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媽咪腹黑爹
傲嬌媽咪腹黑爹 連載中

傲嬌媽咪腹黑爹

來源:google 作者:連承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朴寶月 現代言情 連承印

連承胤一直想找到自己孩子的親生母親,一次意外,他才終於發現,身邊一直和他頂嘴的小女人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連承胤心底想着,這麼聒噪的女人才不配呢,可是嘴角卻誠實的翹了起來不過現在還不是相認的時機,他要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然而......還沒等到相認,小女人就自己帶着孩子跑了連承胤:「我老婆呢?我這麼大一個老婆呢!!?」展開

《傲嬌媽咪腹黑爹》章節試讀:

  朴寶月有些不悅,「連先生,這種事情講究你情我願,你在我不清醒的時候強行認同了這件事,我沒法接受。」

  「沒空聽你解釋,難道你要跟一個孩子耍心眼?」

  「我!」
字字句句都在噎人,根本沒法反駁。

  連承印沒等她講完就掛了電話,多說一個字都嫌累。

  一路上她心裏都忐忑不安,回過神時車子已經減緩了速度停在宅門口。

  諾諾兩條小短腿噔噔噔的跑過來,朴寶月生怕她摔一跤,「慢點慢點。」

  「媽咪,你可算來啦!」

  「你叫諾諾是吧,阿姨能不能單獨跟你談談?」

  諾諾拉着她的手直往花園走,「好呀。」

  花園綠油油一片,草兒的清心寡欲讓她放下戒備,享受着短暫的時光。

  「媽咪,你要和諾諾說什麼呀?」

  她很是喜歡這個孩子,「諾諾,我不是你的媽咪,」有些話必須從一開始就要挑明說清楚,哪怕會傷了自尊,「答應來當你的阿姨這件事,我那天腦袋不清醒,所以……」

  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他們只懂得自己心裏的喜怒哀樂,並不了解那麼深層的東西。

  諾諾垂下小腦袋,看不見神色,但聲音卻在發顫,「沒關係,諾諾不會逼你的,爸爸說不能做讓別人心裏不舒服的事情。」

  一個四歲的孩子嘴裏說出這樣的話,旁人看了該有多心疼,朴寶月也不例外。

  她本來想商談完之後溜之大吉的,但這個孩子的教育方式,完全有了逆心理。

  忍不住肢體接觸,緊緊抱住,「諾諾不要這樣想,阿姨是喜歡你的。」

  「那阿姨能為諾諾留下來嗎?」

  她點頭。

  諾諾高興,對着她的臉啵唧一口。

  朴寶月順着她的頭髮,心裏決定了主意,反正她伺候的人是諾諾,又不是那個臭男人。

  然而這一切的風平浪靜,只是剛剛開始。

  「諾諾,諾諾!」
太奶奶的聲音在大廳回蕩。

  「媽咪,我帶你去見奶奶,她肯定也特別喜歡你。」
眼前那個小人抓着她的小拇指往內宅拽。

  小小的肉糰子手,居然有不小的勁兒。

  她眼底的欣慰逐漸黯淡,如果自己的孩子還在的話,是不是也這般大了。

  蘇綉菏看着諾諾拉進來一個陌生女子,變了臉色,「你是什麼人?」

  「太奶奶,這是我的媽咪!」

  朴寶月心裏一驚,趕忙搖頭擺手,「小孩子亂說,」而後趕忙鞠了九十度躬起身,「您好,我是連先生聘請過來輔導諾諾的。」

  「怎麼個子這麼矮?
穿的這是什麼啊!」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連衣裙,沒毛病啊。

  說她矮?
有一米六五好不好!

  「奶奶,我剛從醫院出來就被拉到這裡了,沒有好好準備還請您見諒。」

  「什麼?
醫院回來?」
蘇綉菏趕忙把諾諾的手拉了過來仔細查看。

  「一會做個體檢,別把什麼傳染病帶進來。」

  朴寶月嘴角抽了抽,這家人性子都這麼讓人來氣嗎?

  「太奶奶,媽咪是肚肚痛才去醫院的,已經好啦!」
諾諾眨着圓圓的眼睛,澄澈透亮。

  「可是……」

  看這祖孫倆因為她僵持,多少有些尷尬,「奶奶!
我在醫院已經查過了,很健康,正常人。」

  她鼻子冷哼一聲,牽着諾諾轉身。

  朴寶月吐了口氣,心裏的擔憂層層上升。

  午飯後,諾諾來了興緻,拿出抽屜里的畫紙塗塗畫畫起來。

  興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師,朴寶月沒打擾她,拿出手機給林妍彙報着這邊的情況。

  睡意襲來,身體還未完全恢復顯得沉重。
她趴在桌上,迷離的睡眼合上。

  「媽咪,媽咪……」

  彷彿聽到了自己的孩子在喚她,看不清臉,伸出手卻離得越來越遠。

  「寶寶,我的寶寶……」

  諾諾看她眼角流出了淚,輕輕的抹去,「媽咪,你很難受嗎?」

  她身子猛烈一抖睜開眼,明顯是被夢裡嚇到了,眼睛裏的驚恐未定。

  諾諾抱着她的頭,學着她早上的樣子順着髮絲,「寶寶在這裡。」

  不知道為何,她總能在諾諾這裡找到安慰。
只要有肢體接觸,身體里的血脈就開始迅速涌動。

  親切又熟悉。

  「諾諾經常這樣安慰別人嗎?」

  「只有媽咪一個人哦。」

  她眨着濕潤的眼眶,撇向桌上的畫,有些訝異。

  鬆開諾諾,拿起畫。

  看上去稚嫩的圖形,細看卻又有特殊的地方。

  「諾諾,你的這是什麼呀?」

  諾諾咧嘴一笑,像個大功臣邀功,「花園裡太奶奶種了花,我早上起來看到的!
漂亮吧?」

  水培的風信子盆在爬山虎的遮擋下顏色鮮艷純真,與初晨淡藍色的天空交織,看着很是愜意。

  她拿過諾諾的紙筆,腦袋裡有了幻想,迅速畫了一副簡易草稿。

  「媽咪這是什麼?」

  雖然沒有着色,但朴寶月腦海里已經有了繪稿,「是禮服。」

  她一直很憧憬設計的領域,奈何因為弟弟的事情放棄了考研,以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突然手中的畫紙被人抽走,後面傳來清冷的嗓音,「你畫的?」

  諾諾下了椅子就抱在連承印腿上,滿面笑穎,「爸爸,你回來啦!」

  他對着孩子又是一副溫柔面孔,「今天過得開心嗎?」

  「開心!
這幅畫是漂亮媽咪看到諾諾的畫創作出來的哦,很棒呢!」

  他眉尾輕挑,幽暗的一對眸子能把人看穿,「朴小姐,你應該反省一下了,一樓拐角處的房間,去裏面待着。」

  朴寶月騰的起身,火爆脾氣說來就來,「你什麼意思?」

  他把諾諾抱在懷裡,傲慢道:「孩子眼裡不算什麼,但在正規職業規則裏面,就是涉嫌抄襲。
你沒大腦嗎?
還是沒有思考能力?」

  「我這是借鑒!
而且又沒有現場製作,憑什麼說我抄襲!」

  「頂嘴?」
神情冰封,言語諷刺。

  諾諾的小手一巴掌拍在他臉上,氣鼓鼓的,「爸爸不可以這麼講話,一點都不溫柔!」

  「是這個阿姨的錯。」

  「諾諾覺得沒有錯!」

  他乾脆放棄解釋,扔下一句「沒我的命令不許出來」,就帶着孩子出了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