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暗黑破壞之神
暗黑破壞之神 連載中

暗黑破壞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阿修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阿修羅 雅杜紗

千年之後,一段往事,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眾神之間隱藏真相,少年為尋找真相,奪得萬人天下,以武相逼,揭露出驚天陰謀,故此戰爭爆發,揭露歷史背後的污點,成為真正的暗黑破壞之神面對愛情,他選擇放棄,愛人為他而死,他選擇逃避,然而戰火的陰影卻永遠伴隨着他度過了千年,直到展開

《暗黑破壞之神》章節試讀:

三人一路有說有笑的走了三個多月終於到達了杜沙王國的邊境,那裡是個茂密的森林,在森林的外面卻是一處廣袤的平原,上面卻屹立着一座嚴肅的城池——雷哈托,這是杜沙的邊陲重鎮,也是杜沙用來與外界進行貿易往來的場所,所以這個重鎮里聚集了很多來自其他國家、部落,甚至是一些僱傭軍團的人。
三個人剛一走出森林的時候,阿卡那羅就攔住了阿修羅說道。
「閣下一會兒到了那裡就說自己是來朝拜的,否則守衛的士兵是不會讓我們進去的。」阿修羅聽完後看着阿卡那羅,他眨了下眼說道。
「好,就按你說的辦。」賴兒先是瞅了瞅他們二人,接着就啞啞的跟在身後,三個人剛一走到城門口的時候,一個衛兵攔住了跟在身後的賴兒,直嚇得她渾身抖了一下並看着那個衛兵,只見此人一臉色咪咪的樣子朝着她就靠了上去,阿修羅一氣之下正想上前阻攔的時候,卻被阿卡那羅一把攔在胸前,並小聲的說道。
「閣下,最好還是不要動氣,讓我來解決。」說著他笑咪咪的走上前說道。
「這位長官,這是我鄉下的侄女,她有病,需要去鎮上的醫官那裡檢查一下,請您放行好嗎?」那人一聽女孩子有病立刻往後退了兩步狠狠的問道。
「她得了什麼病?」阿卡那羅恭敬的彎下腰回答道。
「她得了諾雷巴,是急性的。」那士兵一聽,頓時臉色都變了說道。
「走吧,走吧。」於是,三人總算是離開了,可是這一路上,阿修羅奇怪的問道。
「什麼是諾雷巴?」阿卡那羅聽完立刻回答道。
「諾雷巴,是一種渾身長滿疙瘩的疾病,到了一段時間後,全身都會潰爛,所以很多人都很害怕這個,所以不敢靠近。」阿修羅一聽失聲說道。
「麻風病啊。」阿卡那羅看了眼阿修羅後問道。
「閣下的麻風病是什麼啊?」阿修羅笑了一下說道。
「沒什麼的,只是我以前呆的地方常有的一種疾病,沒什麼的。」說完,阿修羅忙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
「哎!這個的語言真難懂,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說著三人正走在大街上,兩邊擠滿了人,到處是行人與商賈,他們相互爭論着貨物的價格,還有一些穿盔甲的士兵牽的戰馬四處走動,看樣子這裡真的是什麼都有,凡是走卒販夫都一律吆喝着,當三人來到一處官邸樣子的建築面前時,那裡的人更多了,很多士兵或是一些穿着古怪的人都伸長了脖子望人群裏面探着腦袋,深怕裏面有什麼好東西失蹤了一樣,使得原本就好奇的阿修羅也擠進了人群,阿卡那羅正想要拉住他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阿修羅大半個身子都已經夾在了中間,而且手舞足倒的往裏面探尋着,直到一聲長號傳來。
「嘟——」四周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阿修羅這才一下子撲到了立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來一看,上面寫着一些地點、名字,還有一些根本看不懂,正當他想拿着這些給阿卡那羅看的時候,卻被賴兒一把揪着衣服拉到了地上,整個人向後仰了過去,阿卡那羅衝上前來對着他的耳朵里小聲的說道。
