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霸道首席欺上身
霸道首席欺上身 連載中

霸道首席欺上身

來源:google 作者:程許諾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樂柒 懸疑驚悚 林哲宇

在安若萱痛苦的童年記憶之中,那個溫暖的男孩子曾是她唯一的依靠,可他最後走了……從此她開始眷戀溫暖的感覺,只要有人能給她,她願意為之付出一切一個霸道囂張,設計她的男人突然出現,將前男友是個騙子的現實,血淋淋地展示在她的面前一場無休無止的羈絆,也就此拉開序幕假扮別人生活,以一個陌生人的身份進入到一個陌生的世界,這本身就是一個陰謀可是這個陰謀的背後,卻有着另一個更大的陰謀……等到恍然大悟時,她已被捲入了其中,想要脫身,卻為時已晚……明明已經暗生情愫的真情人,能不能按耐住自己的感情,在這個險象叢生的局中走到最後?這世界上最難過的事情,是我愛你卻不能說出口;最痛苦的事情是,明知道我們兩情相悅,卻還是不得不選擇放棄……但是,無論如何,如果你還愛着我,我就會找回你,無論天涯海角……展開

《霸道首席欺上身》章節試讀:

  在安若萱極度的震驚之下,林哲宇身邊的女人也跟着笑了起來,她裝模作樣的打了林哲宇一下,嗔怪道:「哲宇,你怎麼能這樣跟人家說話呢,畢竟我身上的這些衣服和包包,都是人家辛辛苦苦掙來的呢,我們還得好好感謝人家呢。」

  林哲宇聞言摟了摟身邊滿臉幸災樂禍的女人,甜言蜜語的哄着:「寶貝兒說的是。」

  說完之後,他抬起頭來又戲謔的看了安若萱一眼,「你看到了?她叫楊美麗,是我的真愛,我最愛的女人。而你,不過是我利用的一個玩物罷了,勸你一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一年的時間裏,我也受夠了。」

  安若萱努力的消化着林哲宇說的話,她努力把眼淚逼了回去,她是個重感情的人,眼前的男人怎麼也是跟她相處了一年感情的人,心裏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個渣男,可是她仍然忍不住要給這個男人一次機會,最後一次,也是讓自己看清楚這個男人的面目!

  安若萱咬咬唇,顫抖着聲音,一字一句的問道:「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沒有騙我?哲宇,你一定是有什麼苦衷對嗎?這個女人,是你找來一起騙我的,是你花錢雇來的對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告訴我,我們可以一起挺過去的,你相信我!」

  林哲宇見安若萱仍然不死心,不禁好笑,他當著許多人的面指着安若萱毫不留情的嘲笑:「見過蠢的人,還沒有見過你這樣蠢的人,你真的是愚蠢透了,我還從來沒有遇見過你這麼蠢的人,你是第一個!真是太好笑了,你以為這是在拍電視劇嗎?還是在哪一部的言情小說里?還什麼苦衷,真是搞笑。」

  林哲宇絲毫不覺得愧疚,她滿臉嘲弄的看着安若萱明顯自欺欺人的表情,見安若萱還不相信,他所幸一把摟過身邊的女人,在她唇瓣上狠狠地親了下去,甚至當著安若萱的面來了一場激情的濕吻,嘴下吻着那個女人,眼睛卻一直在嘲笑的看着安若萱,彷彿在說,現在你還不相信么?蠢女人!

  安若萱滿臉通紅,不知是被氣的多,還是覺得難堪多,或者是傷心?她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瞎了,一年多的時間,她竟然都不知道身邊的男人竟然是這樣一個無情無義不知廉恥的渣男!甚至到了現在還在為他找理由,想要選擇相信他,以為他真的有什麼苦衷!

  林哲宇有一句話沒有說錯,她真是最愚蠢的女人了,愚蠢至極!

  安若萱又傷心又憤怒,她絕對不讓自己在這對狗男女面前流下淚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秀恩愛,她開口諷刺道:「我的確是蠢,不過好在我的蠢還有葯可救,而某些沒有良知沒有底線的人,卻是無藥可救!以前是我瞎了眼睛,居然被你騙得團團轉,不過你聽說過一句話沒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還有一句是風水輪流轉,你這樣的惡人,早晚都會得到報應的!」

  看着林哲宇明顯鐵青的臉色,安若萱繼續罵道:「那些錢我也不在乎,就當是餵了你們這兩條可憐的寄生蟲!」

  「安若萱,你!」林哲宇的臉色變了變,有幾分憤怒,然而話還沒有說完,就先被打斷。

  「我什麼我?既然你無情,日後再相見的時候,也別怪我無意了,希望你能記住你的所作所為!」安若萱咬牙切齒說的堅定,眉眼間充滿了銳利的色彩。

  楊美麗嗤笑了一聲,昂高了腦海,居高臨下般看着她,「喲,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現在你什麼都沒有了,連哲宇也不要你了,還能指望什麼呢?這些話,也只能安慰安慰你自己罷了。嘁,真是搞笑。」

