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安天羽俞慧兒
安天羽俞慧兒 連載中

安天羽俞慧兒

來源:外網 作者:陰間狩靈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陰間狩靈人

黃巢緣何能釋放八百萬陰魂?滅黃名將安敬思的後人又有怎樣的使命?安家新一代狩靈人秉承先祖遺志,攜手道門閭山派嫡傳弟子,斗妖邪、破奇案。不論是連鬼都害怕的?,還是無人能夠破解的腐屍林,縱使面對鬼仙大能,狩靈人毅然決然的舉步向前。在每一次的戰鬥之後,距離真相就更加的接近一步。展開

《安天羽俞慧兒》章節試讀:

看着眼前這個學生,俞慧兒忽然身子靠近了一些,把安天羽嚇了一跳,本能的就往後挪了挪身子,心臟「嘭嘭」直跳。
被女孩子這麼近距離的觀察,還是安天羽人生以來頭一回。
「你是少數民族嗎?怎麼眼睛是碧綠色的?」俞慧兒問道。
「這……我是漢族,有少數民族的血統,所以眼睛是綠色的。」安天羽的回答都有些結巴了。
安天羽並沒有完全的說實話,單純從眼睛的眼色來判斷的話,一般人會以為他是西北維吾爾族或者是其他一些西北地區少數民族的人。
其實,安家自古以來都有着古代粟特人的血統,只不過,隨着歷史車輪的轉動,那些粟特族人要麼融入到了中國,要麼遷徙到了中亞地區。真正的粟特族人,已經沒有了。
而安家,也不完全都是一個個生着碧眼的。每隔數代人,才會有一個。而這種生出碧眼的人,則有着一種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能夠看到陰物與活物接觸後留下的印記。這種眼睛,在安家稱之為陰眼。
地上躺着的死者身上的那個巨大的黑色手掌印,之所以安天羽能夠看到而正常人看不到,就是因為那是陰物接觸到了死者留下的印記,只有陰眼才能發現。就連道門中能夠辨識陰陽的慧眼、佛門的天眼,甚至是道門傳說中千古難尋的旁慧都看不到。
可以說,陰眼,是安家狩靈人的標誌和獨有的能力。
「你的家在哪?家裡都有什麼人?」俞慧兒繼續問道,就如同是官方審訊一樣。
「我家在一個小縣城,父親早年去世,母親一個人在家。」安天羽說道。
也不知道怎麼了,在俞慧兒的面前,安天羽很是緊張,尤其是這種四目相對的情況之下。
俞慧兒接下來又問了一些問題,很快短粗胖就背着一個大包呼哧帶喘的跑了過來。
「我草,你這包里都是啥啊?太沉了吧!」
安天羽被短粗胖的話叫回了神,情緒上也頓時平復了下來。接過短粗胖手裡的包,安天羽轉動密碼鎖,然後從裏面取出一個半透明的塑料瓶。
「高法醫,我想向死者的脖子上吹一點硃砂的粉末,沒問題吧?」安天羽問道。
「硃砂?」
一聽到是硃砂,俞慧兒不明所以,就連高法醫也都不知道安天羽要幹什麼。
「只是輕微的粉末,等你們看到了之後將粉末吹掉就行了,不會給屍體造成任何損傷的。」
「高法醫,您看呢?」俞慧兒拿不定主意,但眼神之中已經帶着一絲的期待。她倒是想看看,死者身上到底有着什麼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
「微量的話還是可以的,不過要控制範圍。」高法醫囑咐了一句。
安天羽微微點頭,將粉末倒在了手掌一點,靠近死者脖子之後,輕輕的一吹。硃砂的粉末立刻就被吹出了一些,散落在了死者的脖子上。
這時候,只見隨着硃砂粉末的落下,死者的脖子上竟然漸漸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印。
見到這一幕,俞慧兒和高法醫都愣住了。
最後,還是高法醫反應快,連忙叫來拍照的官方,對手印進行拍照。
這個手印,雖然很淡,可是整個形狀卻比一般人的手掌大出不少。尤其是五根手指,奇長無比。
這種利用硃砂屬陽的性質來讓某些屬陰的印記顯現於常人眼中的方法,在安家世代相傳的《陰符道經》裏面稱為硃砂照陰,是一種很尋常的法子。畢竟自古以來,狩靈人難免會在處理陰物的時候遇到普通人,或者說不乏一些衙門裡的人。
為了闡明自己的清白和印證死者死亡的不尋常,硃砂照陰往往能夠提供不小的幫助。
「這是怎麼回事?」俞慧兒不免問了一句。
高法醫一聲沒吭,蹲着身子仔細的觀察着,但似乎也沒什麼定論。
「硃砂屬陽,遇到屬陰的東西就會發生陰陽中和。所以,被中和的硃砂才會跟其他沒發生中和現象的硃砂形成對比,呈現出了一定的形狀。」安天羽收好了硃砂,將瓶子放進了包里。
「屬陰,屬陽?」高法醫狐疑的看向了安天羽。
