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世丹神
傲世丹神 連載中

傲世丹神

來源:google 作者:沈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天虎 沈翔

少年沈翔得到無上傳承,獲得逆天神脈,學得絕世神功,掌握超絕丹術,這使他在武道之路春風得意……餓的時煉點丹藥當零食吃,無聊時耍耍那些來求丹的武道高人……展開

《傲世丹神》章節試讀:

天空中烏雲密布,時不時會冒出一道閃電,伴隨着一聲聲悶雷,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卧虎城中,沈翔仰頭看着天空,喃喃說道:「不能再拖了,我要快點找到好的靈藥,否則我難以有翻身的機會。」

沈翔今年十六歲,有着比同齡人要健壯高大的身軀,這身軀和那張帶着稚氣的俊俏臉蛋有着鮮明對比,但他那雙與年齡不相稱的深邃眸子,看起來閑得要比同齡人成熟一些。

沈翔此時要去採藥,他雖然是沈家族長的孫子,但他卻因為沒有靈脈,不能成為一個厲害的武者,因此,他從小就非常勤奮的鍛煉自己的身體,經常外出去進行各種秘密訓練,甚至還和虎獸進行過身上搏鬥,他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有過幾次生死經歷,心境和意志都遠勝同齡人。

「這不是沈翔嗎?就要下大雨了,你還要去鍛煉?」一個老管家走過來說道,看見沈翔如此發奮,他不由得欽佩,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惋惜。

沈翔每天都勤學苦練,至今六年,但還是停留在凡武境三重,和他同齡的大多數沈家子弟都進入了凡武境四重,厲害的更是進入了五重。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有靈脈的緣故,所以才不被家族重視,而如今他只是沈家中一個很普通的人。

雖然沒有靈脈,但沈翔卻從來不氣餒,一直都在努力鍛煉自己,至少努力的過程讓他感覺自己很充實。

「老馬,我是去採藥。」沈翔跑到老管家身後,嘻笑着扯住他那光頭上的一條鞭子。

「沒用的,你沒有靈脈,不管怎麼努力都是無濟於事!」那老管家搖頭嘆道。

對於這樣的話,沈翔聽過無數遍了,但他卻依然得堅持,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棄。

「翔兒,天氣這樣就別去了!」這時,一個中年男子走來。

沈翔撇撇嘴,說道:「老爹,下雨天採藥可是一個好時機,至少不用和別人搶得頭破血流。」

中年男子名叫沈天虎,是沈翔的父親,是個名動一方的強大武者,也是最有希望繼承下任沈家族長的人,雖然他兒子沒有靈脈,但他卻一直鼓勵沈翔,還時不時給一些珍貴的丹藥他,只不過還是無濟於事。

「拿着。」沈天虎無奈一笑,拋給沈翔一個小盒子。

沈翔接過盒子,看也不看裏面的東西,他知道裏面放的丹藥,嘻笑道:「多謝老爹,這樣我就不用去偷馬老頭養的那些雞來補身子了。」

這讓那馬管家滿臉苦澀,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盯上。

看着沈翔的背影消失,沈天虎只能嘆氣,他雖然在沈家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沈家的長老對丹藥這些稀有珍貴的修鍊資源卻管理得非常嚴,他只能省出自己的一份來給沈翔,但那卻起不到什麼作用,因為丹藥太少。

做父親的,哪個不想望子成龍?只不過沈天虎也沒有辦法,他只能儘力而為,替沈翔爭取丹藥。

……

仙魔崖,這是個非常荒涼的地方,此刻懸崖上卻攀爬着一個赤着上身的少年。

此時下着傾盆大雨,沈翔卻在這個地方攀崖,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要知道這仙魔崖下面可是深不見底的,而且下面常年瀰漫著一種帶着死亡氣息的黑氣,所以很多人都不想靠近這個地方。

但沈翔卻來這裡採藥,還攀爬在崖壁上,慢慢向下着,如果讓別人知道,一定會笑話他是個不要命的瘋子,誰都知道這種鳥不拉屎,死氣濃重的地方是絕不會有什麼好的靈藥。

沈翔不但不傻,還很聰明,他知道這仙魔崖存在了許多年,特別是下面的那些死氣,更是沒人知道存在多少年。

在尋常人的認知裏面,毫無生氣的地方是沒有靈藥的,而沈翔卻不這麼認為,物極必反道理他是知道的,他十分肯定這崖壁上一定有一種傳說中的珍貴靈藥。

「地獄靈芝」這種靈藥聽起來很可怕,但卻是一種有起死人肉白骨之效的靈藥,一般生長在古戰場,墳場這些死氣重的地方,是一味奇葯。

雨天能讓一些黑氣下沉,這樣沈翔就能看清深一些的崖壁,他就去到較深的地方,這樣他就能尋找到那「地獄靈芝」。

雖然他不需要地獄靈芝,但他得到這聖葯之後,卻絕對能換到許多珍貴的丹藥,能讓他擺脫窘境,擁有強大的實力。

雨點打在沈翔的身上,讓他感到很不舒服,同時也讓峭壁上的岩石變得更滑。這讓他更加謹慎,小心翼翼的從峭壁上攀爬下去,否則一不小心他會摔下去。

沒人知道仙魔崖下面有着什麼,雖然下去過的人也有不少,但能上來的人卻一個都沒有,掉下去就意味着死!

兩個時辰過去,大雨還在下着,沈翔憑藉著他多年鍛鍊出來的強壯身體,下到好幾十丈深的崖壁中。

沈翔找到了一個比較好的落腳處,這時候他仔細觀察下面,突然,他看見了一些什麼,這讓他激動得心臟劇烈跳動起來。

「地獄靈芝!」沈翔興奮的喊了一聲,目光激動地凝視下方,在他腳下十來丈的地方有着一塊如同白色大餅的東西緊貼着崖壁,他非常肯定這就是傳說在地獄靈芝。

這裡常年都被黑色死氣覆蓋著,而地獄靈芝的顏色和崖壁非常相似,很難發現。

沈翔興奮不已,他讓自己鎮定下來,休息了片刻,才緩慢的向下攀爬着。

不用多久,沈翔就來到那一株地獄靈芝的旁邊,他吞了吞口水,看着那如同臉盆般大的白色地獄靈芝,他現在還能感受到那地獄靈芝散發出的旺盛的生命之力。

沈翔只能用一隻手去採摘這株地獄靈芝,他估計這是千年以上的地獄靈芝,拿去拍賣的話,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沈翔費了很大勁才把靈芝採下,放入那珍貴的儲物袋裏面,他咧嘴笑着:「哈哈,老子鹹魚翻身的時候到了!」

他只要把這地獄靈芝賣掉,就能購買許多品階不錯的丹藥,到時候他就能突飛猛進!

雨漸漸小了,沈翔是個很知足的人,所以他沒有繼續搜尋着偌大的崖壁,而是選擇攀爬上去,畢竟他體力有限,爬上去也是非常艱苦和危險的。

就在他爬了半個多時辰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崖壁正在微微的顫抖起來!

沈翔心中一驚,那顆激動而興奮的心立即一沉,他有不好的預感。他看向上方,只見許多小石塊從崖壁上掉落下來,跌入深不見底的深淵下面,而原本微微顫抖的崖壁也抖動得越來越劇烈。

「他娘的,好不容易得到地獄靈芝,老天你可別和我開玩笑呀!」突如其來的山搖地動,讓沈翔不由得低罵起來。

他要保持鎮定,讓自己緊抓住凹凸不平的崖壁,否則他就會被震得掉下去。

不斷加劇的震顫讓沈翔漸漸絕望,這時候他看見上面不斷掉落更大的石塊,而他感覺到他雙手抓着的岩石也產生了裂縫。

「老天爺,我剛得到地獄靈芝,你就讓我下地獄,耍我的吧!」沈翔不由得破口大罵起來,也在這時,下面的黑氣升騰起來,沈翔所抓的岩石突然裂開……

「啊——」沈翔的身體墜入了黑氣瀰漫的深淵之中,他那充滿不甘的聲音在下面回蕩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翔睜開了眼睛,他竟然能看到光亮,這可是深淵底下,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在水中,而且他還能呼吸!

沈翔浮到水面,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水潭,而水潭卻冒着白色聖潔的光霞。

讓沈翔目瞪口呆的是,在水池不遠處竟然盤坐着兩名亂髮披肩,容貌極美的女子。

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眼前這兩個宛若天仙的女子竟然都沒有穿衣服!兩具完美無瑕的玉體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面前!

