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愛情公寓輪迴小隊
愛情公寓輪迴小隊 連載中

愛情公寓輪迴小隊

來源:google 作者:塘前守舊人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塘前守舊人 遊戲動漫 白淳

因為注視邪神無上存在,而靈魂分解的白淳,幸運獲得詭異邪神本源,穿越愛情公寓世界,本來以為是唯我獨法的劇本,沒想到主神空間跑來了你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着嗎?是/否展開

《愛情公寓輪迴小隊》章節試讀:

阿威雖然不着調,但是卻也欺軟怕硬,知道九叔可以欺負,但是不能得罪,還指望他抓回任威勇呢。

因此燙完豬皮之後,阿威就讓人把九叔送回牢房了。

這個時代,軍閥混戰,民不聊生,保安團的權力很大,加上九叔克己守戒,根本不敢使用法術反抗,甚至用拳腳都沒有。

九叔被關在牢里,王朝馬漢帶着燒鵝烤雞湊上來,打算獻獻殷勤。

雖然不一定能學到法術,但是至少可以獲得一點好感,到時候和九叔打個配合,說不定任務完成度就百分之三百了。

消滅殭屍的任務可以重複完成,這也是四個任務中,唯一可以重複完成的。

而完成這個任務的關鍵點,就在於九叔。

「嘿嘿,九叔,來,吃,給九叔把酒滿上。」王朝諂媚的看着九叔。

說實話,九叔幾乎就是八零後九零後的記憶了,獨樹一幟的守護神。

「你們兩個。。。」九叔看出兩人不是一般人,就這兩人的精氣神,就遠不是這個時代可以滿足的。

用面相來分析,就是,天庭飽滿,地閣方圓,潛龍在淵,騰必九天。

只要有機會,必然有所作為。

和阿威他們,完全是兩種精氣神。

反倒是和之前的宋玉靜差不多。

似乎是一批人。

察覺到這點後,九叔便不再聲張。

「你們兩個,有事求我?」不過,九叔畢竟是九叔,面前的雞腿不啃,說不過去。

「嘿嘿嘿,瞞不過九叔,我們兩個,之前的村子被殭屍禍害了,想着出來闖蕩,學成一招半式的手段,好回去降妖除魔。」

編了個當差不差的借口,王朝馬漢也不指望九叔會信。

不過好為人師的九叔,應該不會介意教他們兩手。

畢竟降妖除魔,正邪對立,搏鬥終生,這是茅山戒律。

平常時候,九叔也是會教導村民一些防身手段的。

九叔不是敝帚自珍的人。

「只是殭屍?」九叔瞥了一眼兩人,細細的喝了一口酒。

不錯,不錯,上了年份的花雕。

兩人一愣,相互對視,這裏面難道還有什麼特殊情況。

「九叔的意思是。。。不是殭屍?」王朝小聲問道,他的任務僅僅是對付殭屍,但是又擔心九叔看出什麼,只能小心試探問道。

「殭屍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野生的殭屍極少,多數潛藏於古墓之中沉睡,不會突然出現,某一地方忽然鬧殭屍,必然是因為人禍。」九叔不清楚這兩人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不妨礙他說出問題。

殭屍並不是屍體含怨就會形成的,也是需要養的。

屍變,和變成殭屍不同。

「屍分殭屍死屍,殭屍之中其實還有很多種,殭屍、血屍、蔭屍、斗屍,此外還有被殭屍咬死後,感染屍毒變成的行屍,趕屍術驅趕的走屍,當人含冤而死,死之前,生氣、憋氣、悶氣,死了之後呢,就會有一口氣聚在喉嚨那兒,口中含有一口氣,驚煞之後,屍化,變成屍氣,這又是詐屍。」

看着兩人迷迷糊糊的,九叔也不停止,一邊吃着燒鵝烤雞,一邊繼續道。

「這是一種分法,不過後來也就都叫做殭屍了,另外呢,殭屍也有四個來源,傳說,來自於殭屍四大始祖,旱魃、後卿、嬴勾以及將臣。」

「其中後卿蘊含怨氣詛咒,所有含冤而死的屍,都有可能變成殭屍,也就是詐屍,如果沒有意外,一般手段足以降服,詐屍並不嗜血,但是如果意外接觸鮮血,也會變得兇悍,成為真正的殭屍。」

悠然的泯了一口酒,馬漢急忙續上。

「見了血的詐屍,就能算是真正的殭屍了,也可以稱之為旱魃殭屍,拜月修行,積累屍氣。」

「當然,這些都是古籍中的說法,千百年演變,殭屍就只是殭屍了,不管是何種手段,積攢了屍氣,那就是殭屍了,見了,我茅山弟子,必然要降妖除魔的。」

關於殭屍的理論,說法極多,就和門派一樣。

各門各派都有自己的學說和傳承,相互論道說服,如果誰也奈何不了誰,那就各執己見,甚至兼而有之。

比如說,道家的神明。

真就是來者不拒,除了正統傳承,很多道觀裏面甚至會供奉菩薩。

當然,名目上,還是有些區別的。

宗教問題淺談即止。

也正是因為哪家都說服不了哪家,後來屍也就沒了那麼多劃分了,統一叫做殭屍。

只不過一些特殊存在,會被區分開來。

譬如甲屍以及血屍。

究其本質,殭屍就是因為屍氣存在,屍氣被打散,殭屍自然就會變成普通屍體。

「你們說你們的村子被殭屍毀掉,這麼兇悍的殭屍,如果不是修鍊邪術的人乾的,那麼必然是因為古墓了,正如廣西那邊的騰騰鎮,便是因為一座古墓現世,屍氣擴散,感染了一整個鎮子的人,一夜之間,全村變成了殭屍。」

九叔說這話時,面色相當沉重,道門之中一直有人在走動,希望號召修行之人前去降妖除魔,只是大家大多忌諱莫深,沒有足夠實力的人帶領,他們去多少都是送死。

人都是惜命的。

「你們兩個,昨夜用火器驅趕了任老太爺?」九叔忽然想起一件事,好奇問道。

「啊,對啊,泡了雞血還有童子尿啥的。」王朝呵呵笑道,似乎有些害羞?

