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傲劍狂尊
傲劍狂尊 連載中

傲劍狂尊

來源:外網 作者:林天林雨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林天林雨

天生絕脈,受盡冷眼,十九年寒暑礪劍,孕育心中劍種。試問諸天神佛,誰能接我一劍?展開

《傲劍狂尊》章節試讀:

在場眾人,此時還沉浸在震驚中,根本沒想到,林嘯會忽然出手偷襲。
即便是林飛龍,也有些意外。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林天已然提劍沖了出去。
當即勃然大怒,身上靈氣噴涌,凌空一掌,直接拍來。
「林天,你敢!」
「你兒子背信棄義,要偷襲殺我,我還有什麼不敢的?」
林天冷笑着。
根本不為所動,全身真氣凝練,劍體催發到極致,硬生生承受了林飛龍這一掌,手中長劍怒斬而出。
劍氣噴薄。
如同匹練一般橫空而至。
那林嘯本就受傷,又哪裡會是林天的對手,本以為這一箭偷襲,可以將對方射殺,結果沒想到,林天命大避開了,並且在第一時間發動反擊。
「爹,救我……」
林嘯臉色煞白,大聲呼救。
但可惜,他為了尋找最佳的偷襲角度,此時距離林飛龍很遠。
對方鞭長莫及,只能用掌力橫空轟擊,企圖以此阻擋。
但林天更狠。
直接以傷換命。
以硬接林飛龍一掌為代價,全力爆發先天真罡,劍氣斬來。
噗嗤!
血光迸濺。
那林嘯慘叫一聲,徑直倒在了血泊中,橫屍當場!
林天則是喉頭一甜,被林飛龍之前那一掌擊中,背後劍體都有裂紋浮現,受傷不輕。
「不!」
林飛龍眼看兒子被殺,怒火滔天。
當即眼睛血紅。
身上勁氣狂涌沸騰,如同一尊發怒的巨獸,殺意凌厲。
「林天,你這小雜種,竟敢殺我兒子,當眾行兇,還殺我這麼多林家弟子,罪該萬死!」
暴怒之下,林飛龍騰身而起,宛若猛虎,飛撲而至,掌中靈氣匯聚,一掌轟下。
竟如大山鎮壓,巨石滾落。
掌未至,已是引發靈氣暴動。
林天只覺得身軀一僵,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住,難以掙脫,周圍地面塌陷,竟都被那掌力擠壓得寸寸龜裂!
好強!
這就是靈海境強者的力量嗎?
舉手投足間,可以引動靈氣衝擊爆裂,動輒十萬斤以上的恐怖力道,絕非肉身之力可以抗衡。
即便林天有天元劍體,但畢竟初成,加上已經受傷,此時絕對無法承受這一掌。
不過,他也沒有慌亂。
既然出手殺了林嘯,他便料到林飛龍會發狂鎮壓,因此早就解下了背後的青陽古劍,拼着被純陽之火灼燒的危險,真氣灌入其中,引動劍中禁制。
「是你林家背信棄義在先!要殺我,來啊!」
說話間。
青陽古劍嗡鳴震蕩,劍身火雲翻滾,登時爆出道道烈焰光華。
林天只覺得全身灼熱。
好像血液都沸騰燃燒了起來,但這也賦予了他前所未有的力量。
當即一劍,向前斬出。
劍如火龍,橫空咆哮,似要將他多年的不甘和憤怒,宣洩出去。
只聽到轟隆一聲巨響。
火光炸裂,將靈氣狂潮撕開,大山斬碎,林飛龍大驚失色,只覺得熱浪撲面,好似面對一座爆發的火山,連忙收招。
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烈陽劍氣橫衝直撞,將他手掌洞穿。
恐怖的純陽之火,順着傷口侵襲,幾乎將他整條手臂融毀。
「這是……劍樓中的古劍?你竟能得到古劍傳承認可?」
林飛龍往後退開三步,臉色鐵青!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林天手中居然還有這種底牌!
劍樓中的古劍,都是早年大河劍宗高手遺留下來的不世神兵,擁有不可思議之威力,尋常天才,最多也就引發共鳴,勉強得到認可而已。
只有極少數人,才能真正得到古劍認可,獲得傳承。
林天,居然能夠掌握一柄古劍!
難道說,今日城中劍鳴六響,竟是因林天而起?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林飛龍頓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此時此刻,其他林家長老,也都驚駭無比。
林飛龍可是貨真價實的靈海境巔峰修為,即便林天突破了先天,但彼此也差了一個大境界,實力可謂天差地別。
誰也沒想到,林天居然可以一劍將林飛龍逼退。
甚至傷到了他。
這未免太不可思議。
「是那把劍!劍樓古劍,大河劍宗先輩的傳承!」
「林天竟然有此等天賦,能得古劍垂青?」
「完了!這樣一位天驕,未來成就必不可限量,若他因此仇視林家,日後林家再無立足之地!」
林家眾人,此時都是後悔莫及。