那兩名赤.裸的女子就好像是用羊脂玉精心雕磨成的一樣,沒有絲毫雜色。她們雙峰都豐盈堅挺,腰肢都一樣嬌細,她們都美得讓人窒息……這是沈翔見過最美的女人。

如此具有衝擊力的香艷畫面讓沈翔整個人瞬間石化,面紅耳赤,心跳和呼吸都彷彿停止了!

兩名女子盤坐在地,她們看着對方,完全沒有發現沈翔,這讓沈翔有種被藐視的感覺,他竟然被兩個大美人無視了。

一陣失神之後,沈翔才看見這這深淵底下滿目瘡痍,有着許多裂縫和凹坑,碎石滿地,碎石中還有許多很碎的白色絲綢,看起來像是發生過戰鬥,他很猜測是那兩名女子戰鬥造成的,也因此導致衣服碎爛。

沈翔雖然不知道這兩名傾城絕色的女子為什麼會在這深淵下面戰鬥,但他卻看得這兩女很強,而且強大得超出他的認知範疇,竟然能施展出地動山搖的力量來。

「真是紅顏禍水,竟然把我給震下來了,幸好命大沒有摔死!」沈翔心中低罵,不過他很好奇這兩名神秘的女子。

沈翔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這兩具毫無瑕疵的玉體,同時朝兩女輕輕走了過去。

仙魔崖旁邊的深淵被稱之為地獄,而此時呆在這地獄下面的沈翔卻如同在仙境一般,這裡有着一潭散發聖潔白光的水,最重要的是水潭邊還有兩個沒穿衣服的絕美女子。

那兩名女子這時候才意識到不遠處有一雙火熱的眼睛掃視着她們,這讓她們羞怒不已。

兩名絕美的女子並沒有動,只是俏臉上布滿滔天的殺意,那兩雙美眸都飽含怒意斜視着他,她們竟然連頭都無法扭動。

「兩位大姐,你們……你們不冷嗎?為什麼不穿衣服,我感覺很冷。」沈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胡亂地問了一句。

這時,那冷艷高貴,滿面寒霜的女子冷冷喝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定然會讓受盡蝕骨之痛,生不如死。」

這女子的聲音雖然空靈清脆,但卻毫無感情,讓人有覺得有一種美中不足之意。這女子和她的聲音一樣,無論是神情還是氣質,都有着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覺,一雙寒芒閃爍的美眸更是透着濃濃的戾氣。

「小子,你若敢靠近,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另一個女子低吟道,這女子的聲音如同銀鈴般嬌媚,流盼間媚態橫生,勾人奪魄,這是一個艷麗妖撓,媚到骨子裡的絕世尤物。

眼前的香艷的參加,對於沈翔這個未經人事的雛鳥來說有很大的誘惑力,雖然他自認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也不是那種奸詐小人,眼前兩名女子無法動彈,他更不會趁人之危。

沈翔暗暗定下神來,禮貌地說道:「兩位姑娘,這個……我不是故意的,我在上面懸崖採藥,然後我就被震下來了,我沒有死已經算是命大了。」

說話間,沈翔拿出了兩件大袍子,朝那冷艷女子走過去,他看得出來這兩個女子都不能動,為了不讓她們感到害羞,他只能先掩蓋住她們的那裸露的身體。

被沈翔如此近距離的看着她的玉體,冷艷女子只能閉上眼眸,忍受着沈翔那火辣的眼神灼燒她的玉體!她渾身微微顫抖着,散發出一種透人骨髓的陰冷寒氣殺氣,讓沈翔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沈翔渾身冒着冷汗,有些不舍地把一件大袍子蓋在那冷艷女子的身體上,這讓她微微哼了一聲,而臉色也變得緩和許多,沒有先前那般殺氣騰騰。

沈翔又來到那妖媚女子的身邊,只見那妖媚女子朝他微微一笑,媚態萬千,這讓沈翔老臉微微一紅,他深吸了一口氣,才把那大袍子蓋在她身上。

沈翔此舉,讓兩個女子心中都暗暗感激着,她們心中也有些愧疚,她們之前還那番威脅人家,而且還把人家給震下來,如果不是沈翔命大,恐怕就摔死了。

兩個女子都鬆了一口氣,沈翔沒有對她們做出齷齪的事情來,這番定力讓她們讚賞不已,她們都很清楚此時的自己對男人的誘惑力是最強的。

「兩位姑娘,你們是不是在這下面呆很久了?能告訴我怎麼上去嗎?我不能呆在這裡一輩子,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沈翔有些沮喪地說道。

妖媚女子柔聲淺笑道:「小弟弟,我看你沒有靈脈,此生是無法踏入武道強者的境界!不過嘛……我可以贈你一條至陽神脈,傳授你強大的神功,教你煉丹製藥,讓你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但我有一個條件。」

妖媚女子朝沈翔拋了一個媚眼,那媚意濃濃的神態,讓沈翔不由得心神一盪,這女子的話也讓他微微吃驚。不過他卻有些疑惑,他看得出這兩個女子很強,只不過現在受傷而不能動彈,他能幫助她們什麼?

冷艷女子眼眸一亮,她冷冷說道:「小子,我贈你一條至陰神脈!同時把我所修鍊的魔功傳授給你,我的魔功絕不比我師妹的神功差!我們絕不食言。」

沈翔渾身一震,上品靈脈就是天才了,而靈脈之上還有更稀有的玄脈,玄脈之上還有天脈,而天脈之上就是傳說中的神脈!

擁有一條神脈的話,那可是非常逆天的!

「你們是不是從上面摔下來摔壞腦袋了?別拿我尋開心了,我可沒功夫和你們在這裡傻。」沈翔剛才雖然震驚了一下,但他還是無法相信。

「如果你得到這些的話,要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一點都不難!不過你到時候可要幫助我們恢復實力。」妖媚女子嬌滴滴地說道,聲音讓沈翔感到骨頭一陣酥軟。

冷艷女子說道:「我們是被一個仇家困在這裡,身受重傷,無法動彈,修為盡失,而這下面會有強大的妖獸出沒,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她們現在都不能動,她們傷得非常嚴重,體內的經脈、骨骼、丹田,五臟六腑都受到重創,可以說是完全廢掉了,這都是她們剛才和仇家大戰而造成的,也是在那時導致地動山搖把沈翔震下來。

而沈翔這個善良的少年出現,對她們來說無疑是一個翻身的機會,要知道這下面經常有妖獸出沒,她們毫無反抗之力,最後只會成為妖獸的食物。

「你現在必須相信我們,否則你這輩子就別想上去。」那妖媚女子認真說道。

沈翔很難接受這兩個女子可以隨意賜予別人神脈,而且還身懷魔功和神功。但現在他只能選擇相信。

沈翔苦嘆了一聲,說道:「小子名叫沈翔,兩位姐姐芳名?但願你們沒有耍我玩。」

冷艷女子冷冷說道:「白幽幽。」

嬌媚女子淺笑道:「蘇媚瑤。」

沈翔微笑道:「真是人如其名呀!那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蘇媚瑤說道:「我們會和你結下一個血契,保證我們雙方都互不背叛,因為我們要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把神脈轉移到你身上也是很簡單的事情,我和師姐都是雙神脈,給你一條也沒什麼。」

雙神脈!兩人都是,沈翔嘴角抽搐着,這讓他更加難以相信。不過他心中有些激動,因為這兩個厲害女子要和他在一起很長的時間,這對於男人來說可是妙不可言的事情,而且她們在還要依靠他來恢復實力。

白幽幽冷冷說道:「我們都不了解對方,為了防止過河拆橋,結血契是必須的。」

蘇媚瑤簡單的把那血契的事情講解了一下,然後訂血契的步驟詳細的說了一遍。

血契很簡單,就是先用三人的血液浸泡一張獸皮,然後在上面畫出血契紋路,在血契上面寫下契約內容,最後三人滴血在血契上面,血契形成之後會形成一種靈魂與靈魂只見的聯繫,能讓人清晰感覺到契約的內容。

沈翔完成了血契之後,對這種玄奧之術感到震驚不已,此時他已經相信這兩個女子說的是真的!心中有着說不出的激動,他知道以後將會和這兩個美人兒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且他這條爛鹹魚不但能翻身,還很翻到天山去。