「單純從死者的死狀上看,眼球突出,很像是上弔死的。另外,舌頭能夠伸出這麼長,想必是上吊的繩子一定處在死者喉嚨的下方。因為如果繩子在喉嚨的上方,舌頭是不會伸出來的。高法醫明白這一點吧。」
高法醫點點頭。
「當然了,死者的身上並沒有勒痕,但為什麼會出現上吊的死狀呢?」說到這裡,安天羽虛空將手放在了那個黑色手印之上,並且擺出了跟手印一樣的姿勢,繼續說道:「像這樣掐住死者,同樣造成眼球突出和舌頭伸長。
巨大的手彷彿鉗子一樣掐住了死者喉嚨下方,就能造成與上弔死亡差不多的死狀。但是……」
「但是什麼?」不知不覺之中,俞慧兒和高法醫都被安天羽的話給深深的吸引住了。
「但是我相信,死者死亡的時候並沒有人掐着他。所以,殺死死者的是屬陰的。」安天羽沒有直接了當的說是有陰物掐死了死者,因為這樣說官方絕對不會相信。
俞慧兒此時卻搖搖頭,說道:「剛才我做了詢問,死者當時跟他的同伴正從外面往學校走,當走到這裡的時候突然就昏倒了。短短几秒的功夫想殺人,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是怎麼做到的?」
「我剛才說了,殺死死者的是屬陰的。」安天羽斬釘截鐵的說道。
「屬陰的?是兇手的生辰八字屬陰嗎?」很顯然,高法醫並沒有理解這個「屬陰的」代表着什麼。
「第一、死者死亡的時候身邊有活人,而且周圍來往的學生也眾多,不會有下手的機會;第二、剛才俞警官也說了,短短几秒鐘死者就從昏倒變成了死亡;第三、死者脖子上奇異的黑色手印。再結合我剛才說兇手是屬陰的,難道兩位還猜不出來嗎?」
「你是說……」高法醫最先明白了安天羽的意思,頓了頓說道:「是那東西?怎麼可能?」
高法醫滿臉的不屑,緩緩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說道:「小夥子,你確實是個人才,不過也不能說的這玄乎吧。」說完,高法醫就向遠處走去,跟其餘官方說著什麼。
「你是說是鬼乾的?」俞慧兒好像並不怎麼排斥這種說法。
安天羽也懶得解釋,畢竟有些東西是不能公之於眾的。索性,就拿出了手機,點開了自己的微信名片二維碼,說道:「這是我的微信,如果有什麼事想找我的話隨叫隨到。」
俞慧兒拿出手機,剛想添加微信,但轉念之間又停住了。
「俞隊長,現場都已經拍攝下來了,屍體什麼時候運回局裡啊?」正在這時,一個官方向俞慧兒喊了一嗓子。
「哦,聽高法醫的吧。」俞慧兒掃了一下安天羽的二維碼就起身繼續辦案了。
安天羽收好了手機,拎起了包就出了警戒線。
這時,短粗胖靠了過來,一把就摟住了安天羽的肩膀,豎起大拇指說道:「我草,你小子真牛逼啊。我還以為你真是幫官方破案呢,原來是想要美女警官的微信啊。這手段,真他娘的牛逼!」
安天羽微微一笑,其實,他根本就沒想這麼多,完全是因為陰物的出現,他作為安家當代的狩靈人,必須要出手,否則愧對狩靈人這個稱謂,更是愧對之前向老祖宗屍骸起的誓。安家狩靈人,做的就是這份工作。既然正式出山,那就責無旁貸。
回到宿舍之後,短粗胖藉著殘餘的酒勁兒將剛才的事情胡吹海吹一通,聽的整個宿舍議論四起,感慨萬千。
夜半時分,安天羽久久無法入睡。大學三年來都平安無恙,怎麼突然之間就出現了陰物呢?而且,這三年來憑藉同學們雜七雜八的各路八卦趣事,也沒聽說過學校里有什麼鬧鬼的傳聞啊。
想着想着,安天羽便逐漸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頭腦一陣清明,就好像睡得飽飽的似的。
看了一眼手機,才凌晨兩點半。
而正當安天羽準備翻個身接着睡的時候,忽然聽到了樓下傳來了一陣彷彿是天籟之音的笑聲。那笑聲,就好像是無憂無慮孩童所發出的。聽上去,似乎是個女孩正在笑。
只不過,只有一陣陣清脆的笑聲,而沒有對話的聲音。
安天羽所在的宿舍樓是一棟相對老舊的宿舍樓,是二樓。樓下南面有一個長長的小院子,是平時同學們曬被子用的。裏面有一些建築垃圾,也有一些從樓上扔下來的瓶瓶罐罐。聽聲音,這笑聲就是從那裡發出來的,而且就在安天羽宿舍的正下方。
現在這個時間,宿舍樓門早就被宿管大爺給鎖上了的。是哪個女生在大半夜的跑到男生宿舍樓下發笑呢?
正想着,安天羽對面上鋪發出了一絲輕微的響動。定睛一看,發現大夏天的老大竟然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正在瑟瑟發抖。

《安天羽俞慧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