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Admiring
Admiring 連載中

Admiring

來源:google 作者:爺卿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

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錯必不在她!無論何時,無論何事!」展開

《Admiring》章節試讀:

一個人長得好,架打得也好,其實就挺懸的。反正這種事兒擱在正常範圍內,概率極小。但讓雲燕的學生怎麼都沒想到的,是人學習也好。

不是那種中上游的好,是秒殺第二一大截的那種好。年級第一,怕不怕?全市第一,怕不怕?

未姳爰托着腮幫子看着不是在看書就是在做習題的少女,從上次校門口一戰後,這一周未姳爰天天都是以這般姿態在觀察艾司慕。

她發現這人不是話少,根本是不屑講話。對誰都一個樣,不搞區別對待。

就前幾天月考,人剛轉校不到半月參加考試,硬是毫無壓力的拿了個第一。而且跟其他幾大同校一起排名,第一穩拿。

咱就弄不明白了,到底還有什麼是這人居於人後的?咱就說,偶爾第二第三的,真挺接地氣兒的。

其他同學弄不明白,未姳爰也弄不明白,所以乾脆就不想了。反正左右都影響不到她。

未姳爰伸出食指,輕輕碰了下艾司慕的小臂。就看到艾司慕轉過視線,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未姳爰瞟了一眼上面講課的英語老師,壓着聲音小聲道,「我生日你陪不陪我?」

艾司慕側着腦袋想了下,大概是在思考自己有沒有時間。她看着未姳爰,「想要什麼禮物?」

未姳爰撇嘴,要的哪門子什麼禮物。「我就想你陪。」

艾司慕這會兒沒法答應什麼,她最近事兒的確多,但這些事兒不方便對誰說。雖然未姳爰不算別人。

未姳爰看艾司慕的神情就知道肯定是她家裡那些事兒,她雖然不是多清楚,但真心覺得艾司慕家那些所謂的家人不是東西。她不知道一個沒爹沒媽,哥哥也突然下落不明的孩子對那些人構成什麼威脅了?怎麼一副不趕盡殺絕不罷手的嘴臉呢?

未姳爰心疼的勾了勾艾司慕的小手指,「你要真有事兒,不陪也沒事兒。我就是想你別這麼累,別什麼都自己扛着。你好好的,不比什麼都強啊。」

艾司慕眸色未動的看着勾在一起的手指,臉上淡淡的。

「司慕」未姳爰說,「你記得你還有我們。有事兒可以依靠的那種。雖然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你不告訴我就不告訴了。但不是什麼事兒都非你自己出面不可,有些礙眼的人跟事兒,你就找我哥啊。他巴不得能為你代勞呢。」

艾司慕看着未姳爰嘟嘴念叨的小模樣兒,心裏軟軟的。這傢伙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喜歡跟自己碎碎念念個不停。

但,未姳爰終歸跟自己不一樣。她單純,快樂,也沒經歷過人性的險惡。所以再壞,也想不到人性有多壞。家裡的氛圍,家人的保護,都把她照顧的很好。所以沒必要為了自己把她拉進來。這種東西就像跗骨之蛆,一旦沾上,可就甩不掉了。

在她越過黑暗往前走的路上,還能側頭就看見未姳爰這團引光,足夠驅散她這麼多年的寒。所以她不能,不能讓這團光變暗,甚至熄滅。

這樣無所它念的生活,才是未姳爰該有的生活。

將未姳爰的手指勾緊了些,艾司慕聲音淡淡道,「那天我去。」

這一句話,安撫了未姳爰所有的不安。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艾司慕,半晌才無聲的笑了起來。

學校里沒人知道她跟艾司慕的關係。她們相識太久了,久到哪怕多年不見,人潮擦肩,也能聽見對方。

艾司慕是她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她們曾經相互陪伴無數個日夜,一起憧憬過學校生活跟未來的日子。雖然多數時候都是她在說,艾司慕充當著傾聽的角色。但她知道,只要她想做的,艾司慕就會陪着。

人生如果總是按照自己希望的日子一直下去就好了。可是,任何事都有意外,幸福打不過意外的。誰都一樣。你除了恐慌,還有手足無措的無能為力。

未姳爰人生中的第一次意外,來自12歲生日剛過。她從沒想過這個意外會發生在艾司慕身上。她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只是後來聽爸爸媽媽還有哥哥的談話,才知道艾司慕的爸爸媽媽都死了。

死於車禍,人為的意外。

艾家亂作一團,後事都處理的匆忙不嚴謹。

艾司慕走了,被哥哥艾池琠帶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裡,就那樣毫無預兆的從未姳爰的生活里消失了。

連初中都是未姳爰一個人過來的。她的生活里,彷彿從沒有一個叫艾司慕的人出現。

但多少個夜裡,未姳爰都是從夢中哭醒的。她太想艾司慕了。她不知道艾司慕在哪裡?她知道池琠哥哥會照顧司慕,但她還是擔心。

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最懂不愛說話的艾司慕想什麼。但現在司慕的身邊沒有自己了,還有誰能明白她心裏的想法呢?自己不開心可以找爸爸媽媽哥哥撒嬌發牢騷,司慕呢?她該怎麼辦?