就這樣,兩個貌若天仙的女子和沈翔搭成了協議。

「兩位姐姐,你們不能動是因為體內的骨骼經脈受到重傷了嗎?」沈翔問道,他剛剛採到地獄靈芝,這地獄靈芝有肉白骨之效,對於這種傷勢幫助很大。

白幽幽點頭道:「我們的仇家很強,但那賤人卻因為血契的緣故,不能親手把我們殺死,所以就把我們廢掉,然後讓我們坐在這裡等死。」

沈翔的出,無疑是救了她們,所以她們也願意把自己認為多餘的神脈贈給沈翔。

沈翔心驚不已,這兩個有雙神脈的神秘女子,都如此強悍了,而她們的仇家更是強悍,能讓她們落到如此田地。

「我在崖壁上採到了地獄靈芝,這對你們的傷勢有幫助嗎?」沈翔問道,他很快就能得到兩條神脈,所以也不吝嗇那地獄靈芝。

蘇媚瑤臉上一喜,說道:「當然有用,這能然我們能很快可以動彈。」

沈翔咧嘴憨厚地笑着,拿出一大半「地獄靈芝」將之分成兩份,喂入兩女的口中,給美女餵食,也讓沈翔頗為享受……

地獄靈芝雖然不能讓兩女完全恢復傷勢,但讓卻能讓她們修復體內碎裂的骨骼,能讓她們可以走動,不過她們現在卻毫無實力。

「兩位姐姐,你們到底什麼來頭?仇敵還那麼厲害,你們的仇敵又是誰?」這是沈翔一直都非常好奇的。

白幽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契約上面沒有提到我要告訴你這些,我可以不回答你!」

蘇媚瑤整理着秀髮,輕聲說道:「這些事你就不要問了,牽涉太廣,你一個小嘍啰為了滿足好奇心知道這些而引來殺身之禍那可是不好的。下面開始把神脈挪移到你身上。」

沈翔盤坐在地上,集中精神力,等待神脈挪到他的身上。

白幽幽和蘇媚瑤把縴手按在沈翔的腹部上,只見她們的玉手分別冒出了一百一黑的霧氣,黑色是白幽幽的至陰神脈,白色是蘇媚瑤的至陽神脈,看起來非常神異。

沈翔身體中出現了一白一黑好像氣流的東西,在他體內的肌肉、骨骼、經脈中遊走,循環流動起來,他的經脈正在慢慢變大,骨骼和肌肉得到了強化,無數次循環之後,最後那一白一黑的氣流匯聚在他的丹田之中形成一副太極陰陽圖,這就是陰陽神脈!

蘇媚瑤和白幽幽看見沈翔成功融合至陰至陽兩條神脈,都不由得動容,心中興奮不已,她們原本還以為至陰至陽兩條神脈難以相融,而她們也抱着嘗試的形態在沈翔身上實驗,但沒想到卻成功了。

蘇媚瑤和白幽幽慢慢後退,看着身上冒着一百一黑氣霧的沈翔,她們不約而同的用一種複雜而驚訝的眼神對視着。在她們師姐妹的認知中,擁有陰陽兩條神脈的人從未有過,此時她們能知道眼前這個毛頭小子只要得到栽培,說不定能成為一個舉世無雙的強者。

沈翔睜開了眼睛,此時他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舒爽,而且他覺得自己好像變強了一點。

「這就是神脈嗎!感覺真好,我以後能進入真武境嗎?」沈翔有些激動地說道,臉上閃現出一抹邪異的笑容,看起來壞壞的,根本沒有之前那副憨厚老實的模樣,這讓那兩個美人兒心中有些擔憂。

這武道世界中,凡武境是最初的境界,分為鍊氣、淬體、武體、通脈、真氣、神識、真罡、神力、真形、大圓滿十個境界。

而在凡武境之上,還有真武之境,那是許多武者夢寐以求的境界,到達那個境界,能擁有翻江倒海之力,更是有千年的壽元。

沈翔就在就被卡在第三重的武體境,一直無法邁入四重的通脈境。

「才真武境?這簡直就是辱沒了神脈。」白幽幽不屑地冷哼道。

蘇媚瑤臉色嚴肅,說道:「你擁有了陰陽神脈,眼界就要更加開闊一些!這個世界中力量是無止盡的,而且有着眾多不同的世界,你現在所在的這個辰武大陸只是凡俗世界中一片小陸地而已!」

「你可要記得契約,你得幫助我們恢復到巔峰的實力!這可不是簡單是事情!」

沈翔重重地點頭道:「只要我還活着,我就一定會履行契約,替兩位姐姐恢復巔峰的實力。」

白幽幽滿意地說道:「幫助我們恢復實力的最快途徑就是依靠丹藥,當然,那是非常高等的丹藥!等我們恢復實力之後,我們的契約也算搭成,到時候我們會去找我們仇敵復仇。」

沈翔覺得有些失落,如果這兩個絕世美人能一直呆在他身邊,那才是天大的享受。

蘇媚瑤從她那頭美麗的秀髮中取出一枚戒指,她拋給沈翔,說道:「滴血認主,就和使用那種儲物袋一樣。把我和師姐裝進去,然後你自己爬上去!這下面不能久留,這裡是巨型妖獸經常出沒的地方。」

鮮血滴入,沈翔立即和那戒指建立了聯繫,戒指裏面的空間很小,只有一個房間大,在沈翔的認知中,傳說中的儲物戒指應該有遼闊如海的空間才對。

能裝活物的儲物法寶!這讓沈翔驚嘆不已,普通的儲物袋都十分難得了,那都是從仙山中那些門派流傳出來的,更別說裝活物的儲物法寶。

他照蘇媚瑤的話去做,把兩女收入儲物戒指。他帶上戒指之後,戒指竟然還能隱形在他的手指上,讓沈翔暗暗稱奇。

隨後拿出他父親給的丹藥吃下,有了充足的體力,便開始攀爬懸崖峭壁,離開這死氣充斥的深淵,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攀爬懸崖的過程讓沈翔十分鬱悶,因為他在黑色的死氣中什麼都看不到,加大了難度。

艱苦攀爬了一天一夜之後,沈翔終於爬了上來,原本他還以為這是難以完成的事情,但卻因為有神脈的緣故,在攀爬上來時,攝取了許多靈氣入體,清除他體內的疲勞,讓他每時每刻都龍精虎猛。

沈翔爬上去之後,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無法看見那戒指裏面的白幽幽和蘇媚瑤,不過他卻可以感應得到她們。

「兩位姐姐,你們什麼時候能傳授我神功和魔功?」沈翔心急着問道,對於那些神功魔功他都很好奇。

「你的身體太弱,還不能修鍊我的魔功。」白幽幽冰冷的聲音傳來。

蘇媚瑤說道:「我的神功隨時都可以修鍊,你回到你的住所再開始修鍊吧,到時候我還會教你煉丹製藥。」

沈翔心中一喜,便飛跑起來。

南武國,南方的卧虎城,人口百萬,這是一座繁榮而巨大的城市,裏面還坐落着一個南武國有名的武道世家,沈家!

沈家有着數千年的歷史,至今的實力依然強大,底蘊豐厚,能屹立不倒數千年,就證明沈家的強大。

沈家富可敵國,是卧虎城裏面最強大的勢力,光沈家山莊就佔地數千畝,山莊裏面庭院無數,花園眾多,有山有水,即便有人想潛入沈家,也會在裏面迷路的。

天虎園,從名字來看,就知道這是沈天虎的府邸,作為沈家地位顯赫的人,有一座巨大的宅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爹,我回來了!」沈翔一回來,就急忙奔向書房,他知道他父親在那裡。

沈天虎呵呵笑道:「你這臭小子終於回來了,你可知道有個小美人在等你?你還記得薛家的小丫頭嗎?就是你的那個小妻子。」

沈翔眉頭一皺,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粉雕玉琢的漂亮小丫頭來,那是他五六歲時候的事情了。

「老爹……你是說薛仙仙?」沈翔問道,這是薛家的一個天之嬌女,在她小時候曾經來沈家住過一段時間,當時沈翔整天和她玩耍,兩人很玩得來,然後就訂下了婚約。

沈天虎點了點頭:「沒錯,那小丫頭就在山莊裏面,你剛剛走她就來了,她可是吵着要見你。」

沈天虎說完,微笑着看向窗外,沈翔也扭過頭看去,只見院子外面正有一個長身玉立的女子走來。

女子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上帶着金光髮飾。見這女子一身裝束宛如仙女一般,沈翔不禁看得發愣。那女子不過十四五歲年紀,肌膚勝雪,容貌秀麗,讓人不可逼視。

少女透過窗子看見沈翔,嬌美無比的臉龐滿是歡喜,她嬌喊道:「小翔哥!」

聲音輕靈婉轉,動人心魄,沈翔承認,這個少女雖是豆蔻年華,但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能比肩在他戒指裏面的那兩個美人兒,更何況這少女還沒發育完全。