「閣下,先別討論其他的事情,等車隊過了再問也不晚。」阿修羅皺着眉頭奇怪的問道。
「怎麼了?為什麼要等什麼車隊過去?這是幹嘛?」阿卡那羅先是瞅了眼四周後,又爬在他的耳邊說道。
「剛才的號聲是杜沙公主出行的號角聲,一律市民都要跪下迎接。」阿修羅莫名其妙的跪在那裡小聲的念叨着。
「什麼嘛!我還以為是國家總統呢?」正說著,大街的**走過來兩隊整齊的迎賓隊伍大約有五十人,接着跟在後面的就是數十個女人提着花籃一邊拋灑鮮花一邊跳着舞,再後面就是一個由六匹白馬拉動的馬車,阿修羅好奇的想知道公主是個什麼樣子,可惜一抬頭卻發現整個馬車倒像是個蚊帳,四周被全部罩了起來,根本看不到裏面的情況,阿修羅嘆了口氣說道。
「真是衰!連個什麼公主都看不到,這哪裡和書里寫的一樣啊。」車隊過後,大家也都站了起來,此刻的阿修羅拿着剛才的東西走到了阿卡那羅面前問道。
「能幫我看看這是什麼東西嗎?」阿卡那羅左看看右看看後才驚訝的說道。
「我的老天啊,你接了一個僱傭軍團才能完成的任務。」阿修羅聽完後失聲喊道。
「什麼?這是什麼任務?什麼僱傭軍團?」阿卡那羅這才給他解釋道,原來阿修羅湊上去的那個地方是一個被稱為勇者之地的集會場所,也是這個大陸上最盛行的活動,許多其他國家的獵人們都會因為客觀的**來這裡,另外還有很多僱傭軍團也相繼來到這裡,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除了**之外還有一個被稱為「勇者」的稱號。
阿修羅聽完阿卡那羅所說的以後心裏頓時感覺到了一種興奮的感覺,畢竟擁有力量後的他從沒施展過,而且過去的陰影總是讓他感覺自己曾被欺負與侮辱,人性在這個時候開始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轉變,阿修羅也同樣因為這種轉變而變得異常興奮,就連賴兒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如此的神情,更別提阿卡那羅那驚訝的表情了,聽到阿修羅拿到一個任務的時候,一名執行官走到了他的面前,並從他的手裡拿走了那張東西,在看過之後,執行官看了看阿修羅,又看了看身邊的兩個人後才問道。
「你們打算自己去完成這個任務嗎?」阿修羅興奮的點了點頭說道。
「沒錯,請告訴我們那上面寫着什麼任務?」執行官有些不敢相信的又看了眼阿修羅後才說道。
「這是一個艱難的旅程,任務是皇家發放的,是讓你們去剷除艾斯特利亞森林裏的怪獸——莫拉密斯,你們準備好了嗎?」阿修羅點了下頭說道。
「小意思,不用緊張。」一旁的阿卡那羅渾身發著抖說道。
「真是不可思議,你到底從哪裡來?你是誰?」阿修羅轉過頭去在他的耳朵邊低聲說道。
「我從哪裡來與你沒關係,不過我的名字你一定要記住,我是……阿……修……羅……」說完他走到執行官的面前問道。
「請問,我要是執行完了是不是該給我些什麼?」執行官瞪着大眼看着眼前的年輕人嘆了口氣說道。
「年輕人,如果你真的能殺了那怪物,你會得到一大筆賞金,另外還有一個稱號。」阿修羅聽完後轉過身拉着二人離開了那裡,就在這一瞬間,那位執行官一直仰望着目光看着三個人的背影,沒過一會兒就聽到衛兵大聲的喊道。
「殿下駕到!」執行官連同他的同僚還有那些擁擠在一起的傭兵們都整齊的跪在地上高聲大叫。
「殿下!」伴隨着聲音,一個年輕美麗的女人走到了人群中,她修長的身軀與那金色的長髮就好象是秋天的麥穗,柔軟而細膩,白皙的皮膚如芙蓉一般稚嫩,水靈般的眼睛帶着一股股善良的靈氣,再加上那華麗的裝扮,她的成熟就更具有女人的魅力,因為她是杜沙最美麗的女人——伊麗紗,公主幽雅的走到了案几上,隨手拿起了那上面的一些任務清單,此刻的她忽然問道。
「雷哈諾。」剛才的那位執行官立刻上前恭敬的說道。
「殿下。」公主問道。
