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傲嬌公子美嬌妻
傲嬌公子美嬌妻 連載中

傲嬌公子美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李瑤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晚意 陸幽蘭

唐晚意,陸幽蘭,雖年少相識,卻是一對歡喜冤家,並無情意無奈朝堂風雲變幻,兩大家族因利結親,唐晚意註定要娶陸幽蘭婚後伊始二人雖矛盾重重,但歷經世事彼此也更加了解,患難與共,情意漸生可惜事與願違,在彼此已約定相守一生之時,朝堂再次風起雲湧~展開

《傲嬌公子美嬌妻》章節試讀:

唐晚玥隨後便回了王府。見王爺在她房裡,便伺候王爺沐浴更衣,唐晚玥對待王爺細緻入微,無不周到。

王爺問晚玥:「當初你說嫁予我於你有利,是否你想更近一步。」

「王爺,玥兒不知,何為更近一步」。

王爺答:「自然是榮華富貴更近一步」。

「王爺如今已然貴無可貴,難道天下還有比王爺更榮耀之人嗎?」

「本王也不是天下第一榮耀之人,本王之上還有更尊貴之人。」

唐晚玥答:「所謂榮耀不過是過眼雲煙,可王爺本身就是榮耀。」晚玥回答滴水不漏,王爺更加喜歡晚玥。

唐府花園前幾日剛剛修繕一新,陸幽蘭想去看看,便一個人來了花園,看見有隻鞦韆在花叢中,就自顧自的玩了起來。

唐晚意走過來看着陸幽蘭玩得開心,也沒有打擾,就從後面推了起來,幽蘭以為是綉夏,便說:「綉夏,你看這唐府花園修繕地還蠻漂亮的,聽說是唐晚意布置的,那麼個俗人,終於雅緻了一次。」

「我怎麼是個俗人了。」

陸幽蘭回頭看見居然是唐晚意,很不好意思,又背後說他。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誇你品味越來越高了。」

「病還沒好全,還到處閑逛,又背後說我,你還真是一刻也不安分啊!」

「我已經好了,就是看在你照顧我的份上,不與你計較,我回去了。」

這時綉夏來找幽蘭,只看見周琮在花園修理鞦韆。

「周琮,你看見夫人了嗎?」

「夫人,剛剛回房。」

「那你現在幹嘛呢?」

「公子說,要我把鞦韆再釘得牢些,怕夫人盪鞦韆的時候摔倒磕到。」

「大人果真細心,我回去了。」

「綉夏,你,你喜歡什麼吃食。」

「你說什麼?」

「你喜歡什麼,我從外面給你買回來。」

「不必麻煩了,府里的吃食已經很好了,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我見公子給夫人送吃食,就想你若是喜歡什麼吃食,我也給你買回來,我出府要方便許多。」

真的不必了,我走了。」周琮看着綉夏的背影傻笑了起來。

翌日唐晚意下朝回府,看見陸幽蘭在池塘邊餵魚,便想捉弄她一下,於是輕輕走到她的身後,幽蘭還沒發現他,他就把幽蘭餵魚的魚食拿走了,幽蘭發現魚食沒了,起身一回頭看見唐晚意站在身後嚇了一跳,一步後退腳又一滑,一下子跌入了池塘中。

唐晚意就跳入池塘中救幽蘭,而幽蘭一掙扎已然跌落池底,唐晚意就在水中尋找幽蘭,當他發現了幽蘭,就直接抱住幽蘭向上游,一直游上了池塘邊,這時周琮拉着唐晚意,唐晚意拉住幽蘭,才上來了。

「周琮,快去叫大夫。」一邊按壓幽蘭胸骨的中下部一邊說:「幽蘭,你醒醒啊!我再不嚇你了。」

突然幽蘭一口水噴出,笑得不行,唐晚意這才發現又被這個丫頭愚弄了。「陸幽蘭,你會游泳。」

「當然會啊!」

「那你還假裝掉進水裡嚇我。」

「我沒假裝,是池塘邊的青苔太滑,不小心掉進去的。」

唐晚意看着陸幽蘭大笑不止,氣的不知所措,這時周琮把大夫找了過來,看見這樣的場面,也不知原因。幾人面面相覷,尷尬不已。

而唐母見陸幽蘭和昭若皆未有孕便向晚意施壓:「兒啊!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可晚意卻說道:「母親那不過是因為舜娶妻未告知父母,才有如此話語,而我事事稟告,如何不孝。那牢里的死囚,倒是有些為父母留下血脈了,可他們連父母都無法照顧,那你能說他們孝順嗎?」