沈翔咽着口水,乾笑道:「真是女大十八變呀!想當年的小丫頭竟然變成了小仙女。」

這少女就是薛家的天之嬌女,薛仙仙。

「這丫頭是我的未婚妻!」沈翔內心激動地喊着。

如果是以前的話,沈翔心中多少會有些疙瘩,因為他沒有靈脈。但現在他有着陰陽神脈!只要給他時間,踏足武道巔峰絕不是空想。

薛仙仙淺淺一笑,臉頰一個可愛的小酒窩伴隨着迷人的紅暈浮現,看得沈翔又是一陣失神。

沈天虎大笑一聲,拍了下沈翔的肩膀,說道:「你們好好敘敘舊。」

沈翔嘿笑一聲,便匆匆跑出書房。

來到院子中,沈翔二話不說,挽着薛仙仙那嬌柔無骨的玉手,就快步離開他父親的視線,就好像他們小時候偷偷做壞事一樣。

沈翔帶着一個小仙女來到自己的宅院,一路上讓羨煞許多沈家子弟。

「仙仙,你要在沈家呆多久?」沈翔嘻笑着撫摸薛仙仙臉上那可愛的小酒窩。

薛仙仙只是面露嬌羞,輕聲說道:「小翔哥,我和我爹爹路過卧虎城才來看看你的,所以不會呆多久。」

在小時候,薛仙仙是因為得了怪病才來卧虎城求醫的,那時候薛仙仙的身體很虛弱,長得很瘦很小,在沈家和薛家都經常被人欺負,當時只有沈翔很照顧她,經常和她嬉鬧。那段時間讓她很開心,而且沈翔經常鼓勵她,讓她能堅強的與病痛爭鬥,還給了她幾粒珍貴的丹藥。

這些都被薛仙仙銘記在心,即便她知道沈翔沒有靈脈,沒有任何前途,她都決定要嫁給沈翔。

沈翔有些失落,他也十分喜歡薛仙仙,在小時候,家族確定沈翔沒有靈脈之後,沈翔就沒有什麼玩伴,所以他和薛仙仙在一起也很開心。

「小翔哥,家族原本要讓我和你解除婚約,但我不同意,所以他們讓我和爹爹去葯家和那個天才煉丹師見見面。」薛仙仙看見沈翔的臉色變了,便輕笑道:「放心吧,我死也不會嫁給葯家那個傢伙的,聽說他很壞。」

薛仙仙十四五歲就有凡武境六重的實力,在整個南武國中確實天才中的天才了,而葯家裏面也有一個十六歲就能煉製出丹藥的天才,在許多人眼中,他們才是最配的一對。

沈翔很淡定,他有陰陽神脈,還有兩個來歷不明的厲害女人指導他修鍊,他有信心在短時間趕超那個最年輕的天才煉丹師。

沈翔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薛仙仙張絕俗淡雅的臉頰,笑道:「仙仙,你去了葯家就說你有未婚夫了,他不服就讓他來挑戰我。」

看見沈翔如此自信,薛仙仙也非常歡喜,她踮起腳尖,親吻了一下沈翔的嘴唇,然後垂着頭,紅着臉說道:「小翔哥,你要加油,我擔心我的家族會不惜一切的拆散我們。」

說完,薛仙仙輕輕一掠,如燕一般掠出了院子,身法飄逸,而沈翔還傻愣愣的站在那裡,腦海中不斷重複着薛仙仙親吻他嘴唇的那一瞬間。

沈翔舔了舔嘴唇,笑道:「這小丫頭還真的長大了很多。」

「小傢伙,你說你的小仙女漂亮,還是我們師姐妹漂亮?」沈翔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一道嬌媚的聲音,這是蘇媚瑤的聲音。

沈翔乾咳兩聲,笑道:「只要是我的妻子都漂亮,嘿嘿,你們當然也很漂亮……對了,媚瑤姐你得快點傳授我那些神功,還有煉丹什麼的。」

「混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蘇媚瑤嬌啐道。

「沒啥……」沈翔撓頭傻笑着,眼眸中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

為了不讓薛仙仙失望,沈翔打算日夜不眠,加倍努力去修鍊!

沈翔那帶着隱形戒指的手指突然閃爍起一絲微弱的光芒,只見白幽幽和蘇媚瑤出現在他的面前,她們身上都穿着紫色的衣裙,閑得更加高貴端莊,沈翔猜測這是存放在那戒指裏面的。

此時是下午,太陽十分毒辣,但兩個絕色女子卻好像十分享受這種讓人討厭的毒辣陽光。

「這裡的靈氣真差,不依靠丹藥的話,難以進入真武境!」蘇媚瑤仰頭望着烈陽,低喃着。

沈翔有些頭大,這兩個女人竟然可以自由的初入那枚戒指,而且她們還能聽到外面的聲音。

沈翔跟着她們進入了那小宅子,裏面不是很大,只有一個廳四間房,在偌大的沈家來說算是很小的了。

小廳中,蘇媚瑤和白幽幽喝着沈翔泡的靈茶,這可是沈翔珍藏的東西,平時他自己都捨不得喝。

「在這種靈氣稀薄的地方,你要快速提升的話只有通過丹藥了,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修鍊出真氣之火來,你有陰陽神脈,這對你來說並不是很難。」蘇媚瑤說道。

沈翔點了點頭,說道:「還請媚瑤姐指教。」

「你過來,我先傳授你太極神功和四象神功。」蘇媚瑤嬌聲說道,她撫着秀髮,煞是風情萬種,因為沈翔有着無限的潛力,蘇媚瑤也想好好把他培養起來,這樣以後她也能有一個厲害的幫手。

蘇媚瑤把縴手捂在沈翔的額頭上,然後閉上淹沒,而沈翔的腦海中也出現了許多文字,每一句都晦澀難懂,但後來他又不知不覺地融會貫通了。

蘇媚瑤說道:「這是我用神識給你傳功,我不僅僅把神功傳給你,還把我對神功的理解傳給你,所以你只要照着修鍊就行了!」

沈翔心中微微驚訝着,他沒想到這蘇媚瑤竟然還能使用「神識」,神識是凡武境六重才能修鍊出來的,是精神力和真力融合在一起誕生的,是一種無形無態的精神力量,十分神異。

「對於我們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絕不能告訴人任何人,包括你那小妻子!」白幽幽神情嚴肅,冷冷說道。

蘇媚瑤說道:「我可以告訴你,我和師姐的仇人很多,我們那些仇人隨便一個都能用手指頭捏死你,所以你必須要保密!而我們也不會隨便從戒指裏面出來。」

沈翔心中驚駭,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收容了兩個這麼危險的女人,他急忙點了點頭,而白幽幽和蘇媚瑤也突然消失,進入了那戒指裏面。

太極神功,四象神功!雖然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但沈翔卻激動無比,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修鍊神功的!

在這個武道世界中,武功分為凡級,靈級、玄級、地級、天級、聖級、神級,又分上下乘,丹藥也是如此劃分,只不過是分為上中下三品。

天級的武功都是非常難得了,神級武功就更加稀有!

神功,那可是傳說中神明修鍊的神功,強大無比,修鍊之後,能擁有翻江倒海,召喚雷電的力量,甚至還能逆天改命,破碎虛空,登天成神!

太極神功是主功法,是專門練氣練體用的,是一門非常深奧而且強大的武功心法。

而四象神功分為四部分,分別是青龍神功,白虎神功,朱雀神功,玄武神功,包羅萬象,這四門神功是攻擊或者防禦的輔助型武功,修鍊之後,能施展強大的武技。

沈翔來到後院,那些青翠欲滴的樹木,呼吸着清新的空氣,他此時能非常清晰的感應到天地間的五行靈氣。

普通的靈脈是分屬性的,而沈翔的陰陽神脈卻代表着天地五行,所以他能修鍊五行真氣!

太極神功雖然是玄奧的練功心法,但經過蘇媚瑤的神識傳功之後,沈翔能融會貫通。他運轉太極神功,他丹田中的太極陰陽圖就立即旋轉起來,天地靈氣頓時狂湧入他的身體之中。

上品靈脈吸收靈氣的速度都非常之快了,神脈就更加不用說!此時沈翔盤腿坐在洞口運轉着太極神功,靈氣進入他的身體,立即被他提純,化成一股純白色的暖流,在他身體的骨骼、肌肉、經脈中遊走,蘊養着他的身體內部。

想要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就要內外兼修。沈翔現在就是在強化身體內部,使他身體內部誕生出一種蘊含強大力量的氣流,也就是真氣!

沈翔不知不覺進入了修鍊狀態之中,靈氣瘋狂湧入沈翔的身體中,如果有人看見,一定會認為被嚇得一大跳。

擁有陰陽神脈和太極神功,能讓他快速吸收天地靈氣,而太極神功能快速煉化靈氣為真氣,因此他才能突飛猛進。

而沈翔如今擁有的太極神功和四象神功都是神級武功,他要發揮出神功的威力,就得擁有更加渾厚的真氣。

青龍神功和白虎神功是攻擊力最強的,朱雀神功主要是火焰方面,玄武神功就是防禦。

修鍊真氣到大乘,能在丹田中凝聚出形態,如果沈翔修鍊四象神功的話,到時候他會在丹田內凝聚出青龍、朱雀、白虎、玄武,這四尊神獸之象!