「我哥哥的那份任務由哪個軍團接去了?」雷哈諾沉默了一下才說道。
「王子殿下的任務是由三個年輕人接走了。」伊麗紗聽完後先是驚訝的看着雷哈諾,接着就問道。
「什麼?三個年輕人?那該不是哪個傭兵團的首領吧?」雷哈諾誠懇的回答道。
「殿下,根據我的經驗來看,這三個人是外國人,不是本國的,而且他們三個的樣子不像是哪個傭兵團的首領。」伊麗紗感嘆的說道。
「又是三個可憐的百姓,我真希望哥哥沒有把這個任務放在這裡。」她善良的口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感而嘆。
可是,誰能知道阿修羅卻巴不得在什麼人或動物的身上施展一下自己的本領,也只有賴兒最清楚他的想法,但是阿卡那羅卻一路上不斷的問道。
「閣下真的不害怕嗎?那個怪物可是我們這個大陸上最強大的野獸,而且能夠抗拒高級魔法的攻擊,您真的不害怕嗎?」阿修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你能不能說點好的啊,沒有把握的話我怎麼敢接這個任務呢?」阿卡那羅聽完後小聲的說道。
「我也是陪你們來的,等把你們送到目的地,我就回國去。」這一席話正好被阿修羅聽了個正着,他斜眼瞪了一眼阿卡那羅後便對着賴兒問道。
「你對這個怪物有多了解?」賴兒停頓了一下後說道。
「莫拉密斯是大陸上少有的七級幻獸,攻擊應該是最強悍的,而且莫拉密斯是屬於體形巨大的那種,按道理來說這種東西難不倒哥哥你的。」聽到賴兒的話後,阿卡那羅驚訝的望着二人,他不停的問自己,這兩個人來自哪裡,怎麼對這種可怕的怪物卻一點也不害怕,而且還說出那種輕鬆的話來,正當他冥思苦想的時候,三個人已經站在了艾斯特利亞森林內,這個森林是整個杜沙王國境內最大的森林,也是幻獸出沒最多的地方。
三個人站在那裡先是觀望了一下裏面,可是,此刻的天已經黑了,森林內迷霧滿布,阿修羅細細的頃聽着裏面的動向,可是卻出奇的安靜,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為什麼皇家要僱傭人去剷除這個怪獸,只因為這個怪獸原本出現在遙遠的北方山谷,可是最近卻有一隻忽然來到了這個森林,使得原本幻獸豐富的地方卻變成了殺戮的戰場,杜沙是一個魔法的王國,他們對這些具有奇怪異能的幻獸大多是活捉來飼養以後成為自己的戰獸,然而莫拉密斯卻因為飢餓不斷的殘殺這裡的幻獸,以至於整個森林變得異常恐怖。
阿修羅一邊走一邊拉着賴兒,阿卡那羅左看看右看看的緊緊跟在他們身後,身怕自己會一個不巧遇見那個倒霉的東西,三個人就這樣趁着稀薄的月光走進了森林內,大霧越來越濃了,潮濕的空氣每吸進一口都會讓人反胃,只有阿修羅捏緊了拳頭等待着時機。
忽然,一個巨大的身影朝着他們走了過來,阿修羅將賴兒推到自己的身後說道。
「站在我身後別動。」說著阿卡那羅也害怕的躲在他的身後,只見莫拉密斯巨吼一聲已經來到了阿修羅的面前。
它那巨大的身軀足有三米多高,醜陋的長相難以形容,最獨特的卻是莫拉密斯只有一隻眼睛長在額頭的中間,而且還是血紅色的,阿修羅嘲笑般的說道。
「我以為這是什麼怪物呢?原來是個臭蟲?」說著他隨手就甩出了一個大火球,莫拉密斯嚎叫一聲後,揮舞着巨大的利抓將火球一把擋了開來,阿修羅嚇了一跳,他怎麼都沒想到這怪物連高級的火球都不害怕,此刻的莫拉密斯氣憤的輪着爪子就朝着阿修羅砸了過去,只聽「嗵」的一聲,阿修羅雙手架在那裡擋住了對方的一擊,可是阿修羅腳下卻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坑,身子頓時下去了少半截,賴兒個子小,但是此刻的賴兒剛好與阿修羅來了個平頭相對,阿卡那羅就驚慌的往後跑了開來,莫拉密斯見到對手毫髮無損的站在那裡,它舉起雙抓再一次朝着阿修羅砸了下來,阿修羅猛然間也是大聲的怒吼了一下,他全身上下冒着金光,莫拉密斯的雙抓正要落下來的時候,阿修羅照着怪物的隔空揮了一拳,只見一道金光迅速的從怪物的身體穿了過去。