早知林天如此驚才絕艷,他們說什麼也不會讓林飛龍亂來。
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林天對林家積怨已深,不可能再回歸,留着他,只會成為禍患。
必須在他沒有成長起來之前的,將其抹殺。
若能奪下古劍,或許還能李代桃僵,得到一個拜入大河劍宗的機會!
林家也將因此騰飛。
當即。
幾位長老挺身而出,先是將周平等人困住,隨即,又有數人爆發氣勢,飛入場中。
「林天!你鬧夠了沒有?林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無法無天,殘殺同族,罪該萬死!」
「交出古劍,再自願獻出血髓,或許看到你父親的面上,我們可以饒你不死,只將你囚禁在地牢,度過餘生!」
林家一眾長老聯聲逼迫道。
「住手!你們林家太過分了,背信棄義不說,現在還要以大欺小,搶奪古劍!還有沒有將我們大河劍宗放在眼裡?」
周平這時候忍不住也開口罵道。
他沒想到,林家人居然會這麼瘋狂,全然不顧自己這個尋劍使在場,居然還想殺人奪劍!
「哼,只要林天一死,古劍就是無主之物,我林家自會有後輩天才接替,你若是配合,林家會記你一份人情!」
林飛龍冷哼一聲。
隨即,轉過頭來,目光凶厲地道:「小畜生,你今日必死!就算你手持古劍,也休想活着離開!誰也救不了你!」
說完,身上靈氣翻湧,轉手取來一柄長刀,飛身殺來。
其他林家長老見狀,也都紛紛爆出真氣靈氣,氣勢聯合鎮壓,將林天困在場中,防止他掙扎反抗或是逃跑。
殺意籠罩。
林天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只恨,恨自己太過弱小。
自從踏入林家大門那一刻開始,他的生死,就一直被別人掌控左右,誰都可以對他喊打喊殺。
很多時候,道理,並沒有拳頭有用。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難受。
他從來沒有過什麼野心野望,所求的,只不過是和妹妹可以活下去而已。
但即便是這麼質樸的願望,卻也無法做到。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這樣,弱肉強食,你不殺人,別人卻要殺你,想要活下去,只有變強,強到所有人都畏懼恐懼,強到這天地都無法奈何,那時候你才有資格掌控自己的命運。」
劍魂的聲音,悠悠傳來。
他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不過。
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一聲清冷的劍吟聲,響徹天際。
似龍吟,如炸雷。
在場眾人不禁都是臉色微變,彷彿同時被劍氣鎖定了一樣,不敢妄動。
下一瞬間。
驚鴻破空,一道璀璨劍光,宛若流星,劃破雲層。
不知從何而來。
裹挾着冷厲刺骨的寒氣,猛然落下。
噗嗤!
劍光閃,血光現。
場中的林飛龍當場慘叫一聲,竟是被那劍光直接洞穿了眉心,身軀猛然僵住,跌落下來,雙目圓瞪,已是變成了一具屍體。
緊接着,劍光閃耀。
林家一眾長老,全都悶哼吐血,被那劍光餘波擊中,全都跪了下來。
只是一劍。
林家家主林飛龍身死,數名長老重傷。
其他人甚至連出手之人是誰,都看不到,如此恐怖的手段,簡直駭人聽聞。
「神通!是神通!」
「鳳陽城怎會有神通境強者駕臨?」
「是誰,到底是哪位前輩,為何對我林家出手?」
林家上下,都是驚駭絕倫。
其他家族,此時也都看到了那劃破長空的一劍,驚恐莫名,鳳陽城中人人自危。
片刻後。
那劍光微微收斂。
緊接着,一個清冷的聲音,彷彿從雲端傳來。
「膽敢襲殺我劍宗弟子,你們林家,膽子不小。今日,我只是小懲大誡,若有再犯,必不輕饒。」
大河劍宗!
是大河劍宗的強者到了!
周平聽到這聲音,不由鬆了口氣。
林天此時,則是望着半空中的璀璨飛劍,心馳神往。
這位大河劍宗的強者,也不知是誰,根本不需到場,便可以神通御劍,隔空殺敵。
林飛龍和林家眾人,十數名靈海境的強者,幾乎把他逼入死地。
但在這位強者面前,卻是跟螻蟻沒有任何區別。
隨手一劍,便可鎮壓滅殺!
太強了!
自己什麼時候能夠也有這般手段?
若有這等實力,誰還能夠欺負自己和妹妹?
他心中激動,對這大河劍宗,也更多了幾分期待。
「隔空御劍,應該是古法御劍神通,這大河劍宗還有點本事。出手的這個小丫頭,也不錯,她應該就是你的接引人了。」
劍魂這時候開口說道。
林天聞言,點了點頭,正要說話。
那劍光中卻是再次傳來女子的聲音:「周平,將青陽劍主,帶來劍樓見我。」

《傲劍狂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