這意味着沈翔一個人卻要修鍊四個人的份量,雖然會讓他很辛苦,但他掌握的力量卻要超乎常人。

大量的靈氣湧入他的身體之中,被他運轉太極神功簡直煉化成精純的真氣!真氣流動在他身體內的大小脈絡之中,讓他身體內的經脈變得更加粗壯。

次日清晨,溫暖宜人的陽光射入在小宅子的後院,照在沈翔的身上。沈翔睜開眼睛,雙目如電,繚繞在他身體外面的白色霧氣頓時散開,只見他的身上滿是黑色的污漬,他此時已經進入了凡武境第四重!

凡武境四到六重又是一個階段,如今沈翔到達了第四重,通脈境!邁過了一道困擾着他多年的坎。

沈翔雙目微微閉上,凝神內視着他丹田裏面的那副太極陰陽圖,發現太極陰陽圖裏面出現了五個真氣漩渦,分別在四方和中心!而平常人只有一個,他現在卻有五個!他真氣的渾厚程度可想而知。

憑藉他的真氣渾厚程度,他的實力能直逼凡武境五重。

「終於邁入凡武境四重了,老子以後不用去採藥給那些老傢伙了!」沈翔心中狂喜,只是一夜之間他就突破了。

而當他想到薛仙仙十五歲就進入了凡武境六重,他心情又平靜下來,想到葯家那年輕的天才煉藥師打他未婚妻的主意,沈翔心中一狠,他要更加發奮修鍊,然後前往葯家,用挑戰的方式把那天才煉丹師打敗。

「現在就開始修鍊青龍神功!」蘇媚瑤說道,她的神識恢復了不少,能洞察到外面的變化。

四象神功總的來說只是一門神功而已,但其中卻包羅萬象,裏面就包涵着拳法,掌法、腿法、輕功、等等,融會貫通之後,想怎麼施展就怎麼施展,玄妙無窮。

青龍是木屬性的,木屬性中又有風和雷屬,所以修鍊青龍神功能施展出具有風雷力量的武功來。

沈翔清洗身體,飽餐一頓之後,就來到後院中繼續修鍊青龍神功!

太極神功和四象神功已融入了他的靈魂之中,不管是多麼高深玄奧,他都能理解!

半天過去,沈翔按照青龍神功去運轉體內的真氣,只見他的身體溢出一陣青色柔光,青光之中閃爍着絲絲雷電,同時還有一陣輕風從沈翔的身體中輕飄出來。

沈翔現在已經掌握了從木屬性的真氣之中釋放出雷電和風的力量來,只不過這種程度還不夠,要能將木屬性真氣轉化為強大的雷電和狂風才能施展青龍神功中的武技。

沈翔控制着體內的木屬性真氣以一種奇異的方式流動在身體的經脈之中,循環流動着,真氣流動的方式飛詭異,時快時慢,有時候如同大江奔流一般的衝刺,有時候又如溪水潺潺……

一個月之後!

深夜,山林中的一座高山的山巔之上,閃爍着一陣青芒,遠遠處看去,有如一顆星辰降臨山巔一般。為了避免修鍊引發的異象被人發現,沈翔借採藥為由,來到偏遠的山林中修鍊

沈翔為了能攝取更多的靈氣,為了能感應到天地間的風和雷,他爬到了山巔之上,此時只見山巔之上的雲層翻騰起來,狂風大作,偶爾之間雲層閃爍出一道道雷電,雷電直落而下,打在山巔之上,彷彿要把山巔劈開一般。

這種驚人的異象正是沈翔修鍊青龍神功引發的。狂風,天雷閃電都是他修鍊了一整天所引來的,此刻雷電劈打在他的身體之上,不但能淬鍊他的身體,同時還能讓他攝取強悍的雷電之力入體。

這種舉動可謂是瘋狂,要知道雷電那大自然最具毀滅力的一種天象,縱使是邁入真武之境的高強武者都不敢隨意麵對,但沈翔修鍊的青龍神功卻需要用天雷輔助。

這番奇異景象一直持續到半夜才停止,而沈翔那張因為承受痛苦而扭曲的臉也慢慢恢復了過來,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劈得稀巴爛,而且還有着許多焦黑冒煙的傷痕,不過在那些傷痕上面都閃爍着青光,青光冒着濃郁的木屬性氣息,修復着傷勢。

「這點痛苦算得了什麼?我要強大起來!」沈翔雙拳緊握,心中吶喊着,忍受着那一波一波的雷擊,咬牙忍受着痛苦,讓雷電淬鍊着他的軀體。

不愧是神功,不但能引發異象,還能讓身體承受得住雷電的劈打,打熬肉身,讓肉身更加強壯。

幾天過去,沈翔的身體被雷電彷彿劈打着,此時他已經完成了基礎淬體!

沈翔雙目一張,兩道雷電從那雙堅毅的眸子中迸發而出,煞是驚人。

「神功就是神功,果然不是那些凡俗武功能夠比擬的!僅是一個月,就讓我進入了凡武境五重!」

此時他已進入了凡武境第五重!

沈翔內視着丹田中的五個真氣漩渦,只要再壯大一些,能讓他隨心操控真氣,這就是凡武境五重的真氣境!

他十六歲,擁有凡武境五重的實力,也算是天才了!

沈翔看着雙手上面冒出的一紅一青的真氣,一個是火屬性真氣,一個是木屬性的真氣。說明他已經初步掌握了青龍神功和朱雀神功。

沈翔此時只覺得自己如同脫胎換骨一般,無論是肉身還是真氣,都強橫無比,畢竟那可是修鍊神功凝聚出來的真氣,修鍊神功淬鍊出來的身體。

這時候沈翔才明白神功為什麼是神功,就是能讓人修鍊成神的功法!

「這裡靈氣太差了,你想要突飛猛進的話,只能通過丹藥!你現在能釋放出真氣之火,可以開始學習煉丹了。」蘇媚瑤給他傳音道。

蘇媚瑤和白幽幽也希望沈翔能快點成長起來,這樣她們也能早日恢復實力,沒有任何力量的處境讓她們感到恐懼。

……

……

「喲,這不是沈大公子嗎?葯家的天才煉丹師對你發出挑戰,說要和你比拼煉丹術和比武。」

沈翔剛剛跨入沈家大門,就看見一個滿臉傲慢的少年對他說道。

「挑戰?什麼時候的事情?」沈翔心中驚訝,他可是出去了十來天。

那少年不屑地笑道:「原來你是不知道,我們還以為你是怕才躲起來的!這是十天前的事情,誰讓你那未婚妻被人家葯家天才看中了?這下你倒霉了。」

沈翔有想揍人的衝動,但他卻忍了下來,笑道:「沈振華,你還記得你小時候被我摔得個狗吃屎嗎?你現在來該不會是要想看我出醜吧?」

這少年名叫沈振華,是沈家一個分支統領的兒子,沈家的分支很多,遍布南武國各地,那些統領也十分強悍,只有一些重要的事情他們才會聚集到這沈家山莊中的。

沈振華臉上滿是怒氣,但他卻忍了下來,譏笑道:「當然是來看看你怎麼被葯家天才打垮,我很想看看你是怎麼輸掉那貌若天仙的未婚妻。」

說完,沈振華大笑着離去。

沈翔低哼了一聲,快步離開,去尋找他父親,他在回來的路上,就聽說沈家出事了,所以那些分支統領會回來。

天虎園,一個書房中。

沈翔匆匆的跑了進來,急忙問道:「老爹,爺爺他退下族長的位置了,這是真的嗎?」

沈天虎神情凝重,點頭道:「是真的!你爺爺他隱退了,他應該去尋訪那些武道門派了。沈家分支的統領都會陸續抵達這裡爭奪族長之位。」

沈家族長退位,這意味着要選出新的族長來,到時候可能會發生許多事情,因為歷年來沈家選族長都會發生許多爭鬥,受傷在所難免。

當上武道世家的族長,能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擁有豐厚的資源,是許多人拚死都要爭奪的。

沈翔的父親也會爭奪族長之位,到時候沈翔定然會被捲入,如果他沒有實力的話,那可是相當危險的。

沈家的族長位置從來不傳承,都是依靠爭奪而來的,畢竟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只有展現強悍的實力才能讓別人信服,所以要當沈家族長,就得以武服人。