莫拉密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像是時間停止了,它的雙抓就在離阿修羅不到20CM的地方停住了,阿卡那羅好奇的走上前用手推了一把,就瞧見莫拉密斯硬棒棒的倒在了地上,很顯然這個怪物就這樣死了,恐怕阿卡那羅又要驚訝一番了,他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可是他又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那種強大的力量,就在阿修羅怒吼的時候,阿卡那羅渾身上下都豎起了寒毛,而且他僵硬的身體一直都停頓在那裡,此刻的阿修羅走到阿卡那羅身邊問道。
「我們該怎麼把它帶回去呢?」阿卡那羅本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轉念說道。
「不用,只要拿着它的魔核就可以了。」阿修羅雖然不知道魔核是什麼,可是阿卡那羅已經拔出一把匕首從莫拉密斯的腦袋裡取出了那玩意兒,大約有核桃那樣大,看起來倒像是腦袋裡的硬化物一樣,阿卡那羅遞了過來,阿修羅覺得噁心便推脫道。
「還是你拿着吧。」說完阿卡那羅倒是很高興的將那魔核用一塊布緊緊的包好放在懷裡,賴兒拉着阿修羅的衣服問道。
「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阿修羅一想現在是深夜,總不能睡在森林裏吧?想來想去他問着阿卡那羅說道。
「你身上有錢嗎?咱們去鎮上的旅館裏找個地方睡覺吧。」阿卡那羅點了點頭說道。
「有啊,我身上帶着王子殿下臨行前給的路費。」阿修羅聽完後帶着賴兒就朝着森林的出口走了去。
三個人回到鎮上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大街上依舊是歌舞昇平,眾多的酒鬼與**糾纏在一起,人們被那糜爛的生活充斥着自己,阿修羅雖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可是現在的他卻只能搖着腦袋,無可奈何。
阿卡那羅很快就找到了一間臨街的旅館,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很乾凈,三個人剛一進去的時候,旅館的老闆卻笑呵呵的迎上來說道。
「哎呀,原來是你們啊。」阿卡那羅吃驚的問道。
「您認識我們嗎?」老闆眯着眼說道。
「自從你們接了那個任務去剷除莫拉密斯後,公主殿下親自為你們祈禱,而且還特意留在本鎮等各位三天,現在全鎮的人都知道你們了。」聽完那老闆的話後,阿修羅走上前也笑着說道。
「既然這樣,能不能先給我們兩間房,讓我們好休息一下。」老闆聽後立刻跑上樓去喊道。
「來吧,這裡有兩間最乾淨的房子,你們先住着。」阿修羅走進房間後,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幾個簡單的傢具外基本上就什麼也沒有了,說實在的倒還真的很乾凈,待安撫了賴兒後阿修羅才張着大嘴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此刻的阿卡那羅正坐在窗邊回想着今夜經歷的那一幕,阿修羅瞧着他有些奇怪,忙上前推了他一把,這才使得阿卡那羅從那種不可思議的事件里回到現實,阿修羅見到他恢復正常後立刻躺在床上,正想閉眼的時候,阿卡那羅卻站在他的跟前,凝視着阿修羅,直氣的他一股腦兒的坐在床上問道。
「你有完沒完,到底睡是不睡啊?」阿卡那羅獃獃的問道。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阿修羅真的已經投降了,他無奈的看着阿卡那羅說道。
「你信不信我來自一個叫天空之城的地方?」阿卡那羅愣在那裡好久後才回答道。
