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連載中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椰子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凌 芒果椰子猴

男主:「看來皇后瘋的不輕」司凌:「啊對對對,快把我廢了發配冷宮」男二:「你很像我一位故人」司凌:「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病嬌反派:「既然你殺了她,那你就去給她陪葬吧」司凌:「感謝親的傾情助力,任務進度剛滿,我這就自盡!記得要給五星好評哦~」……時管局金牌員工司凌,座右銘有且不僅包括如下內容:①男人只會影響我沙雕的速度,只要我做鬼足夠變態,就不會有無腦npc愛上我!②男神皆是紙片人,不愛紙片我成神!③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系統:「……」又是想被主機銷毀的一天(本文創作靈感來自於《快穿:虐文女主好像有那個大病》,都是沙雕文,這瓜不沙不要錢)展開

《擺爛一時爽,一直擺爛一直爽》章節試讀:

宮中人人皆知,新帝不愛轎輦,在宮中時常騎馬。是因少時於轎輦上無處可逃,險些被刺客殺死。

也是那件事後,先帝月余便殯天。新帝繼位,改國號為昌隆,大國師司凡救駕有功,新帝賜永居宮中摘星台。

而天啟自建國起,便有大國師一職。從一開始為帝王研製長生藥的丹房,到如今掌管着天文曆法、占卜凶吉、禮儀教化等諸多重任的關鍵機構,期間不過三百年。

大國師地位崇高,深受百姓愛戴。與天啟歷代君王只管帝王恩澤,向下放權,卻從不加以制約,有着莫大幹系。

蕭言翊冷笑。

呵,愚蠢。

當年先帝斥巨力建造摘星台,早已惹得民怨沸騰,臨死前倒是把這地方建的七七八八。他即位後順水推舟,把這地方丟給了司凡,也方便監視。

他看大國師不順眼已經很久了。

尤其這個人還姓司。

此刻在馬背上快被顛吐的司凌,老遠就看見個一身絢麗紫的騷包在前頭翹首以盼。

司凌木着臉,她覺得自己還能再吐會兒。

絢麗紫身姿挺拔,樣貌不俗。只可惜司凌天生臉盲,只能感受到對方一身「我命油我不油天」的二哈氣質,頓時不忍卒讀。

「矮油~小翊翊,怎麼又是這副吃了麻沸散的面癱表情?笑一下多好嘛~」

下馬的蕭言翊一張冷臉微微有些抽動。

絢麗紫還想撲上前販劍,被蕭言翊側身閃過。沒想到絢麗紫身法了得,一個迴旋就站穩了。

喲,司凌挑眉,這小腰還挺有勁兒。

「摘星台寶劍寒霜,大國師可否借朕一用。」

蕭言翊話音還沒落,司凌嘴上沒個把門,一下就喊出了心裏話。

「他就是大國師?!」

蒼了天了,現在做國師門檻都這麼低了嗎?小說里的國師不都是童顏鶴髮的帥老頭,或者年紀輕輕就一臉悲憫看破紅塵俗世的大帥哥嗎?

司凌還以為這位姐妹是來領他們見大國師的!

「哼╭(╯^╰)╮,凌凌醬講話好冷漠,本尊怎麼就不能是大國師了呢?你冷宮裡計時用的應天晷,還是本尊當年監造的呢~」

司凡眼波流轉拉絲,一米八九的大高個杵在一米六五的司凌面前撒嬌。

九敏,司凌真的制烯了,這姐妹說話怎麼還能自帶顏文字?

一旁早踏出制烯圈的蕭言翊忽而涼涼道:「你的寶貝應天晷,早被她拿來做烤盤了。」

「真的嗎!」司凡肉眼可見的高興起來,「要不是欽天監那幫老東西攔着,本尊也早想試試用應天晷烤肉了!」

司凌眼神忽然一亮,完全沒意識到蕭言翊話中有話,轉頭握住司凡的手,誠懇道:

「國師!你那石頭盤子拿來烤肉真心好用,石頭這個厚度怎麼燒都不裂,還能讓烤肉均勻受熱!說真的,你有沒有考慮改行做廚具?咱倆一起創業,爭取把產品做大做強,開他一個全國連鎖,共建偉大商業帝國!」

蕭言翊:「……」她都不會關心一下自己終日被人監視的現狀嗎?