她明明是個小公主,現在突然被壞人打在泥潭,要讓小小的她怎麼活?

未姳爰擔心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覺,那個時候她並不知道,不愛說話的艾司慕,從離開雲燕後,再也沒有機會憧憬跟她一起時的美好時光了。

她奔走在逃亡的路上,一逃就是好些年。

後來未輅亭找到了艾司慕,並將她帶了回來。

未姳爰當時正在上課,收到未輅亭發來的消息後,招呼都沒跟老師打,就一陣風似的跑出學校往家趕。

那是自上學後,未姳爰第一次曠課,她是連生病都要堅持上學的孩子。但那天沒有什麼比見到艾司慕更重要的事。

不止那天,這輩子都是。

那天的路特別長,對於一直由家裡司機接送的未姳爰來說,她記不得還有打車這個便捷的服務。她憑着兩條腿,一鼓作氣跑回了家。

可是所有人都不讓她見司慕,哥哥對她的哭鬧充耳不聞,只是讓家裡的傭人攔着自己。

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不讓她見司慕?

之後的好多天,無論她怎麼鬧騰,哥哥一直拒絕她跟司慕相見。

直到有天夜裡,還在睡夢中的她被哥哥叫醒,說帶她去見司慕。睡意在一瞬間消失,她連睡衣都沒換,跟着哥哥來到司慕的房間。

只是等走進房間,未姳爰卻難受的嗚咽了起來。

她記得那晚房間的光線很暗,就只留了大床旁邊的一盞暖黃色調的燈。房間拉着笨重的黑色窗帘,同色的大床上,削瘦的艾司慕就躺在上面,已經睡了。

只是睡夢中的她,睡得極不安穩,眉頭緊鎖,蒼白的雙唇緊抿着。額頭滲着細密的汗。最讓未姳爰心疼的,是艾司慕的雙手雙腳都被布條綁着。她的手腕跟腳腕有着新舊不同捆綁的痕迹。

未姳爰感覺自己連呼吸都在顫,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要把司慕綁在床上?

她無聲的質問着未輅亭,但她看到哥哥樣子時,卻不禁愣住了。

未輅亭滿眼淚水,緊咬的雙唇因克制的壓抑而顫抖着。

未姳爰也是那個時候,好像明白了些什麼?在她只能偷偷哭着想念司慕時,她的哥哥早已動用全部的力量,在找司慕回來。

一年又一年,從沒放棄過。

「哥......」未姳爰輕輕叫了聲。

未輅亭眨了眨眼,費了好半天才穩住自己情緒。他帶着未姳爰出了房間,才對未姳爰慎重的說了事情的大概經過。

最後,未輅亭扶着未姳爰的雙肩,鄭重其事的告誡,「姳爰,哥哥只想告訴你,現在司慕回來了,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只要她不提,我們都不要提。」

未輅亭說,「我知道你對司慕這麼多年發生了什麼事有很多疑問。也知道看到這樣的司慕,你很難過。但哥哥什麼都不能對你說,這是哥哥答應司慕的。哥哥只想她以後開心的生活.....」未輅亭抿了抿唇,雖然這樣說,但他比誰都清楚,艾司慕的快樂已經被那些人殘殺了。

「姳爰」未輅亭吸了口氣,「以後好好陪着司慕。一切有哥哥在,哥哥不會再讓司慕受到傷害。」

看着嚴肅的未輅亭,未姳爰也極認真的點了點頭。這一點,她跟哥哥有着無言的默契與共鳴。

傷司慕者,必殺之。

她這輩子沒想過交其他的朋友,有艾司慕時她沒想過,艾司慕不在的那些年,她也沒想過。艾司慕可以代替很多人,但再多的人,也抵不上一個艾司慕。

她不想交朋友,她怕艾司慕回來後看到身邊的位置被人代替會有多難過?司慕已經經歷足夠多的難過,她不想在自己這兒,還讓司慕平添難過。

現在司慕回來了,雖然缺失了自己初中生活,但好在高中結束前她回來了。就在自己身邊,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這樣的場景,這些年只有在夢裡她才見到過。

司慕,艾司慕。這次,換我來保護你吧。

《Admiring》章節目錄: