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愛成癮:容少輕點寵
霸愛成癮:容少輕點寵 連載中

霸愛成癮:容少輕點寵

來源:google 作者:藍紫色的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律 現代言情 蘇落

在他心裏,她刁蠻任性,放蕩形骸在她心裏,他冷酷無情,嗜虐成性他說:蘇落,你真賤,賤的讓我恨不得蹂躪你,夜夜看你求饒喊痛他說:想死?死了我也把你挖出來鞭屍,讓你死不安寧!從此,她逃,他追,永不罷休……展開

《霸愛成癮:容少輕點寵》章節試讀:

靳天霖十分憐惜的看着她,家裡有聯姻的打算,對於蘇落的名聲和過往,本來他也是抵觸的。

可見了蘇落後,之前的想法都變了。

她和傳說中不一樣,是他喜歡的類型。

「你很好,比我想像中要好。」靳天霖大着膽子握住了蘇落的手。

他的手掌很溫暖,包裹着她的小手,給她安全可靠的感覺。

愛情,這輩子她都不奢求了,如果有人能給她安全感,給她一個安穩的家,她就已經知足了。

她這樣的人,還要奢求什麼呢?

蘇落和靳天霖聊得很開心,他很會照顧她的感受,總是撿她感興趣的事情說,漸漸的,她臉上的笑容多了起來。

踏青的地點是在郊外,一片青蔥碧綠的平坦的草坪上,點綴着一簇簇的野花,各種顏色的,很漂亮。

男人們都到一邊去扎帳篷了,蘇落獨自走在一片草坪上,過往的男男女女都看到了她,卻沒人搭理她。

她的名聲,讓她像瘟疫一樣,避之猶恐不及。

「呦,這不是蘇落嗎?怎麼不去找你的律哥哥啊?哎呦,瞧我這記性,容律不肯要你,為了甩掉你這個包袱,特意將你送進了精神病院。」

「嘻嘻,精神病院里的獃著的感覺不錯吧?嗯,小瘋子?」兩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走過來,兩句話沒說完,一個就開始動手推搡起蘇落來。

這兩個女生蘇落認識,和被她推下樓的陳敏是閨蜜,這是為陳敏出氣來了。

「啊……」被這麼粗魯的對待,蘇落也不敢還手,現在的她,的確膽小如鼠,一點兒事兒都不敢惹。

身後是個泥潭,蘇落被推的跌坐進去,衣裙染上了泥污,整個人狼狽不堪。

「不想獃著滾……」兩個女人還想更過分,身後傳來一聲咆哮,容律冷着臉站在不遠處。

欺負蘇落,是因為她沒人撐腰,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可面對容律,她們才不敢主動挑事。

只好灰溜溜的跑掉了。

「起來……」容律雖然嫌棄,但還是伸手給蘇落,準備拽她起來。

他的手剛伸出來,蘇落就嚇得向後一縮,再次跌坐在泥潭中,整個裙子都染上了泥污,臉上也濺上了泥點。

容律皺了皺眉頭,神色複雜的看着她。

「謝謝,我自己可以的。」蘇落白着臉,一眼都不敢看容律,哆嗦着站起來,趔趄的走出泥潭。

她穿着一件薄料的花裙,被泥水浸濕,若隱若現的風景顯現出來。

容律脫下自己的外套,遞過去:「穿上……」

他手伸過來的動作,令蘇落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記憶,渾身都緊繃著,情緒到了忍耐的極限,不受控制的抱着頭,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不要過來,別過來,不要,不要……啊……」

一邊尖叫,一邊蹲在地上,渾身篩糠般的顫抖着,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這樣激烈的反應出乎了容律的預料,他微微吃驚的看着蘇落。

旋即又想到了被推下樓,半身癱瘓的陳敏,眼神又冷了下來。

換了一種套路來吸引他的注意力?