沈翔看見沈天虎的臉色很凝重,小心問道:「老爹……很棘手嗎?」

沈天虎輕嘆一聲,說道:「很棘手,和我爭奪族長之位的人會有好幾個,其中有兩兄弟是我最顧忌的……不說這個了,葯家的天才向你發出挑戰了,你去拒絕他吧。」

拒絕?沈翔從得知挑戰的事情之後就沒有想過要拒絕,他現在可是凡武境五重的武者,而且還身懷神功,因為他修鍊太極神功能內斂氣息,所以沈天虎不能發現自己兒子突飛猛進

「老爹,我絕不能讓薛家和葯家小看!我要應戰!」沈翔目光堅定,目含戰意,身上頓時冒出一股渾厚精純的真氣,這讓沈天虎瞳孔收縮,心中震驚,他能從那股真氣看出他兒子今非昔比。

沈天虎能想到自己的兒子一定發生了什麼,但他也不多問,能看見自己的兒子強大起來他自己也很高興。

沈天虎的大手搭在沈翔的肩膀上,大笑道:「老爹支持你,一定要讓葯家天才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

沈翔乾笑道:「老爹,那你能支持我點錢嗎?」

沈翔雖然有一個厲害的父親,但他自己卻很窮,而且他父親擔心他會變成紈絝,所以一直都讓他過着樸素的生活,才導致堂堂的族長孫子看起來很落魄。

沈天虎雖然厲害,但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為了幫助沈翔收集丹藥,也花了不少,所以他不準沈翔亂花錢。

「用途?」

「我想買點靈藥來種植。」沈翔低聲說道,眼珠轉動着。

種植靈藥,那可是非常需要經驗的活,而且需要精心照料,一般種植靈藥的人,也都是煉丹之人,都是一些頭髮白花花的老頭,年輕人種靈藥那可是非常少有的,一來沒有經驗,而來沒有耐心,要知道有些靈藥可是要許多個年頭才能種成熟的。

沈天虎也是第一次看見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屁孩要種靈藥,不過他看見沈翔那雙帶着自信光芒的眸子,也忍痛掏出了一個儲物袋。

「如果你是鬧着玩,我會打爛你的屁股,讓你一個月內覺得坐凳子都是噩夢。」沈天虎陰沉一笑,讓沈翔打了一個寒顫。

「三千大靈錢!如果你沒有信心讓這三千大靈錢翻倍的話,以後就別問我要錢了。」沈天虎拿出了一張經過特殊製造的靈錢票。

沈翔笑着接過來,說道:「放心吧,我可是一個要成為沈家最年輕煉丹師的男人!」

沈天虎心中一驚,他自然知道現在的沈翔已經不是那個沒有靈脈的沈翔了,他心中也暗暗歡喜着,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將會讓沈家更加強大,要知道沈家已經多年沒有出過煉丹師了。

沈天虎大笑一聲:「那趕緊滾蛋去折騰吧,你不給我弄出點什麼花樣來,你就等着挨揍吧!我去幫你回應葯家。」

沈翔拿到三千大靈錢,匆匆離開了。

沈翔修鍊的青龍神功是木屬性的,蘊含磅礴生命元力的青龍真氣對靈藥的生長有很大的幫助,更何況青龍神功裏面又有一種專門種葯的輔助功法「龍涎功」,施展「龍涎功」之後,就能通過體內的青龍真氣凝聚出一種神奇的液體,用那種液體能讓靈藥加速生長。

而他修鍊的朱雀神功又能釋放出火焰來,那可是通過修鍊神功而釋放出來的火焰,煉丹自然不在話下。

四象神功,裏面包羅萬象,有許多厲害的法門都是因為沈翔實力還沒有夠而不能修鍊的。

沈翔此時有了三千大靈錢,相當於三十萬小靈錢,但這還不夠買一粒凡級中品的洗髓丹,可見丹藥是多麼昂貴,絕不是普通武者能吃得起的,最便宜的丹藥也是如此。

整個卧虎城就只有一個地方專門賣丹藥的,那就是靈丹閣,這是一棟四層的建築,雖然不算很大,但裏面的賣的東西卻都很貴,而且在靈丹閣的後面還有着百畝地大的莊園,那是專門種植靈藥的地方。

靈丹閣雖然不是家族形式的勢力,但卻也不弱,裏面的高手很多,大多數都是為了丹藥而在靈丹閣坐鎮,而裏面的煉丹師更是被當作祖宗一樣供着。畢竟丹藥很稀少,但好處卻很大,能讓武者提升修為,增強實力,讓肉身變得更加強大。

沈翔來到了靈丹閣裏面,在這裏面四處都飄溢着沁人心脾的葯香,讓在這裏面選購丹藥的人覺得很是舒爽。

這裏面有許多個櫃檯,每個櫃檯賣的丹藥都不同,有的是只賣靈丹,有的是只賣靈藥。

沈翔來之前,蘇媚瑤就告訴他要從最初級的丹藥開始練起,所以他打算先煉製凡級下品的「淬體丹」。這種丹是又便宜又好賣的丹藥,一粒是七百大靈錢左右,凡武境四重以下吃都有很大的幫助。

「這位公子,靈丹是在那邊,這裡是專門賣靈藥的!」一個櫃檯的甜美女子面帶微笑地說道。

這靈丹閣的人不是很多,沈翔在裏面逛倒也十分惹眼,不過靈丹閣裏面的人態度極好,即便看見沈翔穿着簡陋,也絕不會小看,因為靈丹閣裏面出現過許多深藏不露的人,一般都是看起來很普通的。

「我要買點煉製的淬體丹靈藥幼苗,不知道這裡有得賣嗎?」沈翔走了過去,向那美麗的女子詢問。

來買幼苗的人很少,因為很少有能力種植靈藥的人不多,而有能力種植的一般都需要來買,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附屬在一個大勢力裏面,負責在裏面打理葯園和煉丹,那都是被一方勢力當作寶貝供着的人物,很少出來走動。

那女子微微驚訝着,不過卻還是帶着甜笑,說道:「當然有,煉製淬體丹需要四種材料,價格都相同,幼苗的比較便宜,一百大靈錢一棵。」

淬體丹需要的藥材是「青靈草」「血元花」「玄明花」「靈葉草」。

沈翔考慮了一下,說道:「給我來五份。」

一份四百大靈錢,五份就是兩千了,沈天虎給他的三千大靈錢一下子就沒掉了大半,這丹藥果然不是普通人能耗得起的。

那女子又是一驚,她想不出卧虎城裏面哪家的公子哥是年紀輕輕就開始修鍊丹藥之術的,而且還懂得種葯。

「稍等,我這就去取給你!」女子也不擔心沈翔和她開玩笑,在靈丹閣裏面開玩笑的人也有,只不過後果很嚴重。

「喲,這是誰呀?」一個身穿華貴白衣,手持摺扇的英俊少年從一條樓梯上面走下,看着沈翔輕蔑地說道。

靈丹閣的樓上是賣品階更高的丹藥,能上去的人都是靈丹閣的貴賓。

「你的眼睛難道長在屁股上,**長在嘴巴上?睜着眼睛說屁話。」沈翔撇撇嘴說道。

那少年是沈振華,他和沈翔同齡,也是個資質上乘的人,年紀輕輕就進入了凡武境四重,而且準備進入凡武境五重。

沈振華的臉立即刷的變綠了:「沈翔,我承認小時候你很厲害,但你沒有靈脈,現在我一隻手就能解決你!」

沈翔現在就是凡武境五重的,四重的人不管有多強,都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他當然只把這句話但笑話一樣看待。

「這就是沈翔?沈家族長的孫子?據說他沒有靈脈也能進入凡武境三重,看來這都是用丹藥堆起來的吧!」沈振華身後的一個絕美少女用不屑的眼神掃了沈翔一眼。

沈翔認得這個女子,那是卧虎城城主的女兒。

「真是物以類聚,沒想到城主的女兒會那麼膚淺,和這麼一個傢伙在一起。」沈翔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便不再理會他們,他現在有着絕對的實力,多年來受盡了冷嘲熱諷,為了得到實力努力奮鬥着,在心裏上比這些爭強好勝的少男少女成熟得多。

看見沈翔扭頭過去沒有再理會他們,沈振華和那少女都有些憤怒,而沈振華又想在城主女兒的面前出點風頭,所以他朝沈翔走了過去。

「公子,這是您要的靈藥幼苗。」那女子走來,從儲物袋拿出了許多個用紙包。

沈翔竟然來買靈藥幼苗!這讓那沈振華有些驚訝,但他卻輕蔑笑道:「沈翔,你沒有靈脈,別妄想種植靈藥了。你別和我說你要做一個煉丹師,這太好笑了。」

靈丹閣裏面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少,而且都非常安靜,此時他們聽見一個沒有靈脈的人要成為煉丹師,不由得好奇的看過來。

沈翔的名氣在城內不小,畢竟他爺爺是族長,他父親又是一個有名的人物,但唯獨他沒有靈脈,所以許多人在談到沈家族長或者沈天虎的時候,總是嘆息。

沈翔默不作聲,付了錢就把那些靈藥幼苗收好,對眾人的目光視而不見,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沈振華冷笑道:「一個廢物而已,用多少靈藥都是枉費。」

沈翔眉頭一皺,說他沒有靈脈,調侃幾句也就罷了,但當著他的面說他是廢物,他就無法容忍。

眾人看見沈家子弟發生爭鬥,心中都一樂,因為他們知道有好戲看了!