被隔離在激情創業二人組外的蕭言翊垂眸,掩去思緒。

司家嫡長女,司氏家主司黎的掌上明珠。她到底是真傻,還是和兄長司凡一樣善於偽裝?

當年先帝駕崩,上任國師順應天時隱退。尚為稚子的司家嫡長子司凡,被所謂天意選中,自此隔絕凡塵俗世,成為新任天啟國師。

所有人都當天啟大國師有呼風喚雨之能,縱使舉止顛倒,但依然神聖不可侵犯。

蕭言翊卻親眼見過對方將生人祭入血池,又將滿池沸騰血水,化為澄澈天泉聖水。

……

創業計劃暫告一段落的司凡花蝴蝶一般,翩翩飛到入神的蕭言翊面前。

「小翊翊,小翊翊?想什麼呢,這麼入神,不是說要拿寒霜。」

對啊,寒霜,還有她那狗屁的葵花劍法!

司凌頓時感覺創業沒用了,人生無趣了,吃多少烤肉也不香了。

系統,你欠我的拿什麼還!

【系統提示:當前記憶修復進度——56%。】

摘星台內設計獨特,處處都是樓梯。司凌走在最為宏偉的旋轉樓梯上,感覺自己像個快飛起來的陀螺。

這大國師這麼抗暈,不去做宇航員真是委屈他了!司凌怨念的小眼神緊緊鎖住司凡的背影。

大國師司凡,兼原女主血緣上的親生兄長,此刻好似對這些渾無所覺,興緻勃勃介紹着蕭言翊口中的寒霜。

「傳聞寒霜乃是霜雪之神青女的法器,劍身輕薄柔韌,翊翊佩劍多為重器,怎麼忽然想起來要拿寒霜?

蕭言翊輕笑一聲,「自然是為了想為的人。」

怪,好怪?!

這一話乍一聽像情話,唯有當事人司凌被驚起一身雞皮疙瘩。

男主,你這不是為了我,你這是想宰了我。

司凌爬樓梯的速度忽然悄悄慢下來。

快了,就快了!勝利就在眼前,她一會兒只要再「不小心」滾下去,把腳崴傷就可以逃過一劫了!

司凌緊緊閉上眼。

很好,就是現在!

「呃啊!」

咦?樓梯會這麼軟嗎?

司凌微微把眼張開一條縫,迎面就是男主笑眯眯的一張玉面佛臉。

「司嬪怎麼這麼不小心?」

司凌:「……」

〈——呵,現在知道用公主抱了?之前怎麼敢一掌接住你爹腦殼?啊!〉

〈——看見人家哥哥在這兒心虛了吧!崽種!快放你爹下來!〉

蕭言翊聽着這些,面上笑容愈發燦爛。連前頭自顧自說得開心的司凡都不由得停下來,言笑晏晏的誇了一句:

「你們小夫妻感情可真好啊。」

「呵呵,大國師眼神兒可真好啊。」

〈——應該趕快去配一副老花鏡!〉

司凌嘴上親兄弟,心裏罵他娘。從蕭言翊懷裡僵硬的挪開自己,還賊心不死的想再嘗試一次華麗挑戰,果然又被蕭言翊輕鬆接住。

領路的司凡當即合掌,語氣微妙道:「啊,雖然你們感情真的很好,但是再摔下去,我們就真的沒有時間了。」

直到看到寒霜,司凌的內心還是拒絕的。

這他媽真的是柔韌輕薄的女子軟劍?這他媽吊在屋頂上比250個她加起來還大得多的天花板裝飾物是寒霜?!

司凌當即嗝兒一下暈過去了。

蕭言翊正在看劍,一旁司凡忙把人撈住,二話不說就開始掐司凌人中。

司凌歇逼了,劍還得是你劍!

迎着悠悠轉醒的司凌核善鈾愛的目光,司凡笑眯眯地解釋。

「我們頭上這只是個裝飾用的復刻品,真正的寒霜就藏在劍身當中。」

司凌:「……」她可以擺爛嗎?

【系統提示:當前記憶修復進度——60%。】

毀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