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天戰神
傲天戰神 連載中

傲天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楊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明 楊銘

楊銘費盡千辛萬苦,拜入了太斗教,在這裡做了一名雜役弟子可是誰曾想,他竟然在十八歲的生日那天,被天雷劈了這還不算,在天雷出現前,楊銘還被一個掃帚給砸暈了過去天煞孤星外加掃把星,連楊銘自己都覺得夠嗆「難道我真是掃把星!我自己都被自己嚇哭了」劇情反轉,從此只能把師兄妹當爺爺奶奶的楊銘逆襲了,練神功探神妹,泡遍環宇不折腰展開

《傲天戰神》章節試讀:

「你竟然敢闖我妖媚石門?」

 石寇乃是一個高大俊俏的男子,一身紅衣,看上去不像是一個妖邪之士,而更像是一個翩翩公子。手中拿着一柄滴血彎刀,在周圍篝火之下,不是發出一陣陣火紅的光芒。

彎刀之上,在剎那間好像湧上了一股血紅色的火光,隨後火光蔓延,竟然從刀子之上衝出,足有兩尺。在石寇的身後,一頭虛幻的大象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芒。

「靈徒九層巔峰,氣血如象。」

楊銘暗驚異的看着石寇,氣血如象乃是靈徒的巔峰,實力強大,如同鬼神。在一定情況上可以說,乃是整個滄瀾國年輕弟子中的精英。

一頭大象的力量何等龐大,石寇俊俏的臉上帶着一絲慘白,一笑起來,邪異無比,他指着楊銘:「你可知道,我這妖媚石門從來就沒有逃出去過人。」

楊銘不答話,人活一世,如草木一秋,如是連自己最親近之人也無法保護,那還不如早早尋死。

哪怕敵人強大無匹,那又如何,他楊銘不怕,不懼,無憂!

楊銘將鐵掃帚一掃,紅色的掃帚條上竟然出現了無數猩紅色的血液,他爬扶到楊小奴身邊道:「小奴等一會兒,我拖住對方,你快逃,要不然只會連累少爺。」

楊銘故意做了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楊小奴深深看了楊銘一眼,而後點了點頭。

楊銘接下來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將小奴給自己的書信重又塞在了小奴懷中:「這封信,要好好保存,等我出去後要第一時間找我。」

小奴臉上的淚水一滴滴的滑落,楊銘輕輕地擦掉那些眼淚,敲了一下她的額頭」怕什麼。「

這一句說罷,楊銘就像是一頭髮怒的老虎一樣,猛地轉過身,而後吼叫一聲,身上竟然傳來了好像獅虎嘶吼的威壓。下一刻,楊銘雙腳踏地,手中拿着鐵掃帚高高飛起,對着楊小奴道;「就是現在。」

楊小奴嗯了一聲,而後快速就在眾人猝不防及之下,猛地從院子之中向外跑去。

剩餘幾個大漢,正想追擊,但是楊銘一揮鐵掃帚,一股洶湧澎湃的氣息,從他身上傳出,而後將那幾個大漢,重重的轟擊在地上。

不過石寇卻是有了動作,手掌一揮,那柄滴血彎刀就朝着楊銘斬殺而來。

楊銘將剩餘的幾人解決後,拿着鐵掃帚就朝着石寇打來,但是那團火焰卻是刷率先燒到了楊銘身上。

痛,撕心裂肺的痛。

楊銘將靈徒三重巔峰的元氣瘋狂注入鐵掃帚之中,但是對方的火焰實在太過厲害,將他這個人都包圍了起來,一股驚天的痛楚傳入腦海之中。

這種強大的感覺,讓人反抗不了。

就在楊銘好像以為自己被燒死了的時候,體內一股新生的力量慢慢的灌注到了的身體之中,

而後他身體內的氣血滾滾翻騰,竟然好像銀河一樣,滾動了起來,《掃地功》瘋狂運轉,拉扯着四周的元氣,整個天地都是一空。

就在下一刻,一股震天的聲響傳來,楊銘體內好像是放鞭炮一樣,傳來噼里啪啦的脆響,隨後一道如同虎嘯的吼聲升起,更是一團炙熱的焰火高高盤旋在頭頂不曾散去。

所有異象一消,楊銘頓時感覺自己的實力上漲了一個層次,氣勢隱隱的一變,繁華落盡,只剩下了安靜,他終於突破到了靈徒四重。

但就在楊銘發愣的瞬間,石寇已經是一巴掌甩了過來,楊銘瘋狂後退,但是仍然閃避不開,靈徒境界共分為九重,楊銘不過是剛剛進入靈徒四重,而石寇卻已經達到了靈徒層次的巔峰。

就在楊銘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石寇的妖媚石門之中突然生起了大火,楊銘一看這個機會瘋狂向外面逃竄,然而剛剛逃出去石門,就發現石寇竟然站立在他的前面,並且手裏面還提着一個女子。

正是楊小奴。

「少爺,都怪小奴沒有救不了你。」

楊銘知道那火就是小奴放的,小奴一定是為了讓他放心,故意逃出去,然後點燃這個妖媚石門再伺機救他。

「小奴,你好傻!」

楊銘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心中卻又一番感動出現,他可以為了小奴的安危闖這個魔窟,而小奴也會因為他,而將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

