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暗夜狂想曲
暗夜狂想曲 連載中

暗夜狂想曲

來源:google 作者:葉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明 都市小說

世界靈氣慢慢復蘇,老物件開始出現神奇的作用嫁妝箱、化妝鏡、老舊照片、破舊鑰匙、髒兮兮的洋娃娃深山裡的小村莊,小孩子的遊樂園,河邊的祭祀廟宇葉明無意間得到了一枚民國的銀元,又將開啟了一段怎樣的奇幻人生展開

《暗夜狂想曲》章節試讀:

讓身體稍微休息一下,他提着屠刀,看向最後跪着的張寡婦。

『幸好,一整天沒吃東西,沒什麼可吐的。只剩下最後一個了,趕緊完成任務,活下來。』

「你確定要對我動手嗎?要是我願意,白天的時候,你就死了。」嘶啞、低沉的聲音響起,是張寡婦,乾屍狀態的她,聲音也不再妖媚。

「走吧,你不想進去看看么?」說話的同時,最後一具乾屍緩緩站起,走到宗祠的圍欄邊,推開柵欄,徑直走了進去。

進入到宗祠周邊燈光的範圍,乾屍開始出現變化,豐乳肥臀、楊柳細腰的張寡婦又回來了。

沒有管葉明,說完話,寡婦推開宗祠的大門走了進去

葉明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背影,這和自己拿到的劇本不一樣啊,敵人怎麼突然變中立了?

既然搞不明白,那就不要折磨自己的腦子,進宗祠最重要。

緊跟着前面性感撩人的身軀,他亦步亦趨的走進了宗祠。

宗祠里,四周本應該擺放着靈牌的地方,是一盞盞燃燒着的油燈。

**檯子上,原本應該掛着祖先畫像,現在聳立着一座凶神惡煞的佛像,佛像腳踏披着人皮的魔怪,手裡拿着骷髏碗,裏面盛滿人的鮮血、心臟、腸子等物,頭顱下垂,雙眼直直的盯着,宗祠中間的金絲楠木棺材。

寡婦安靜的站在棺材邊上,沒有任何動作。

葉明看着棺材,心跳加速,這就是最後的答案,可是,為什麼進度沒有變化?

『都到這一步了,該不會要讓我開棺吧?』

他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靠近棺材。

「吱呀」,被嚇了一跳的葉明後退幾步,不等他有所動作,棺材蓋突然間,自己飄了起來,緩緩靠落在棺材邊。

一襲雲錦描金,勾勒血色彼岸花,宛如天邊流霞的嫁衣,外面罩着極柔極薄的緋色鮫紗,綴着米粒兒珍珠的喜帕,遮蓋住她的絕世容華。攔腰束是流雲紗蘇綉鳳凰的腰帶,恰到好處的勾勒出,棺中女子玲瓏巧致的身材。

看着棺中的女子,這應該就是,當時投井的新娘子。可不是說屍體沒找到嗎?不是說宗祠里是衣冠冢么。

『七婆沒道理騙我,這裡一直被立為禁地,她應該也不知道這裡的情況。』

『既然是禁地,張寡婦為什麼又可以進來,她到底是敵是友?』

一陣響動打斷了葉明的思考,嫁衣少女挺着腰,緩緩的坐了起來,雙手倚靠在棺材邊緣,冷冷的看着他。

「你是來替那些人報仇的么?」少女的聲音如珠玉落盤,清脆悅耳。

「畜生不值得這麼做。」

「咦,你這人有點意思。」聽到葉明的回答,少女眼前一亮。

「秀兒都告訴我了,你是個正人君子。」

『秀兒是誰?她怎麼知道我是正人君子,看不起誰呢?』看到棺材站着的張寡婦,葉明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之前沒動手,還能直接進來。

這村子,原來早被敵人打入內部了,村長老頭活該涼透。

「我只是道德還在。」葉明回道。

「既然你不是來替那些人報仇的,那你進來幹嘛?」

「我說我只是路過,討口水喝你信嗎?」

「不可能,我明明在村子周邊布了迷蹤陣,一般人進不來,村裡人也出不去的。」少女用一副,你休想騙我的眼神看着葉明。

現在這情況,多說多錯,不過倒是弄明白了,原來那白霧是陣法。

怎麼感覺,這少女有點單純啊,試試套點話?

葉明擺出一副,我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的表情。

「這點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這些人,而是要困住他們?」

「你也以為,是我在折磨他們對嗎?我給你說,這可和我沒關係。」

「當初那高僧,為了鎮壓那些冤魂,讓他們用棺材來裝斂外鄉人的屍骨,說這樣就能讓那些被殺的人,入土為安了。但是那高僧沒說,自家的棺材給別人用了以後,別人是入土為安了,可自己,那可就好死不得超生。後來他還把村子布局,改成現在這樣,雖然成功的超度了那些冤魂,可活人一直生活在這裡,最終,也變成了那幅不人不鬼,不生不死的模樣,純粹是自作自受。」

「其實我一開始,是想把他們全部殺了,但是看到他們這幅樣子,我反而更加開心。索性就在村子周圍布了陣法,防止這些人跑出去,也防止外人誤入。」

「他們不值得同情,罪有應得。」

「好了,我要繼續睡覺了,你拿着這個,就能走出迷蹤陣。有秀兒在,外面那些人,不敢動你。」

一顆玉珠從棺中飄出,落入葉明掌心。

原來如此,這就是村子的秘密,七婆不了解內情,她以為是少女在懲罰他們。

其實一切的一切,都是這些人自找的。

任務要求一:已完成。

任務要求二:進度100/100%,已完成。

腦子的提示出現,他已經開始,慢慢習慣這種感覺。

眼前一黑,葉明回到了書桌前,右手握着殺豬刀,左手還捏着玉珠。胸口和身上的傷口還在劇烈疼痛,這些都告訴他,之前發生的一切,不是做夢,也不是幻覺。

平時因為工作的原因,磕磕碰碰在所難免,日常的跌打損傷葯,他都有備一些。

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葉明一邊清理傷口,一邊梳理今天遇到的怪事兒。

看看時間,PM 00:05,才過去五分鐘,可自己剛才,明明經歷一天一夜。

『看來時間是不對等的,我在穿梭過去的時候,這邊幾乎保持着靜止狀態。』

『還有,應該是身體整體穿梭,身上的傷口就是很好的證明。日常衣物和硬幣都一起過去了,包里的錢好像沒有一起過去,也就是說,其他的非道具物品是無法帶過去的,但是衣服又怎麼解釋呢?還有穿梭時間,是隨機的還是有規律的?』

『還有沒有別的人也能穿梭呢?這個世界,似乎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