沈翔轉過身來,看着趾高氣昂的沈振華,他五指一張,只見他的手心突然冒出一團火焰,灼熱的氣息向四周涌開,只是眨眼間,許多人就感覺自己如同在一個蒸籠之中。

在靈丹閣裏面,眼光毒辣的人不少,他們都深知這種火焰非同凡響,絕對是煉丹的絕佳火焰。

「沈振華,你敢嘗試一下我這個廢物放出來的真氣之火嗎?」沈翔面無表情,聲音陰冷。

真氣之火,只有通過修鍊稀有的特殊的功法才能凝聚出來,再有就是天生就懂得把真氣化為火焰。

沈振華距離沈翔很近,此刻他已渾身冒着熱汗,而那櫃檯的美麗女子也是如此,這讓她渾身的薄衣被香汗浸透,勾勒出誘人的曲線。

這種厲害的火焰使得整個靈丹閣中的人都震驚不已,呆若木雞。

「這……快快住手,別把我靈丹閣燒啰!」一個老頭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急忙喊道。

沈翔手中的火焰消失,靈丹閣中的人都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們在剛才都能從那那團火焰中感受到沈翔的怒意。

「沈振華,你連我這個廢物的火焰都怕?那麼你是什麼?廢物都不如?」沈翔冷笑着。

沈振華臉色難看無比,只要腦子沒病,誰都不會去嘗試這種火焰的,那城主的女兒也長大着小嘴,驚訝的看着沈翔,對於那種火焰的力量她也能看得出來,此時她微微垂下頭來,因為剛才她看不起沈翔,誰知道沈翔卻深藏不露。

「閣主……這小子。」一個中年大漢走來,對着沈翔身後的一個矮小的白衣老者說道。

那老者只是盯着沈翔看,一臉的難以置信,目光中滿是震驚與狂喜。

這老者就是靈丹閣的閣主,是一個有名的煉丹師,只不過和沈翔的爺爺有些過節。

「這位小兄弟,你能做我的徒弟嗎?」老者問道,這讓整個靈丹閣一層的人渾身一顫。

閣主竟然開口收徒了!

靈丹閣的閣主竟然親自開口讓別人做他徒弟,要知道想做靈丹閣閣主徒弟的世家子弟,能排到城門口。

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在震驚沈翔的潛力,雖然沒有靈脈,但卻能釋放出真氣之火來,這在煉丹師眼中確實是一個好苗子。

沈翔撓了撓頭,淡淡地說道:「我雖然想,但你和我爺爺是對頭,我不能拜你為師!」

說完,沈翔轉身瀟洒離去,臉上沒有一點可惜的神情。而眾人都不敢相信,沈翔竟然拒絕得那麼乾脆!他們都懷疑自己聽錯了,但他們聽見那閣主的嘆息之後,都不得不信,真的有人拒絕做閣主的徒弟。

眾人一致認為沈翔是個傻子,為了爺爺的私人恩怨放棄了一個大好機會。

沈振華心中更是嫉妒不已,雖然剛才沈翔狠狠羞辱了他一把,但眾人卻把視線放在沈翔身上,完完全全把他無視了。但現在,許多人都對他投來輕蔑的眼神,在這些人眼中,一個煉丹師可是比什麼天才都要厲害。

能煉製丹藥,即便沒有靈脈也能成為厲害的武者!

當然,沈翔不僅僅擁有神脈,他還要成為一個煉丹師!他此時已經具備了種植藥材,釋放上好的真氣之火這兩個條件,只是需要一定的煉丹經驗和極高的悟性,就能成功煉製出靈丹來。

沈翔早就知道那閣主是他爺爺的死對頭,而他爺爺平時對他也很好,時不時會給他一些丹藥,才能讓他在沒有靈脈的情況下修鍊到凡武境三重的。

回到沈家,沈翔急忙去找沈天虎,把靈丹閣的事情說了一遍。

「幹得好,靈丹閣那老傢伙就是個缺心眼,賣給我們沈家的丹藥都很貴,你既然有真氣之火,要成為煉丹師就不難了!我會全力支持你的。」沈天虎心中甚是激動。因為自己的兒子能釋放出真氣之火,這可以說是前途無量,比那些什麼上品靈脈的武者都要好。

沈翔回到自己的小院落,把那些靈藥幼苗種下,到了晚上,他盤腿坐在床上,感受着濃郁的天地靈氣,運轉太極神功和龍涎功,快速吸收着。

運轉龍涎功之後,會在舌頭凝聚出特殊的液體來,只要把這些液體澆灌到靈藥上面,就能催熟靈藥。

清晨,沈翔伸出舌頭,只見他舌頭上有一粒青色露珠。這就是「龍涎」!

沈翔見此大喜,他是第一次施展,沒想到就成功了,他急忙把這青色露珠放入一桶凈水裏面,只見凈水頓時變成青色,還溢出絲絲青色光霞。

沈翔提着這桶水,小心澆灌着那些幼苗。

青靈草、血元花、玄明花、靈葉草,這四種靈藥雖然是凡級下品的,但要從幼苗到成熟階段,至少都要三年!

但經過沈翔的用「龍涎水」催熟,只是一個月就成熟了!

「青色的草,冒着靈氣,這是青靈草。紅如血像拳頭一樣的是血元花。白如雪,到晚上會發出明光的是玄明花,這滿是一片片小葉子的草是靈葉草。」

沈天虎看着小庭院中的這些靈藥,驚嘆說著,他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他記得一個月前這些都是一些很小的苗子。

「這……兒子你這種能力別外傳!你我知道就行了,財不外露!」沈天虎的臉色很是嚴肅,他也沒有多問沈翔是怎麼會有這種能力。

沈翔點了點頭,他所在的地方是沈天虎的地盤,無人敢隨意出入,所以沈翔也不擔心會有人發現。

「煉丹不是簡單的事情,雖然你具備了做煉丹師的條件,但無師自通那是非常困難的,你先自己摸索着煉,如果不行的話我再想辦法幫你找一個煉丹師。」沈天虎說著,從儲物袋拿出了如同水桶大小的煉丹爐。

沈天虎說道:「這煉丹爐雖然差了點,但卻是我目前唯一能買得起的,等我當了族長,再給你買個好的。」

煉丹的過程中,煉丹爐也是必不可少的,沈翔覺得這個黑色的煉丹爐還算滿意,他點了點頭,笑道:「多謝老爹,煉製出丹藥,我第一時間拿去給你品嘗。」

沈天虎大笑一聲,便匆匆離去。

沈翔這一個月來除了照料那些靈藥,也得到蘇媚瑤傳授煉丹的要領,這妖媚的女子很細心的給他講解着一些難處,讓沈翔十分受用。

沈翔雖然知道怎麼去煉丹,但卻有許多是讓他頭痛的,比如控制火候,灌入真氣的量,還有就是凝丹的瞬間,這需要非常精準的精神力。

「媚瑤姐,我準備要煉丹了,你說我大概要什麼時候才能煉出丹藥來?」沈翔一邊用精神力和戒指裏面的蘇媚瑤交流,一邊把成熟的藥草採下,然後處理成藥材,以便煉丹。

處理的過程很需要一定的功夫,不過對沈翔來說卻不算什麼,因為蘇媚瑤早就把這些灌輸給他了。

蘇媚瑤嬌聲道:「至少也一年半載!」

「什麼?我還有一個多月就得和那葯家天才比試了。」沈翔慌忙說道。

白幽幽冷哼一聲:「真是個白痴,你非得和他比試煉丹嗎?直接用你的實力把那傢伙宰掉就行了。」

沈翔嘴角微微抽搐着,把葯家天才宰掉,那麼沈家必定會和葯家開戰,到時候他父親說不定是族長,那會很麻煩的。

他把那些靈花靈草處理過後,便投入火爐之中,而接下來的每一個步驟都非常關鍵。

煉丹的基本步驟是先把往煉丹爐灌入真氣之火,烘烤丹爐裏面的靈藥,讓那些靈藥散發出裏面具有的獨特靈氣,然後用精神力控制那些多種特性的靈氣和被烘乾的靈藥凝聚在一起,凝成丹丸。