「你們兩個賤人,竟然敢燒我妖媚石門。」

石寇一怒,整個人的身上帶出了一股血色,濃郁的血氣將他籠罩,一把手抓着小奴的脖子,竟然想將小奴生生扭斷。

小奴面色潮紅,已經到了臨危之刻,但是卻是堅持着不發出一絲聲響,向著楊銘打眼色,示意楊銘逃跑。

但是楊銘怎麼會自己苟且偷生。

他大吼一聲,高高躍起,將手中的掃帚當成劍來使用,已經萌生了死志。

恍惚中,在紫竹林的記憶又出現在他眼前,那個白衣女人,在紫竹林中揮劍的場景,好像是在他腦海之中,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時間。

在這一瞬間,就好像是楊銘變成了那個白衣少女,手中的掃帚也變成了那把青霜古劍。下一刻,掃帚之上竟然出現了竹子的異象,一截好像被折斷了的殘竹,向著石寇狠狠的扎去。

石寇,忽然一愣,就在楊銘這出劍的剎那,他好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連忙後退,一臉驚恐:「你,你怎麼會萬木生靈劍?」

這句話說出的來同時,石寇的臉色都是顫的,好像是遇到了什麼無法置信,又像是難以置信的事情。

楊銘將掃把一收,完全沒有想到這石寇竟然有這等變化,不過他本就是聰明之人,將掃把一收,也不答話,一副渾然不怕的樣子。

「我就算是燒了你這妖媚石門又如何,爺後面有人!」

楊銘自然不知道這石寇,怎麼像換了個樣子一樣,變成了烏龜,不過隱隱間像是想到了什麼,故意做出了一個空城計。

實際上,他的這句話,可以從多方面來進行理解,這也正是他有底氣的地方。

「你。」

石寇一怒,他父親乃是太斗教內有名的長老,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敢對他說這樣的話,楊銘的話,差點沒把他氣死。

他真想將楊銘一巴掌拍死,但是又不敢,恍惚之間說不出話來,只好臉色潮紅的喘着粗氣。

楊銘一臉平靜的走到小奴身邊,將她扶了起來,完全沒有拿石寇放在眼裡,這個時候,妖媚石門的火燒的越來越大,也不知道小奴把什麼點着了,濃煙滾滾,就算是妖媚石門的眾多人撲,也撲不掉。

二人就這麼對視着,站立,後面是火焰滾滾。楊小奴站在楊銘的身後,一臉崇拜的看着楊銘,不知道自家的少爺,突然之間,為什麼會這麼厲害。

石寇,看着熊熊大火,心痛無比,這些可都是他的家當,就在他準備去救火的時候,楊銘一擺手:「不要動,讓火繼續燒。」

「你……」

石寇指着楊銘,就想發作,但是終究還是沒有發做起來,只是臉色更加的難看。

但是楊銘,看着石寇像是死了媽一樣的臉色,卻覺得心中無比爽快!

「小奴,我們走。」

看了待在那兒不敢動的石寇一眼,楊銘帶着楊小奴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妖媚石門,甚至楊銘還故意對石寇做了一個蔑視的手勢。

但是石寇仍然沒有動作,就在楊銘走出門的時候,石寇吼叫一聲,腳一踏,在地面上踩出了一個好大的坑。

「石龍,你給我滾出來,我讓你去找爐鼎,誰讓你去找她的人,你他媽想死,被牽扯上老子。」

石寇扯着嗓子暴怒的喊了起來,

……..

妖媚石門外,楊銘有些後怕的看了一眼身後的石門一眼,用手一抹額頭,這才發現自己臉上不知道何時已經出滿了冷汗。

『紅衣邪魔』石寇,不僅在內門弟子中,排名第七,而且乃是『武二代』,在太斗教中手掌通天,可以說弄死像楊鳴這樣的人,比踩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少爺,你今天怎麼,怎麼那麼厲害。「

楊小奴站在楊銘身後,蹦跳着說道,楊銘今天在她的眼中,像是一個大英雄一樣。

「先不說這件事了,小奴以後可不能再干傻事。」

「我知道少爺,可是……」

「可是什麼。」楊銘看了她一眼,在她的腦袋之上敲了一個爆栗:「

在你家少爺面前,沒有可是,只有必須。」

「是。」 楊小奴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歡快的拉着楊銘的手.

「對了。小奴你告訴我,那封信你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

楊銘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閃過一絲後怕和凝重,對着楊小奴說道。

「少爺,你說的是這一封信嗎!」

楊小奴從身上拿出了,剛才楊銘塞給她的信,猶豫了好大一會兒才道:「這封信,是我爹臨死前給我的,他說在你十八歲的時候給你。」

「小奴你實話實說,上面可不是楊叔的筆跡。」

楊銘從楊小奴手 中接過信封,然後將信封撕開,指着上面的字跡說道。

「這,的確,的確不是爹爹寫的。」

楊小奴沉思了好大一會兒,才有些猶豫的吞吞吐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