,失笑道:「嫂子,你可真是聰明,我懷了兩次都沒有想到這個辦法。不要說我了,在咱們整個梁家莊,我都沒見過用這種辦法的人。」

蕎香聽她這麼一說,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便把得意收了收。

兩人正說笑,忽然聽見正在院子里玩的兩個孩子開心地喊起來了。兩人出去一看,院子里站着高高的一個男人,鬍子拉碴的,手裡提着尼龍袋子,微笑着盯着蕎香,不是梁鋒又是誰?

蕎香看到他的瞬間,便覺得眼眶熱熱的,想去牽他的手,看見婆婆也走了出來,就猛地又縮回了手。

申紅玉雖看見了,只當作沒瞧見,接過兒子手中的東西,笑着說:「鋒鋒回來了,蕎香怎麼不接住?」

艷妮聽了這話,便說:「娘,你又忘了嫂子現在的身子了?」

梁鋒聽她這樣說,雙手抓住蕎香的胳膊,左看看右看看,疑惑地說:「蕎香,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蕎香抿嘴笑着沒有說話。

梁鋒繼續說:「我怎麼感覺你胖了點……」

大斌蹦蹦跳跳地過來抱住蕎香的腿,「大伯,大媽要給我生小弟弟了!」

「去去去,小孩子家亂說什麼呢!」申紅玉扯過孫子,呵斥道。

艷妮心下疑惑:我可沒有向孩子說過這樣的話。看見蕎香看自己,艷妮搖了搖頭。蕎香便知生小弟弟這話定是婆婆說的時候被大斌聽了去,否則一個小娃娃怎麼會特意說這個?怎麼不說生妹妹呢?

蕎香心裏正胡思亂想,梁鋒卻高興地說:「那真是太好了!」

梁鋒從衣服兜里拿出來一把水果糖,花花綠綠的,塞給兩個侄兒,又給蕎香幾顆:「你也嘗嘗。」

蕎香笑着說:「我又不是小孩子。」她只吃了一顆,剩下的便都給了艷妮,讓她給兩個孩存着改天吃。

等梁老爹從山上回來,全家人吃過晚飯,天也黑盡了。加上樑鋒回來路途遙遠,確實乏了,大家都早早地睡下了。

梁鋒看見蕎香褲子上的鬆緊,笑說:「你的心思也太巧了。」

蕎香嗔了他一眼:「還不是怪你……」

梁鋒從褲兜里掏出來一個小布包,是縫住的。蕎香看見心裏一緊,裝作隨意地問道:「是誰縫的呀?」梁鋒拍了拍她的腦袋:「想什麼呢?你看看這針腳…..」

蕎香湊到燈下一看,歪歪扭扭,長短不一,一看就明白是梁鋒自己縫的。這也是難為這個大老爺們兒了。

梁鋒下炕找來了剪刀,拆開後,裏面整整齊齊疊放着一沓10元面值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