  安若萱緊緊盯着這一男一女,突然一個揚手,給了林哲宇一巴掌。

  「這是你欠我的。」她恨恨開了口。

  林哲宇和楊美麗都沒有料到這樣子的變故,睜大了眼睛,當時就愣在了原地,兩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安若萱閉上雙眸,不願意再看這一男一女一眼,她攥着拳頭,收緊再收緊,然後終究還是鬆開了。

  「再見。」她一邊說著,一邊離開,「再也不見。」

  心臟那個位置像是狠狠被針扎了一般,生疼的很。她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心裏是何種情緒,更不知道該有什麼情緒。

  一連兩天,她都渾渾噩噩的,除了吃,就是睡,提不起精神干任何事情。

  晚上的時候,她剛躺在床上,就聽到鑰匙進鎖里的聲音,她恍惚睜開眼睛,只見房東氣勢洶洶地站定在她面前,然後不容分說便將她的行李給丟了出去。

  安若萱這時才想起這件事情來,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房東將鎖給換了,沒有再看她一眼就離開了。

  蜷縮着身子坐在門邊,東西狼藉地散落一地。她將頭埋進膝蓋間,這時才終於覺得委屈,眼淚如何都止不住。

  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事情,足以擊垮一個人。

  「我救你出來,可不是讓你被人如此欺負的。」

  頭頂上響起了有幾分熟悉的嗓音,安若萱沒有抬頭去看,卻隱隱察覺到了是誰。

  她吸了吸鼻子,倔強道:「不用你管。」

  冷羲宸蹲下身,抬起她的腦袋,逼迫她與他對視,「你就是以這樣的態度對你的恩人的嗎?」

  安若萱瞥開腦袋,沒有回答。

  冷羲宸收回手,站起身來,低頭看着她,道:「救你出來,不是無償的,這一點你應該清楚。」

  「嗯。」安若萱輕輕應了一聲,在那個時候,她就明白的,像冷羲宸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幫她呢?

  「那麼,現在就先收起你的這副沒出息的姿態,再聽我說。」冷羲宸一臉的嫌棄神情。

  安若萱咬了咬牙,果然收拾了收拾臉上的神情,抹乾凈眼淚,抬起通紅的雙眸,點點頭,「你說吧。」

  的確,她這副失態的樣子,最不能讓這個男人看到。

  冷羲宸對於安若萱的識實務十分滿意,挑了挑眉頭,「做我冷家的人。」

  「什麼?」安若萱下意識地就縮了縮身子,警惕起來,連忙搖頭,「我不要做你的情人。」

  冷羲宸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誰要你做我情人了?」

  「那是什麼意思?」聽到這話,安若萱緊繃的身子不覺輕鬆了幾分。

  「做我後媽……」冷羲宸說的雲淡風輕。

  「什麼?!」安若萱卻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開玩笑的。」冷羲宸聳了聳肩膀,顯然是故意逗弄她的。

  安若萱有幾分憤怒,「到底是要我做什麼?」

  冷羲宸並不急着回答,而是拿出一張照片,遞到她面前。

  安若萱疑惑地接過來,待看清楚的時候,眉眼間不禁染上了幾分驚訝。

  照片中是一個笑容璀璨的女子,穿着鵝黃色的連衣裙,長發飄飄,寧靜又美好。

  這本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唯獨這女人的臉,長得和她有八分相像。

  「她是誰?」安若萱皺了皺眉頭。

  冷羲宸慢悠悠地回答:「她就是你要做的人,我同父異母的親生妹妹,小九。」

  安若萱不敢相信,「這也可以冒充?」

  「只要我說能,就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冷羲宸收回照片,目光灼灼地盯着上面的人兒,「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也以為是小九沒有死,可是後來才發現,你們的性格,截然不同。」

  「如果被發現要怎麼辦?」這是安若萱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嚴重問題。

  冷羲宸卻是回答的堅定無比,「不會發生這種事情。DNA這類的小事情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會處理。你只需要做好冷家的公主,之後,我保證,你的一生錦衣玉食,再不會和牢房有任何關係。」

  安若萱沒有回答,低着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麼。

  冷羲宸察覺出她的猶豫,聲音裏面染上了幾分不耐煩,「你知道的,我能讓你不用坐牢,同樣也可以再次將你送進去!」

  聽到這話,安若萱的拳頭緊握,這個男人……

  可是顯然,這對她足夠受用。

  她的確,再也不想回到那個潮濕昏暗的監獄裏面了!

  終於,安若萱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見她答應,冷羲宸也不再說多餘的話,直接拉着她便離開這裡。

  「我帶你去沈安然那裡住,行李的事情我會派人處理。」冷羲宸一邊發動着車子,一邊開口道。

  「嗯。」安若萱應了一聲,卻在下一刻突然開口問道,「沈安然?就是那個大明星嗎?」

  冷羲宸沒有否認。

  安若萱咦了一聲,看來報紙八卦上關於這兩個人的緋聞並非是空穴來風啊。

  「我不去那裡。」她堅定地搖頭表示拒絕。

  她不想被狗仔拍到而以這樣一個姿態上了報紙,顯露在安家人的眼皮子底下,一定又會被覺得恥辱的。

  冷羲宸雖然覺得莫名奇妙,在安若萱再三的要求下,還是將車子朝一家五星級酒店駛去。

  開了房間之後沒多久,就有人敲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