「我信,像您的力量除了神以外沒人可以做到,我相信您來自一個眾神彙集的地方。」阿修羅沒想到阿卡那羅真的相信自己所說的,只見阿卡那羅繼續問道。
「那閣下真的擁有改變眾生的力量嗎?」阿修羅停頓了一下才說道。
「改變眾生?呵呵!你以為我是上帝嗎?哦不對,在你們這個世界裏,應該是創造神吧?」阿卡那羅點了點頭說道。
「對,這個大陸上的每個人都相信神的存在,也相信神會眷顧我們這些可憐的人們,您會幫助我們嗎?」阿修羅困的要死,此刻的他只能點了點頭的說道。
「會的,睡吧,我快困死了。」說完倒頭就睡了,阿卡那羅從那以後開始了他新的生命,故此阿卡那羅也在那個時候不斷的向上蒼祈求,直到很久以後他的命運才得到了改變……
第二天正午,當阿修羅醒來的時候一睜眼看到的就是賴兒端坐在一旁正看着他的臉,直嚇了他一跳,猛然一屁股坐了起來,接着就朝賴兒吼道。
「有沒有搞錯,人家睡覺也這樣看人家?」賴兒撅着小嘴說道。
「我看了大人很久了,從我小的時候大人就在睡覺,直到你醒來我都是這樣看着大人的啊。」看着賴兒委屈的表情,阿修羅知道自己有些過分,於是安慰道。
「好了,好了,是我的錯,哦!你忘了該叫我什麼了嗎?」賴兒這才反應過來剛才一激動直接喊了大人,此刻正巧阿卡那羅端着幾個燒餅走了進來,他一臉笑容的說道。
「今天啊,公主陛下邀請咱們去城主的府邸進餐。」阿修羅一聽立刻問道。
「你該不是一大早就把咱們的事情講出去了吧?」阿卡那羅自豪的說道。
「什麼講出去?我直接去執行官那裡領了**回來,正好遇見公主陛下在那裡,所以……」正當他這樣說的時候,阿修羅打斷了他的話說道。
「靠!你真自覺啊!」話剛說完,阿修羅就從阿卡那羅的手裡搶來一個燒餅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還伸手給了賴兒一個,阿卡那羅見事情已經如此索性也跟着啃起燒餅來,三個人吃完後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兩隊衛兵端立在那裡,見到三人一走出大門,一個衛兵恭敬的說道。
「公主陛下邀請三位去城主的府邸用餐。」說著擺出了一副邀請的姿勢,阿修羅無奈的聳了聳肩就跟在那衛兵的身後去了府邸。
三人來到府邸的時候見到房子不是很大,但是整體建築卻在整個鎮上很顯眼,不一會兒三人就來到了大廳內,正準備坐下的時候,一個聲音高聲喊道。
「公主殿下來了。」阿修羅只能和其他二人起身半跪在地上迎接,阿修羅一邊等着公主,一邊腦子裡還在想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當伊麗紗走到阿修羅面前的時候,阿修羅一抬頭,他的眼立刻被釘在了這個註定要改變她一生的女人身上,伊麗紗用她那柔軟的雙手扶起了阿修羅,她甜美的笑容令阿修羅全身的骨頭都軟了,兩隻眼睛就直愣愣的盯在她的身上,只見她微笑着說道。
「是你剷除了莫拉密斯?」阿修羅沉默的點了點頭說道。
「這也沒什麼,只是巧合而已。」伊麗紗奇怪的問道。
「巧合?怎麼會是巧合呢?」阿修羅立刻說道。
「其實,莫拉密斯太笨,夜晚讓它的視力有了偏差,我也只是揀了一個便宜。」伊麗紗瞪大了眼睛的說道。
「不可能的,我的衛兵今天中午回來說那怪物身上有個拳頭大的窟窿,似乎是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擊穿而死的,怎麼會是巧合呢?」阿修羅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公主居然派了士兵去檢查怪物是怎麼死的,索性咬了咬牙的說道。
「哦?是嗎?昨夜我還以為是什麼鬼東西把這怪物殺死的,原來是個奇怪的力量啊。」伊麗紗仔細的瞧着他,可是阿修羅一臉正經的樣子讓她很難從這個男人口中得到答案,於是她轉移話題直接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