這些可都是看九叔電影學的。

「嗯,不錯。」九叔點點頭,顯然這兩人受過高人指點,知道什麼對殭屍有作用。

「其實普通的糯米或者雞血作用有限,要想真正制服一個殭屍,還得使用法術,你們沒有修行,就要麻煩一些了,用火或者用太陽去除屍氣。」

「像任老太爺這種成了氣候的殭屍,見到太陽並不會立刻灰飛煙滅,他們身上的屍氣可以抵消太陽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來說,太陽也能有效的消磨屍氣。」

「童子尿驅邪,但是對付殭屍效果有限,除非是上了年份的童子尿,對付殭屍,一般的手段主要還是糯米和雞血,糯米吸屍氣,消屍毒,所以可以對付殭屍,如果在重陽端午這種節日暴晒的糯米,威力會更大。」

顯然,九叔還是有些真東西的,不可能教給兩人畫符念咒,但是一些旁門方術還是可以的。

處理過的,和沒處理的糯米,自然是不一樣的。

「另外便是雞血,要新鮮,雞越老,靈性越重,血液也更有效果,如果配合墨斗使用,效果更佳。」

「此外,便是桃木劍,桃木釘,乃是真正降服殭屍的手段。」

「桃木驅邪,起源傳說眾多,或許是因為神荼、鬱壘,又或許是因為夸父追日,眾說紛紜,我也不清楚,不過桃木就算不經過念咒開光,也足以滅殺殭屍,你們沒有法力,可以試着用雞血浸染桃木,刻畫道家符文。」

「此外,便是棺材釘,這屬於旁門法術,以浸染屍氣的金煞之物,封堵殭屍的屍氣流通,干擾殭屍行動,如果用棺材釘刺入殭屍的心臟或周身大穴,足以讓殭屍散去屍氣,變成死屍。」

九叔說的有些亂,但是王朝馬漢還是學到了不少東西,因此更加殷勤。

不是每個人都會去鑽研怎麼消滅殭屍的,看過幾個鬼片殭屍片,已經很不錯了。

畢竟,現實世界,赤火鎮世,妖邪辟易。

「不過,手段再多,面對殭屍也力不從心,畢竟那東西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即便是修道之人面對也得謹慎萬分,你們如果要去對付他們,必須萬分小心。。。」

說著,九叔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

「可惜,我現在深陷牢獄,不然倒是可以替你們開壇做法,繪製一些鎮屍符護身。」

「哎,可以嗎?九叔,我們這就讓阿威放你出來,我們一起去對付殭屍!」說到關鍵點了,兩人頓時亢奮起來。

畢竟他們也發現了,僅憑藉雞血和糯米水,對殭屍的作用有限。

馬漢立即起身,去找阿威隊長。

本就不是真心要關九叔,只是任老爺嫌九叔太煩,這才讓阿威動手,將九叔帶走,,沒想到這貨,直接把九叔帶進了監獄。

九叔繼續啃着燒鵝,一邊的王朝小心的伺候着。

另外一邊,石堅三人也從省城趕到了任家鎮。

「爹,我們到哪兒休息?」石少堅一肚子花花腸子,可就盼着石堅不管他,好讓他去怡紅院喝花酒。

「去義莊!」來到林九的地盤,自然要先拜會林九。

他,茅山大師兄在這裡被通緝,林九是怎麼做事的?

「少堅,你和洪慶去那個任家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敢以十五個大洋,懸賞我的腦袋!」

「爹,是五十個大洋。」

「嗯?要你多嘴!」石堅冷哼一聲。

兩人離開,石堅並沒有去義莊,而是打算去找任威勇。

石堅和風水師有沒有聯繫,以及和任威勇有沒有仇,這個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沒有。

二十年養屍,吸了血親的血液就能誕生靈智,顯然不是普通的殭屍。

再聯想電影最後,任威勇在烈火中哀嚎。

殭屍怕火,但是不是這種怕,不會產生這種懼怕的情緒。

顯然,任威勇後來已經初步誕生靈智,甚至恢復不少記憶。

這背後,又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半點的人為因素呢。

正如後來基本定基的論調。

單純的敗壞氣運,讓任威勇一直埋着就好了,為什麼要強調二十年後起棺遷葬?

還不是想着破財敗家之後,家破人亡,斷子絕孫?

任家鎮,二十年前必然不是九叔坐鎮,那麼這個局自然不是針對九叔的。

那麼,也就不存在石堅為了和九叔較量,而布置這個局。

這麼一來,石堅和這件事有聯繫的概率就不大了。

除非任家的罪過石堅。

不過,料想石堅的脾氣,顯然不可能忍耐二十年。

或許,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風水師。

不然也不至於布局二十年。

就石堅的本事,屍妖都能輕易煉成,自然不會空耗二十年來布局。

當然,也可能是當初能力不夠。

又或許,任威勇確實特殊,就需要這樣養屍。

之前或許有關係,或許沒關係,但是現在,石堅必然要藉助任家和九叔較量較量。

畢竟,單純欺負一個任家,實在是沒啥挑戰。

有辱茅山大師兄的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