沈翔雙手放在兩個專門灌入火焰的地方,同時用精神力窺視着煉丹爐內部的情況。

火焰一灌入煉丹爐,裏面的靈藥立即被烘烤得很乾,靈氣還沒來得及散發就乾死掉了,一開始就失敗了,但沈翔卻沒有氣餒,這時他知道自己的火焰很強大,需要控制得小一些。

沈翔採摘下那些靈藥,這次他控制好自己的火焰,小心翼翼的烘烤着丹爐裏面的靈藥,但還是失敗了。

就在他失敗了三次之後,他掌握了一定的經驗,他知道都是因為火候的遠古。

第四次的時候,沈翔獲得了不少的成功,能進入煉丹的後階段。

煉丹爐的特製的,注入精神力就能看到裏面,此時沈翔能看見那些靈藥散發著各種顏色不同的靈氣,而他也控制着那些靈氣在裏面流轉,將之凝成漩渦,而那些靈藥已經發乾,正在慢慢變成灰。

這時候,沈翔用精神力控制那些靈藥散發出來的靈氣和那些靈藥燒成的「藥粉」混合在一起……

沈翔是凡武境五重,精神力還算不錯,但此時他卻覺得要到達了極限,因為他要把那團「葯靈氣」分成五個漩渦,和那些「藥粉」融合在一起,這樣就能一次練出五粒來。

五個漩渦形成,沈翔皺着眉頭,滿頭汗水,此時他不但要消耗真氣釋放火焰,同時還要用大量的精神力卻控制火焰和凝丹。

「一定要成!」沈翔心中一喝,五個「葯靈氣」漩渦飛速旋轉着和五團均勻的「藥粉」融合在一起,現在只需要滴入適量的水,讓「藥粉」和「葯靈氣」凝成丹丸就算成功。

沈翔添入了用真氣蘊養過的水之後,煉丹爐裏面已經出現了五粒丹丸,但還是濕潤的,而且還繚繞着濃郁的靈氣。

「丹成!」沈翔心中喊了一聲,只見煉丹爐裏面的五粒靈丹頓時被一團白氣包裹起來,這是烘乾丹藥裏面水分而冒出來的蒸汽。

沈翔滿頭大汗,看起很是疲憊,畢竟他可是連續的釋放火焰和精神力,差點把他的真氣消耗完。

「終於成了,竟然用了一整天的時間,煉丹果然很需要時間!」沈翔微微感嘆一聲。

沈翔打開煉丹爐,看着那五粒淬體丹上面的氣霧散去,露出了五粒雪白的淬體丹,他不由得咧嘴笑了起來,之前他也吃過淬體丹,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沒有他煉製的好。

如果那些老煉丹師知道他一天就成功煉製出淬體丹的話,一定會自卑死的,要知道許多人沒有個三年五載是很難成功練成丹藥的,即便是最天才的也需要一年半載,而且都是嘗試一次煉製一粒來。

但沈翔第一次成功就煉製出五粒,這要讓那些老煉丹師知道,一定會嚇死一大片。

別說那些老煉丹師了,就連蘇媚瑤和白幽幽都被沈翔這種煉丹天賦嚇得一大條,她們看着自己縴手上的丹丸,一臉的難以置信。

「嘿嘿,媚瑤姐,你之前還說我要一年半載的,但我一天就煉出來了,你們要獎賞我。」沈翔驕傲地笑道。

蘇媚瑤也很是高興,嬌聲問道:「那沈公子要我們兩個小女子怎麼獎賞?」

沈翔雙手抱胸,壞笑道:「親一下我的臉蛋。」

「想得美!」白幽幽冷冷說道,便回到了那戒指裏面。

而蘇媚瑤卻面含媚笑,靠了過去,嬌嫩的櫻唇在沈翔的臉頰湊了一下,嬌笑着說道:「我的好弟弟,你要繼續努力,千萬別驕傲。」

沈翔原本只是在開玩笑,但沒想到這個嬌滴滴的大美人竟然真的親了一下他的臉蛋,蘇媚瑤看見沈翔痴呆的模樣,掩嘴媚笑着,隨後返回那戒指裏面。

沈翔深吸了一口氣,嗅着那股沁人心脾的余香,心中說不出的舒爽,他喃喃說道:「果然是妖精,我竟然變得精神了許多!」

他摸了摸手上那隱形的戒指,就好像愛撫着情人的臉蛋,為了讓那戒指裏面的兩個仙女般的美人早日恢復實力,他幹勁十足。

一粒淬體丹是七百大靈石,此時沈翔就五粒,能賣三千五百大靈石,他可是賺大了,更何況還有一份材料還沒有煉,如果成功的話,那又是三千五百大靈石。

沈翔之前看書的時候,書上說一份材料一爐能練出五粒淬體丹,所以他一開始就是以五粒的目標去煉製的,但他不知道的是,一爐五粒那是把材料利用到極限的情況下,只有悟性極高的煉丹師才能掌握住凝丹那瞬間,那個時機是最重要的。

精神力控制,火候控制,都要隨着丹爐內部的變化而做出微妙的改變,否則就會功虧一簣。

淬體丹,對淬鍊身體有很大的幫助,但只局限在凡武境三重之下,沈翔現在是凡武境五重,這淬體丹對他並沒有多大的幫助,但卻能讓他快速恢復真氣。

沈翔吃下了一粒,體內的真氣頓時恢復了大半,然後把那四粒包好,他要拿去給沈天虎嘗嘗。

「味道不錯,但我卻一次吃掉了七百大靈錢!」沈翔有些肉痛,然後跑到他父親的書房。

此時已經深夜,但沈天虎卻沒睡,依然在書房中思考一些武學方面的東西,這是他的習慣。

「翔兒,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沈天虎嗅到沈翔渾身一股汗臭,頓時皺起了眉頭。

沈翔咧嘴笑道:「我說過練出丹藥,第一時間就給老爹嘗嘗!」

「什麼!」沈天虎猛的站起身來,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不信。他原本以為沈翔至少要十年八年才煉製出來的,但沒想到只是用了一天!

沈翔把那四粒雪白的淬體丹拿出來,遞給沈天虎。沈天虎長大着嘴巴,一臉不信的看着那四粒雪白的丹丸。

「還是熱的!」沈天虎被震驚得腦海一片空白,因為他難以相信自己的兒子竟然一天就領悟了煉丹的敲門,這可是千年一遇的天才。

這種曠世奇才雖然是許多勢力的搶手貨,但也是許多勢力嫉妒的對象,有人想拉攏,也有人想暗殺。

沈天虎深吸了一口氣,平下心中的興奮,說道:「品質要比靈丹閣的好得多,至少能賣八百大靈錢一粒!這四粒淬體丹我先收下,拿去換成靈錢!然後幫你購買一些靈藥幼苗。」

從沈翔能催熟靈藥,煉製出靈丹這只是短短几天,但沈天虎卻知道他的兒子將來必能成為一個丹藥宗師。

「你現在不能操之過急,先通過煉製凡級下品的丹藥,等你自己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往上煉。」

沈翔點了點頭,他返回去休息,等恢復精神力之後,他就把最後的一份藥材煉掉。

第二天,沈翔早早起來,想到能煉製出淬體丹來,他就有些興奮,有了一次成功經驗之後,他此時輕車路熟,很輕鬆就到了最後的凝丹階段。

丹爐裏面已經形成了五團藥粉和靈氣融合在一起的氣團,沈翔此時非常輕鬆,不像上次那樣感到精神力和真氣要消耗掉。

「成了!」沈翔鬆了一口氣,打開了丹爐的蓋子,把裏面那飄溢着靈氣的淬體丹拿出來。

這一爐僅是用了兩個時辰!

接下來的時間裏,沈翔都在催熟靈藥,然後煉製靈丹,此時他不僅僅是煉製淬體丹,還煉製凡級下品丹藥中比較實用的回氣丹、金創葯、解毒丹、凝氣丹等。

雖然每次開始煉的時候都會失敗,但他熟悉了那些靈藥的性質之後,就能掌控制住火候,從中摸索一些竅門。

蘇媚瑤的這個神秘女子的煉丹術非常高明,如果是之前的話,沈翔還不相信這個嬌滴滴的尤物竟然懂得煉丹,而在他的印象里,煉丹師都是頭髮白花花的老頭。

這樣的日子也讓沈翔過得十分充實,這並沒有影響他修鍊,他一般都是晚上修鍊的時候順便施展「龍涎功」凝聚出那些能催熟靈藥的青色露珠。

又過去了一個月,沈翔已經能熟練的煉製凡級下品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