哼,以為這樣的懲罰就算完了嗎?陳敏賠上的可是後半輩子的自由和快樂。

他的俊臉再次冷下來,將外套丟在蘇落身邊,大步離開。

蘇落抱着頭,哆嗦了好久,才緩和了情緒。

知道自己現在形容狼狽,從這裡到帳篷還有一段路要走,勢必會被其他人看到,到時候,譏諷,嘲笑也是在所難免。

可,容律的外套,她不想要,不敢要,甚至,看一眼都難受,心臟就似快要裂開一樣,痛苦難當。

好痛苦,誰來救救她?

「落落,落落……」一道焦急的男聲在她耳畔響起,就如久旱遇甘霖般,那麼動聽。

靳天霖焦急的看着蘇落,誰都能看出,蘇落此刻情緒不正常。

「是誰欺負你?我找她們算賬去?」靳天霖脫下自己的外套,將蘇落裹住,緊緊攬入懷中,輕輕撫摸着她的後背。

「別怕,我在呢,我在呢。」

他的聲音就似有安撫作用一般,奇蹟般的讓蘇落平復了情緒。

她軟軟的靠在靳天霖的懷裡,緩緩往帳篷那邊走去。

紮營的附近有個溫泉,靳天霖送她去泡了溫泉,洗去了全身的泥污,又送了她一件裙子。

「你怎麼隨身帶着女孩子的衣服?」蘇落情緒好多了,換上靳天霖送來的白色弔帶長裙,就地旋轉了一圈,臉上還浮現出了些許笑容。

「好看。」靳天霖眼底含笑,采了一束野花,編織成一個花冠,戴在了蘇落的頭上,「裙子是我妹妹的生日禮物,早就定做了,今天取回來的,沒來得及送出去。」

「這麼貴重的衣服,我還是不要穿了。」蘇落想將裙子脫下來,又想起自己沒帶換洗衣服,脫掉的話就只能穿內衣了。

「我再送她別的,這件你穿真合適。」靳天霖眼底閃爍着星光,笑容溫暖,熨貼着蘇落冰冷的心,讓她有種重回人間的感覺。

她喜歡這樣溫暖的靳天霖,雖然與愛無關。

穿了白色長裙,素顏的蘇落,墨發披肩,戴了花冠後,就像是花間精靈般,清純漂亮,仙氣逼人。

「好看,像仙女一樣。」靳天霖覺得自己更喜歡她了,情不自禁的靠近她,在她額上輕輕一吻。

蘇落嬌軀輕顫,睜開眼時,冷不丁看到一旁立着的容律,他的眼神中是那種濃濃的奚落和嘲諷,還有不加掩飾的厭惡和嫌棄。

心臟再次緊縮,蘇落臉色煞白,低聲說:「我去去洗手間。」

說著,匆匆往洗手間方向走去。

靳天霖也看到了一旁的容律,待蘇落離開後,他從一旁拿起容律的外套,徑直走過去。

「容少,你的外套。」

容律掃了一眼那件外套,臉上又浮現出那種俾睨天下的冷漠神情:「髒了,扔掉。」

「我喜歡蘇落,我們會結婚,請你不要再去打擾她,你給她的痛苦夠多了。」在容律離開之際,靳天霖對着他的背影說道。

容律身形一僵,唇畔勾出一抹嘲諷的笑:「那樣的賤人,也值得你喜歡?」

「我不許你這麼說她!」靳天霖氣憤的握起了拳頭,差一點就衝動的過去暴揍容律了。

靳家和容家相比,地位差了許多,來之前,他母親還讓他找機會多接觸容律,看能不能給家族爭取到什麼利益。

想到母親殷殷的目光,靳天霖咬了咬牙,終於沒有追上去出手。

容律冷笑着,到底是年輕,容易被美色所惑,那樣的女人,也值得認真嗎?

儘管這麼想,一絲隱怒還是在心裏漸漸蔓延開來。

女洗手間里,水龍頭裡的水淅淅瀝瀝的落下來,沖刷着蘇落滿是老繭的手,她盯着那水流出神。

身後忽的傳來關門的聲音。

蘇落急忙回頭,就看到容律正滿臉嘲諷的站在她身後。

《霸愛成癮:容少輕點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