唐母見狀也無法,便去勸說陸幽蘭:「幽蘭啊!你也該勸勸晚意,也要時不時去昭若房裡啊!還有要不要請個郎中為你調理一下身體啊?」

「母親,不用,我會去勸勸晚意的。」

這日陸幽蘭來到唐晚意書房,對晚意說道:「晚意哥哥,母親前幾日來找過我,讓我勸說你多去昭若房裡休息。」

「這事我自有主張,過來幫我研墨。」

陸幽蘭幫着唐晚意研着墨,晚意在寫着陸遊的詩,「逆胡未滅心未平,孤劍床頭鏗有聲」。

陸幽蘭問唐晚意:「最近是否為邊境之事擔心。」

「你怎麼知道邊疆最近不平。」

「邊疆不平早已不是一日兩日,而且能讓你愁眉不展的事情,想必就是邊疆之事。」

「父親年邁,我早已請纓領兵出征,但王爺卻至今未允。」

陸幽蘭問:「那是王爺根本不想平邊疆之患還是不想唐家功高震主呢?」

唐晚意答:「或許王爺是想先平朝堂內部,再平邊境之亂,王爺主張攘外必先安內。」

陸幽蘭說道:「我看未必,王爺想的是先獲得那至高無上的權力吧!」

「噓,此話不可對外人講起,就是晚玥也不能。」

「我知道,可你又不是外人。」

唐晚意欣喜,娶了陸幽蘭這麼久,好像幽蘭真的把他當成自己的家人了。

便說:「此時紅袖添香,不提朝堂之事也罷。」

「那為晚意哥哥紅袖添香的還有昭若妹妹呢!」

「幽蘭,可是吃醋了」。

陸幽蘭羞紅了臉,說道:「我才不是,不過那日看到你們在書房,像是琴瑟和鳴。」

「幽蘭妹妹,飽讀詩書,怎的如此用詞不當,只有你我才可稱的琴瑟和鳴。於表妹只可稱作兄妹情深。」幽蘭默不作聲,唐晚意卻笑着看着陸幽蘭。

這時候昭若趕來,說道:「表哥,今日我父流放,懇請表哥能否陪我送別父親。」幽蘭言道:「晚意,你去吧!」

唐晚意陪着昭若送別了姑父,也答應姑父好生善待昭若。昭若晚上心情不好,請求道:「晚意表哥能否留下陪我用一頓膳。」

唐晚意說道:「那好,我們一起用晚飯吧!」而此時陸幽蘭在等着唐晚意一起用晚膳,丫頭來報,說是大人已在昭若處用飯,陸幽蘭便自己一人先吃。

夜裡唐晚意回到陸幽蘭房中,看到陸幽蘭睡著了,便放輕了腳步,生怕吵到幽蘭。可此時幽蘭卻醒來了,問道:「晚意,你怎麼回來了,為何沒有在昭若那休息。」

「因為我惦記你,上次你生病,我自責不已。」

「我沒事,你去陪陪昭若吧!母親也希望能夠早日抱孫。」

「我想在何處休息是我的自由,當初是形勢所迫才留的昭若 。」

「你當初不也是形勢所迫娶得我嗎?」

「那如何相提並論。」

「有何不一樣。」

「自然不同,我與表妹從小便是兄妹之情,而與你從前並無情分,只不過後來,後來我才發覺你不是世上最好的女子。」

「那你還啰嗦什麼,還不快去昭若那裡。」

「但是我偏偏就對你。」

唐晚意終究還是沒有說出情有獨鍾這四個字。

陸幽蘭追問:「偏偏對我如何?」

「我偏偏對你一再寬縱。」

「那日後大可不必,母親已經教了我諸多規矩,不妨你也立個規矩,免得說寬縱了我。」

「不早了,睡吧!」晚意看着幽蘭入睡,自己在地上卻翻來覆去沒有睡着。

翌日清晨,唐晚意陸幽蘭用早飯,唐晚意邊吃邊看着陸幽蘭吃,幽蘭卻被看得不好意思,問道:「你今日是怎麼了」?

「我想跟你說昨日,哎,沒什麼,吃飯吧!」

「不早了,你也快些吃吧!別耽誤了上朝的時辰。」

「好,知道了,我自有分寸,這些小菜都是你喜歡吃的,還有這粥是你從前在陸府習慣喝的口味,你多吃些吧!」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是不是有事求我。」

「我求你,好,就當我求你沒事消停呆在唐府,別出去亂逛。」

「我幾時出去亂逛了,就那一次而已。」

「只那一次就嚇得我魂飛魄散了。」

「好,我不出去就是。」

唐晚意吃早飯便去了朝堂,然而朝堂之上,王爺居然同意了由唐晚意出兵,平邊境之亂,「唐晚意,本王盼你凱旋而歸,莫要讓本王失望。」

「臣必不負王爺之望,不勝絕不還」。

唐晚意回到唐府,父親交代了唐晚意半晌,唐晚意又告知了昭若此事,昭若十分擔心晚意,不希望晚意去平亂,直言:「表哥,此事太過危險,不能推卻嗎?」

「是我主動請纓,邊疆一亂,則朝局不安。我怎能苟安在此。」說完便轉身離開,獨留昭若哭泣,但是哭泣也是無用。

最後唐晚意來到了陸幽蘭房裡,告知陸幽蘭:「幽蘭,王爺已經同意我帶兵平亂,明日便出征。」

「晚意哥哥,幽蘭祝你凱旋而歸。」

「知我心者莫若幽蘭,四海雖大,然知音難求。若我凱旋,你可否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就是」

「不要離開唐府。」

「我不離開唐府就是。」

「我的意思是不要離開我,我曾經跟你說若你後悔了,許你離開,可是現在我希望你留在我身邊。」

「我若答應,是否你就會安心出征。」

「我只是希望你是心甘情願留在我身邊。」

「我答應你。」聽到這句唐晚意笑了,一展愁容,滿眼喜悅。

陸幽蘭又說:「既然你明日出征,今日怎可睡在地上,你上來睡吧!」

「那怎麼行,我怎可讓一女子睡在地上。」

「不如我們以被為界,各睡各的。」

「幽蘭,你這是要劃分楚河漢界嗎?也罷!隔着楚河漢界也好過睡在地上。」

幽蘭說:「既非楚河,也不是漢界,我又不喜歡下象棋,只是你明日出征在即,我怕吵到你,害你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